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中关村二小学生班主任:希望孩子早日回班上课

laoshi

昨天早晨,中关村二小再度发声,公布了该校“学生受伤害事件”的处理进展情况。昨天下午,北京日报记者采访了事件所涉及学生的班主任吕老师。

三名学生以往没有太大矛盾

“这三名学生学习成绩都挺好,而且爱好广泛,我都很喜欢。”初次见面,吕老师这样评价三名涉事学生,“他们之间没有太大矛盾。”

吕老师今年38岁,从教17年,当班主任也已有17年。去年9月,因工作需要,她成为中关村二小(中关村校区)四年级(3)班班主任。

据她介绍,明明(化名,受伤害学生)在一、二年级时担任了班里的班长,三、四年级担任了班里的体育委员。作为班干部,明明工作认真负责,和同学关系一直比较好。在事件中扔垃圾筐的亮亮(化名),性格倒比较内向,在班里不爱言语。至于第三个孩子军军(化名),则是属于外向型,活泼、调皮。

在吕老师的印象中,明明和亮亮没有发生过矛盾,家长也没向老师反映过类似的问题。但是,明明和军军是发生过小磨擦的。今年10月的一天,明明的家长曾向吕老师反映军军在课堂上讲话影响明明听课,吕老师了解情况后,军军当着老师的面向明明道了歉。事后,吕老师把他俩的座位进行了调换,俩人不再坐同排左右桌。事后,吕老师仔细观察过两个孩子的言行,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能够正常交往。

关于网传流传的明明被起侮辱性外号一事,吕老师调查后发现,班里同学之间确实有互相起外号的情况,但都是类似于“周黑鸭”“羊肉串”等称呼,她已经进行过批评。

家长与校方未达成解决共识

11月24日晚上,吕老师接到明明爸爸的电话,得知这次“学生受伤害事件”。到现在为止,她也不清楚明明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她,“由于当天孩子在学校没有异常表现,所以我也没有特别关注。”她有些后悔。

11月25日上午,三位家长、三名学生、吕老师和年级组长共同坐在一起,进行沟通。“当时,我们了解了事实,亮亮本人和家长当场对明明道歉,明明家长表示接受。但军军家长没有明确道歉,只是表示孩子有错误,要教育孩子。”

11月28日,明明家长向学校德育办公室提出确认军军、亮亮的行为是校园欺凌行为并提出四项要求。事后,学校与吕老师、年级组长对情况再次进行核实。学校组织相关人员对事件进行了调查,调取了当天的录像。晚上,吕老师与明明家长再次沟通,告知他学校已对事件进行调查但需要时间。当天下午,明明家长与军军家长在学校门口接孩子时发生争执。11月29日,学校与明明家长沟通,让吕老师和德育处主任去明明家家访,但明明家长拒绝,表示周四愿意到学校来进一步沟通。12月1日,明明家长到校沟通,但仍未达成解决共识。

发照片并非刻意展示和谐

此前,明明家长曾在网传文章中提到——班主任在未征求孩子同意的情况下,让明明频繁与亮亮、军军互动,并且拍下看似和谐的照片发在班级群里,家长认为此举加重了明明的创伤,是“不惜以孩子的心理健康为代价”。

对此,吕老师解释,事发后第二天的头两节课正好是自己的语文课,她安排学生读循环日记。所谓循环日记,就是让学生每天接力写班级日记,写得好的当众朗读,然后由同学评议。“那一天,正赶上军军读日记,可他一边读一边乐,大家都听不清,于是我就问有没有同学愿意帮他读,当时,好多同学都举手了,坐在第一排的明明也举手了,所以,我就让明明读了,也拍下了他读日记时的照片。当时,明明对军军日记的评价是:你的日记写得真好,如果再加一点儿细节,就可以拍科幻电影了。”

照片中,还有很多是孩子们下课在操场玩的场面。她告诉记者,是因为看到孩子们开心地玩耍,才多拍了几张。

吕老师表示,往班级群里发照片,并不是特意告诉家长们这几个孩子已经可以和谐相处了,而是为了给家长们看孩子们上课的情景。

想知道孩子的近况

12月2日早上7时50分,吕老师接到明明父亲发来的微信:“孩子身体不舒服,今日请假。”从那天到现在,明明一直没有到校上课。

吕老师说,这期间,她每天与家长沟通,通过电话、微信和短信等方式,询问孩子情况并告知学习进度与班级记事,同时多次提出到家里看望孩子,但是家长以多种理由婉拒,所以,她并不知道孩子的现状。

“我现在最心疼的是明明,不来上学,他肯定会有心理压力。希望明明可以早点儿回班里来上课。”针对社会上一些建议明明转学、调班的声音,吕老师表示,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一直坚信,明明始终都是她班里的42名学生之一,同学们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截至昨晚发稿时记者获悉,扔垃圾筐的亮亮,其家长出于对孩子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已有两天没让他到校上课了。

校方:对学生及家长“深表歉意”

针对“学生受伤害事件”,中关村二小昨天一早公开处理进展情况:该事件不足以构成校园“欺凌”或“暴力”,但对该事件的发生“深深自责”,对给学生及家长带来的伤害“深表歉意”。

上周末,一篇题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网文引起关注。一名学生家长称,自己10岁的孩子长期遭到同班同学的“霸凌”,甚至被同学用“厕所垃圾筐扣头”。此后,因为学校处理不当,孩子出现失眠、易怒、恐惧上学等症状,并被诊断成急性应激反应。

12月10日,中关村二小发表声明称,学校将“做持续努力,力争达到多方认可的结果”。

昨天一早,中关村二小再度发声,公开该校“学生受伤害事件”的处理进展情况。

该校表示,学校在调查中调取了事发前后楼道内监控录像。监控显示,11月24日,明明从教室出来进入厕所,接着其同学军军和亮亮也相继进入厕所。约半分钟后,后两名同学跑出厕所回到教室。之后,明明从厕所出来,在楼道里边走边用袖子擦着额头。整个过程中,明明在厕所里时间为1分12秒,亮亮和军军在厕所里待了30秒。

由于厕所内没有监控,之后学校通过听取三名学生口述了解到,亮亮看到明明在上厕所,“就想逗逗他”,把一个厕所垃圾筐扔到隔壁明明所在厕所隔间,正好掉落至明明的头上,而军军没有动手,在旁边偷笑。之后,明明在厕所里洗了洗就出来了。

经学校多方了解,三名同学属正常同学关系,互动交往正常,无明显矛盾冲突,因此校方认为,“上述偶发事件尚不足以认定亮亮和军军的行为已经构成校园 欺凌 或 暴力 ”。

学校表示,近期该校发生的学生受伤害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对该事件的发生,学校深深自责;对该事件给学生及家长带来的伤害,学校深表歉意。但是,从事件发生至今,学校一直在积极努力做工作。相关负责人员和老师全程参与了调查、调解和学生教育引导等工作。

家长:未收到进一步约谈要求

昨天,中关村二小“学生受伤害事件”学生家长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截至12月13日14时05分,还没有接到中关村二小要求进一步约谈的电话。

在文中,这位家长发了前两日与中关村二小沟通的通话记录。根据家长所发内容,学校约其于12月12日在中关村校区见面,校方要求其一个人前往,但家长要求让孩子的小姨陪同。此后,家长又接到年级组长打来的电话,允许其让孩子的小姨陪同,但需要孩子的小姨证明亲属关系,家长对此表示不理解。最终,家长回复学校需约一个中立的地点去见面,时间另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中关村二小学生班主任:希望孩子早日回班上课

分享到:更多 ()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