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中关村二小校长:我们为什么始终不认为这次事件是“霸凌”

北京市中关村二小校长杨刚

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引爆舆论5天后,校长接受中国教育报独家专访,回应学校为何与家长矛盾激化 ——

自12月8日学生李阳家长《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以下简称《霸凌》)一文引爆舆论5天后,北京市中关村二小校长杨刚终于发声。12月13日凌晨,杨刚接受中国教育报记者独家专访,表明学校与李阳家长根本分歧所在:“我们与家长无法协调的关键在于对事件的定性。对方一直要求定性为霸凌,我们无法满足家长的这个诉求。”

杨刚表示,通过学校掌握的信息和情况,这件事情构不成霸凌。因此,学校无法认同《霸凌》文提出的“让对方承担相应的治疗费用”等诉求。

杨刚同时解释为何学校“声明”之后迟迟没有更多发声:“我们也是为了保护孩子。我们不希望家长矛盾升级,毕竟这件事情上,一个孩子受到了伤害,另两个孩子也同样受到了伤害。”

中关村二小同时向中国教育报独家披露4份由学校出具的调查报告,分别为《班主任对事件的调查记录》《年级组对事件的关注和沟通过程》《学校对事件的关注和处理过程》以及《杨同学家长的情况说明》。4份报告均与《霸凌》文有较大出入。

厕所里的30秒:学校承认学生确被垃圾筐扣头

《霸凌》文中,家长描述了儿子李阳在厕所里被同学王宇、陈辰用“垃圾筐扣头”的场景,“另一个男生从旁边的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筐,正砸在他的头上,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那两个男生见状,哈哈哈一阵嘲笑跑走了,全程不到一分钟……”

根据学校《班主任对事件的调查记录》,班主任吕老师调看了监控录像。录像显示:11月24日上午10时3分10秒,李阳去厕所;3分17秒,王宇和陈辰进入厕所;3分47秒,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厕所;4分22秒,李阳从厕所出来,一边走一边用袖子擦着脸。也就是说,三个孩子同时在厕所的时间为30秒。

吕老师经过询问,确认王宇确实把厕所垃圾筐扣到了李阳的头上,陈辰一直旁观。但校方调查报告里记载,李阳表示:“王宇只是想跟我闹一下,但是没想到扔那么准,正好扣我头上了。”

王宇和陈辰也都表明,看见李阳在隔间方便,就说要拉开隔间门“看看李阳的屁股”,但并没有拉门。王宇随后来到旁边隔间,隔着壁板把垃圾筐扔了过去,然后就跑了。陈辰看到垃圾筐扣住了李阳的头,也笑着跑出厕所。

但学校调查报告同时记载,李阳对此事感到“害怕”。“扣完之后,我很害怕,然后(垃圾筐)就往下流水,身上也很臭。我洗干净后就回班了。”

12天里发生了什么,导致家长网络发文?

从11月24日事件发生,到12月5日李阳家长在班级家长微信群、凯迪论坛等网站开始发帖,这12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校方和李阳父母进行了什么交涉,让此事逐渐走向校墙外,成为一起公众高度关注的事件?

根据《年级组对事件的关注和沟通过程》,11月25日事发第二天,涉事三方家长和校方即进行第一次沟通,参加者为三个孩子、三位家长、班主任吕老师、年级组长赵老师。

沟通会上,年级组认为,这件事“王宇的行为太过分,要当众道歉。家长也要重视,对孩子进行批评和教育”。年级组同时表明,“四年级的孩子做事边界不清,不能预想后果,还要加强与家长沟通这方面的教育。我们对孩子更多采取批评教育,让犯错的孩子有改正机会”。

但在《霸凌》文中,李阳家长对这次沟通非常不满。《霸凌》文说:“然而老师也直接定性为‘就是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这一次的沟通显然没有任何作用,儿子以为家长和老师可以为他讨回公道,但是没有。老师认为霸凌是玩笑……”

11月26、27日两天是周六、周日,《霸凌》文记述,“李阳晚上不肯睡觉,不愿意吃饭,一点小事就哇哇大哭,赖着我不敢一个人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惊醒……连续三天同样没怎么睡的我,连夜给校长写了封信,周一(11月28日)一早七点钟就等在校门口”。

根据《学校对事件的关注和处理过程》,11月28日周一,两位德育领导、一位行政领导接待了李阳家长。下午3点半放学时,李阳家长与王宇妈妈还在放学地点发生争吵。吕老师急忙将李阳家长请进学校安慰,多名校方人员参与,表示学校理解家长心情,请家长信任学校会重视、研究此事。

对此,《霸凌》文中的记述是:“四个老师跟我谈了三个小时,主题竟然是让我放弃信中提出的四点诉求:处理、惩戒施暴的孩子;保护我儿子不受二度伤害;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对方承担相应的治疗费用。”

至此,校方和李阳家长的分歧逐渐不可调和。12月1日,李阳家长向海淀区教委投诉,并表明对学校处理问题的节奏、速度不满意,再次强调自己的诉求。12月5日,李阳家长开始发帖。12月8日,《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开始刷爆朋友圈。

“学校教育更应该是协调者,而不是惩罚者”

从12月8日帖子引爆网络,除了12月10日的一份简短声明,中关村二小再无更多表示,这是舆论对二小不满之处。

公众对中关村二小12月10日的声明多有批评,认为“既不向公众主动说明欺凌事件的来龙去脉,又不以知错认错的态度收回那份挑衅意味十足的对外声明”。

杨刚对此解释,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声,也是为了保护孩子,“我们不希望家长矛盾升级,毕竟这件事情上,一个孩子受到了伤害,另两个孩子也同样受到了伤害”。

杨刚表示:“我们不想去处罚任何一个孩子,教育者要从教育的角度、孩子的角度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从社会化、成人化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在孩子交往过程中难免会偶发、突发非正常事件,学校教育承担的更应该是一个协调者的角色,而不是惩罚者的角色。”

12月10日夜间,北京市教委首次回应,称孩子的身心健康不仅是家长所盼望的,更是教育行政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呼吁关注事件中每一个孩子的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的疏导;要教育好身边的孩子,不做有害他人的事情。

截至记者发稿的13日凌晨2时30分,杨刚又向中国教育报记者提供了一份《中关村第二小学关于“学生受伤害事件”的处理进展情况》,表明“经学校多方调查、了解,三名学生属于正常的同学关系,课上、课下互动交往正常,有互相起外号现象,但没有明显的矛盾冲突。我们认为,上述偶发事件尚不足以认定两名学生的行为已经构成校园‘欺凌’或‘暴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中关村二小校长:我们为什么始终不认为这次事件是“霸凌”

分享到:更多 ()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