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决胜网阙登峰:教育登陆新三板那些事儿

jueshengwang-quedengfeng

近日,第九届新浪中国教育盛典在北京举行,决胜网联合创始人及董事长阙登峰发表主题演讲,分享决胜网登陆新三板的那些事儿:

11月18日,决胜网迎来了四周岁的生日。短短四年间,决胜网不但成为了新三板的第一支互联网教育龙头股,也成为了国内唯一基于O2O的泛教育产品导购平台。

我们的发展速度,即便在以快著称的互联网业,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不少人看不懂,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奥秘在于四个字——能级跃迁!今天,我就结合新三板挂牌,讲讲企业如何通过能级跃迁实现超常规发展。

能级跃迁是个物理学名词。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式说明:物质的本质就是能量,宇宙中的一切都靠能量的转变而运作。原子各个定态对应的能量是不连续的,这些能量值叫做能级。能量最低的能级叫做基态,其他能级叫做激发态。量子力学玻尔认为,原子核具有一定的能级,当原子吸收能量,原子就跃迁更高能级或激发态,当原子放出能量,原子就跃迁至更低能级或基态,原子能级是否发生跃迁,关键在两能级之间的差值。

用物理学来比喻的话,传统企业的发展更像是经典物理学,而决胜网的发展则更像量子力学,两者的世界观有着本质的区别。在经典物理学理论中,对一个体系的测量不会改变粒子的状态,就像一个台球,遵从力学定律,有着确定的轨迹和方向。但在量子力学的世界里,粒子不是台球,而是嗡嗡跳跃的概率云,它们不只存在一个位置,也不会从点A通过一条单一路径到达点B。

企业发展也是这样,低能量级下的种种问题,在高能量级下可能不再是问题。但从低能级到高能级,是挺不容易的事情,路径听起来简单,但执行起来非常难。相对来说,市值管理是企业实现能级跃迁最容易系统化、标准化和流程化的方式,最容易实操,也最容易复制。

三次能级跃迁

决胜网四年间,经历了三次能级跃迁,实现了超常规发展。

第一次跃迁是遇到戴政,当时他的身份是去哪儿网的副总裁。创办决胜网之前,我自己创业,做了几家小的教育公司,有点起色后就出现了瓶颈,因为教育行业特别碎片化,而我又错过了K12大浪。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互联网平台化的机会。

于是我找到戴政,请他来把他在旅游行业干过的事情在教育行业再复制一遍。我当董事长,他当CEO。他从外部注入了新的能量,跟我本身的能量产生了聚变效应。

公司的能量场提升了,大家就会看好这个公司的未来。信中利董事长汪潮涌先生看了我们这个项目半年,觉得我们比较靠谱,就介绍了俞敏洪老师跟我们交流。俞老师是行业领袖,新东方是教育龙头,而决胜网是未来的教育行业里的互联网平台。这几个点碰上了,俞老师就欣然出任决胜网董事,也成为了我们的主要股东。与此同时,我们找到了去哪儿的联合创始人Fritz,再加上了汪潮涌先生,就实现了“教育+资本+互联网”的三维组合创新。他们加入了决胜网的董事会,成为我们的A轮投资者,决胜网就实现了第二次能级跃迁。

第三次能级跃迁,发生在新三板挂牌之前。当时我们认识了天舟文化董事长肖志鸿先生,他是非常开放、充满好奇心的一个人。决胜挂牌时还没有盈利,他想投近2亿元成为股东,而天舟文化是创业板上市公司,这么大一笔现金对他来说还有蛮大风险的,但我们彼此都看到了能量融合、能级跃迁的机会。

对天舟来讲,投资决胜网就打开了通向互联网世界的大门。虽然天舟文化的能量场级比我们高,但是能量属性不一样。对我们而言,做K12教育跟学校联系很紧密,而我们对跟学校打交道一窍不通,必须要学会,而天舟文化就是最好的老师,通过联姻的方式我们学会了这些技能。这是一次特别大的能级跃迁,很快我们就挂牌了。

在未来,这样的能级跃迁式成长会在很多“互联网+金融+传统行业”的企业身上发生。

新三板是价值投资

我们为什么选择新三板?因为教育行业必须要资本化,才能实现能级跃迁。教育行业的资产证券化程度相对比较低,但现在资产证券化在加速。医疗行业大概占A股1/8市值,200多家公司,平均市值130亿左右,但教育行业的龙头新东方,如果放在医疗行业只能占到60名左右,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资产证券化的程度不对。医疗200多家上市公司在A股,教育上市的公司才几家?而资产证券化趋势上行时,龙头股成长速度肯定会高于大盘速度。

上新三板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从过去单纯的卖产品、经营业务,转变为关注资本运作,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创造产业趋势,即在全球化、信息化的大趋势下,主动做好跟体制内的对接,创造一个行业的小趋势。因为没有钱进去,行业就无法进行能级跃迁,而教育行业是最容易全球化的,中国现在需要教育行业的BAT。一旦出现,就可以通过在海外买资产对接和国内资源的方式实现全球扩张。

从国家层面来讲,全球经济竞争的本质是产业竞争,A股是正规军,新三板是预备役。打仗后勤是门大学问,本钱没别人厚,战略战术再强也没用。现在预备役有上万家公司里,总会优胜劣汰,出现几百家百亿以上市值的公司。

因此,新三板起到了一个蓄水池的作用。中国现在的M2有150多万亿,尽管新三板的流通性很差,但是投机性流通和投资性流通不是一回事,新三板至少在融资上是有流通性的,只不过套现不那么容易。但我觉得这是好事,能让人静下心来做价值投资。反正你想卖也卖不了,公司不死就慢慢长大了,“活得久”其实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资本市场既要有投机性资本体系,也要有投资性资本体系。A股更偏投机一些,但是光有投机,国家就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最好的“中转站”

新三板一万家公司,心态各异。一类雄心勃勃,还想继续做大,做大的又分两种,我们这种套不套现无所谓的,以及做大了想套现的;二是觉得光宗耀祖,因为好歹也算是一个上市公司的;三是本来没想做大,为了给员工和股东一个交代,有个基于数字的股票定价,本质上是情绪管理的工具;还有特别后悔的,因为税务成本高了,以前还能偷税避税,现在透明了。

我个人觉得,两三年内新三板中一定会有国家队出场,会有几只基金作为国家引导基金启动市场。现在市值总共3万亿左右,一旦拉到10万亿,就会有财富效应,更多人会进场。估值上去了,企业家们的创业意愿也会涨,就会给国家带来创新的动力,带来更好的就业和更高的税收。所以新三板在国家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方面有着重要意义,不但缓解了主板市场上排队的压力,也为注册制实行提供准备。

我现在最大的感受是,新三板是一个能级跃迁非常好的“中转站”,当你是一个从未资本化、没有向公众披露信息义务的公司时,团队没那么大压力,战略上不够勤奋没关系,信息化、系统化、流程化、标准化差一点没关系,公司还没到那一步,可以放一放。

但你上了新三板,相当于提出了一个更高的标准,逼着你更加勤奋、更加努力,不是因为前方更美好,是因为没有回头的路。你需要撑股价、发年报,还要想三年后怎么转板,怎么做IPO,每一年的战略步骤是什么?原来不会想那么细,现在我们也学大公司开始开闭门会议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生了很多改变,明白了三个道理:一是从人力资源到人力资本;二是从老板到平台;三是从产品(或渠道)到生态。

上新三板后,我发现钱越用越少,于是开始给员工设计商业模式。同样一个人,最独一无二的模式是什么?曾经验证过的成功模式是什么?如何将它重复地成功一百遍?这样就资本化了。传统行业创始人都把自己当老板,其实现在老板越来越难做,应该把自己变成平台。平台和老板的区别是平台是成就老板的,你要干点当老板愿望特别强的员工干不了的事,把战略、运营体系、资本能力、信息化这些给干了,支持员工当老板。

慢慢我就发现,和员工谈话没原来那么细了。原来谈的很细,比如说流程、检查点等等,现在我都谈你的定位是什么,你怎么做决策,你打算怎么花钱和分钱,打算怎么用人,员工突然找到了自己是老板的感觉,开始对结果负责了。这样我就轻松了,然后我就转做政府关系了,不是混圈子,也不是行贿受贿,而是基于利国利民的角度做顶层设计的思考,成为政府的智囊。

同样,因为没有退路了,就只能选择向前走。公司要继续做大,就必须从产品型、渠道型公司转变为平台型、生态型公司。区别在哪?从一维思考到多维思考,从简单系统到复杂系统。原来碰到瓶颈时,我更多的是思考瓶颈本身,现在则是不断地思考怎么进化;原来更多看到的是固点,现在基本上会天天思考协同。

这逼着我不断地进行更多的能级跃迁,跃迁过程中突然发现这条路的尽头是为国为民,是为大国崛起而打全球战争,精神头一下就起来了,觉得自己活得可轻松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决胜网阙登峰:教育登陆新三板那些事儿

分享到:更多 ()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