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好未来总裁白云峰:好未来是如何在13年终经历了三个版本的迭代?

好未来白云峰

11月11日,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在2016年GET大会上发表《连接未来》主题演讲。他分享了好未来成长的三个关键词“品质”“科技”“连接”,它们贯穿好未来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教育发展的一个侧面。

以下内容编自白云峰现场演讲:

好未来是一家非常年轻的教育科技公司,2003年创立,在过去13年中,经历过三个版本的迭代:

1.0版本,我用两个字来形容是“品质”。好未来创业至今,历经很多坎坷,但归纳起来就是“品质”。

2.0版本,关键词是“科技”。这一阶段,我们一直在探索科技互联网如何与教育相结合,中间走了不少弯路,成功的经验很少,失败的经验无数。

3.0版本,关键词是“连接”。2016年,这是好未来第二个七年。我们希望与很多优秀的教育从业者建立连接,构建教育优生态。

品质:有一个好老师开一个班

时光倒回到10年前。2006年的时候,我还在一线当老师,有一件小事触动了我的心灵。当时有一个名叫齐雪儿(音)的女孩,在学而思小学四年级学习。一天,我在过道上相遇,她忽然向我提出一个请求:能不能帮她报一个老师的班?我顺其自然的答应了,但立即后悔了——我并没有这个权利,我们所有的班额都是系统确定的,只好建议她明天让家长早点过来排队。雪儿懂事的说:“我特别喜欢这个老师,我决定明天早上六点让我的爸爸妈妈在知春路报班,爷爷奶奶去世纪城报班,姑姑去公主坟报班。”

我听完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因为我的学而思小伙伴,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客户认可,感到非常温暖。但另一方面,我又非常难过,这个女孩为了报上自己喜爱的老师的班,居然要发动所有的亲戚。十年后,想起这件事我依然忐忑不安。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思考: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让客户足不出户地报上他们喜欢的班,六年以后学而思APP上线了。但是我们并没有解决让所有孩子如愿以偿的报上班。这引发我们思索一个根本性问题: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在我看来,教育的本质其实是服务。就好未来而言,教育的核心是口碑,口碑背后的关键问题是质量,质量所带来的问题又是时间。如果在高速扩张过程中,质量不可控,将会在教育行业面临的生死攸关的问题。

我曾经与一位跨行业朋友交流,他说我们做的事情很了不起,因为教育是所有行业中对服务品质要求最高的。教育和医疗不可逆,不像你在网上花500元买了一双鞋,觉得质量不好退了再买一双。但教育不行,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所以,我们对品质的要求非常苛刻。好未来在最初七年做了三件正确的事:

1.用匠人之心打造教育相关的产品。教育产品分为两类:一类与人相关,就是服务;一类与课件相关,就是教研。我们对老师选拔的标准很严,都是来自985、211这样的重点院校。在最初我们的培训体系还没建起来时,更加苛刻。即便清华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来学而思面试,也不一定通过。我们的录取率长期维持在4%左右。教研也是反复打磨。好未来的每一项教研从来不是个人行为,而是背后近400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夜以继日的努力结果。

2.坚持开放课堂,让教育过程变得更透明。学而思的班级,家长随时可以旁听。

3.如果不满意随时退费,我们给客户用脚投票的权利。这些无不倒逼我们把教学品质做到最好。

前两天有媒体做了八个版的报道,谈到家长为了给孩子报学而思的班,抢不到名额的问题,令一些家长很愤慨。

10年后,齐雪儿和她家长的困惑依然存在。我们很愧疚,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能力用更标准化的教学内容和培训,把优秀的教学产品送到更多地方。在质量和数量之间,我们恪守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一次,我与教育行业一位大V聊天,他不明白为什么好未来做了12年,居然才开19个城市(编者注:2015年数据),而新东方、学大已经开到几十个城市。其实没什么,这些年我们一直坚守一个原则“有一个好老师开一个班。没有好老师我们宁愿不开班。”

科技和互联网改变教育

我们很幸运很早在这个行业上市,但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知道能够对教育的未来带来多少影响。

经历1.0时代的坚守,2.0时代的好未来坚定地相信互联网会改变教育的未来。早在2009年,我们就体会到科技互联网对教育的改变力量。印象很深的是当时初二学生聂佳齐(音)的故事。他学习很好,也非常爱上我的课,但一个学期学完,下学期就没有再来。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家庭非常困难,母亲没有工作,父亲月收入不过三四千。如果报学而思两节课,需要几千元。

当时一下就把我打击到了冰点。我深刻意识到,教育从来就不是对所有人平等。两年前,我回到家乡的小县城时,惊讶的发现我曾经就读的中学每年考到北京的人很少,最近三年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为零。

教育资源从来不稀缺,但是优质的教育资源,在任何时间、任何国家、任何地域都是稀缺的。优秀老师的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有天花板。一个老师最多给他排七八个班,再多的话,他的讲课质量一定会受到影响,嗓子也受不了。所以,当好未来靠口碑做起来的时候,我们身上就多了一份责任:怎么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拓宽时间、空间维度,把优质教育资源输送给更多人?同时留取更多有价值的数据,提供精准化服务?我们唯一想到的就是科技和互联网。

我们坚信科技互联网可以打破优质教育的边界。2009年,我们创立学而思网校,做了多条产品线探索,后来又做了海边直播。七年的探索,坑洼无数。每年都在投入在线教育,不断尝试多种组合方式:从点播大班到小班录播、直播+辅导。七年投入无数,也一直在亏损中曲折前行。

直到今年,我们对在线教育有了更多新的认知:

第一,在线教育开始呈现低龄化趋势。我们通过在线课程的学习后台数据,分析发现2016年在K12早期阶段,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选择在线教育。这个比例原来非常小,但是今年我们网校和海边的数据显示,低龄阶段学生数量在成倍增加。

我能看到的一个底层原因是ipad在学习中的普及。自2010年第一代ipad诞生以来,K12阶段的孩子开始接受游戏、识字等早期化培养。平板电脑的学习方式在他们幼小的心灵当中植下了互联网的种子。

第二,在线教育呈现主菜单趋势。在线教育渗透率其实很低,以K12为例,2015年一份第三方公布的数据表明,K12在线教育的渗透率只有9.6%。这意味着100个人中只有9.6个人选择在线教育,关键是9.6个人中又有多少人完成课程,有多少人同时报了线下课程。但是今年我们通过后台数据监测惊喜的发现,所有线上报班的孩子,跟线下群体的孩子重复概率正在慢慢分离。那些报线上课程的学生,有相当一部分不在线下学习。可见,在线教育已经不再是一个甜品,很可能成为主菜单的选项之一。

第三,教育共享经济的从C2C走向B2C。共享经济这两年很热,今年它发生了一个明显变化。很多人发现1.0时代的共享经济通过C2C模式连接人和服务,这在占有相当比重的非标准行业中发生了演化。2.0时代的共享经济需要高品质的“B”端,通过平台和底层共享连接“C”端。共享经济从1.0到2.0的迭代,对教育行业具有很大启示。最近火爆的摩拜单车就是一个鲜活案例。

2.0版的好未来,坚定地相信互联网会改变教育的未来,我们看好一切用技术改变教育的产品和团队。102年前,爱迪生提出一个梦想:未来学生们都不再去学校上课,不用听老师讲课,而是在影院里看教育电影。 如今,这个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连接:共建教育优生态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这两年好未来投资了很多与教育科技相关的企业。其实,2014年我们投资部伙伴做了一个教育行业图谱,分成三个维度来观察教育行业:一个是年龄维度,从幼教到K12、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第二个是呈现模式的维度,从提供内容到提供工具、服务、平台;第三个是商业维度,从B2C到C2C、C2B2B、B2B2C。延伸开去,我们发现教育的天空灿若繁星,浩如烟海。单在我们视野范围之内企业的大概700多个,2015年我们再做这个图谱时,已经有一千四五百名创业者进入到教育各个细分领域。

好未来发展到今天,最重要的一点认知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知道我们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我们坚持长板理论,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同时在教育不同细分领域寻找更多合作伙伴和机会,我们也希望有机会帮助到优秀创业者。我们做了两件事情:第一,投资了一些国内外教育科技公司。第二,2014年搭建了教育行业创业交流平台,——未来之星,为创业者提供孵化、培训、投资等三位一体的服务。截至目前,未来之星已经吸引2100名教育CEO,144位来自于教育不同细分领域的优秀创业者入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认知、经验和教训。

3.0版本的好未来,希望将来有更多机会与我们同行业的伙伴建立连接,共同构建整个教育优生态。

如果站在20年之后看待教育,你发现中国教育乃至世界教育,必然会发生改变。我们每年能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创业者和从业者进入教育,一起推动这个行业的进步和发展,一起改变我们对教育的认知,一起为教育当中的不合理之处努力。

我们曾经经历过工业革命、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伟大的时代——智慧革命。教育无论经历多少曲折,一定会迎来以数据和优质内容为驱动的DT时代。也许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把传统的教育模式改造为基于数据和算法来实现教育过程、路径的差异。这不就是五千年前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理念吗?

我很喜欢蔡元培先生的一句话:“教育者非为已往,非为现在,而专为未来”。让我们一起为人类教育的明天努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好未来总裁白云峰:好未来是如何在13年终经历了三个版本的迭代?

分享到:更多 ()

辅导圈资料集2016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