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学生举报补课被“劝退”,国外如何打击有偿补课?

daobi-zhapian-paolu

因为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出头鸟”刘文展被“枪打”。

究竟谁是那支打出头鸟的“枪”?是班主任还是校长,他们是背锅的,还是扛枪的?刘文展不明白,学校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接到举报为何不改正反而由班主任对其劝退?

教育部三申五令严禁补课,而今举报者却反被打击。对于学校有偿补课,国外又是如何做的?

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劝退

“刘文展妈妈你好,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个学校……”

新学期开学前,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的妈妈接到了孩子班主任的这样一条信息,这意味着自己本应上高二的孩子被“劝退”了。

1

2016年9月,刘文展入读于都实验中学。因为中考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刘文展按学校政策应属“免费生”。

一份该校与刘文展于2016年8月签署的协议书显示,学校免收刘文展高中3年的“学费、学期内补课费与资料费”。

今年3月7日,刘文展给有关部门发了第一封举报信。

他在这封信中称,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依然在补课。他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并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门明察。

2

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

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刘文展同时也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刘文展本意是希望赣州市教育局督促其改正,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赣州市教育局将此次投诉直接移交至于都县教育局处理。

学校违规补课“基本属实”

9月20日,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其实,今年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就首次对刘文展的举报予以答复。

这份《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3

意见书中称,该校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抵新学期学费),未另收取补课费。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文展“并不满意”。他表示,每学期末预收的1000元定位费,其实分为两部分:其中定位费只有600元,另400元即“补课费”。他称,此前,班主任赖晏斌收取时曾这样讲过。

刘文展还称,2015年起,对于非“免费生”,于都实验中学对学生每学期收取4300元学费;今年9月新学期起,上调为4900元。他认为,这是“举报事件”发生后,学校变相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该校校长王南昌予以否认,称不存在另收取、或变相收取几百元补课费的行为。

不过,一份由于都县教育局于今年2月9日发布的《关于实验中学等四所学校寒假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显示,经查,于都实验中学高二年级5个班级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课,收取补课费80元/生。

涉事班主任和校长被解聘

刘文展称,自第一封举报信发出之后,校方曾多次找其及家人谈话,要求他停止举报。其家人曾劝他“不要继续举报”。

但刘文展说,即便在8月底接到了班主任的威胁信息,他也认为应举报到底。

对于这则老师发来的劝退信息,9月20日晚,于都实验中学董事长杨开盛等人前往刘文展家,向其道歉,动员其返校上课。同时,于都实验中学执行校长王南昌、涉事班主任赖晏斌均已被学校解聘。

刘文展表示,不会回于都实验中学上课,也不会接受校方的道歉。他坚持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信息,自己被劝退系校方打击报复。而到目前为止县教育局仍在推卸责任、拒绝承认错误,把责任推卸到班主任等人的身上。刘文展希望走法律途径,通过法律解决问题。

很多网友认为刘文展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情,称他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对此,刘文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

国外如何打击有偿补课?

近年来,教育部三申五令严禁中小学校以任何形式补课,更不允许老师变相收费补课行为。对于违反规定的中小学校,视情节轻重,相应给予通报批评、取消评奖资格、撤消荣誉称号等处罚,并追究学校领导责任及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对于违反上述规定的在职中小学教师,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直至相应的行政处分。

2016年7月赣州市开展了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专项治理工作,至今于都县教育局官网上还有转发赣州市教育局文件的通知,这份通知在教育部的规定上打了折扣,“在高中阶段,对于高二升高三的学生可以适当进行假期补课,但原则上不得超过假期的三分之一“。但是2016年9月,刘文展考入于都实验中学,学校在高一阶段就已经开始补课了,而且时间是“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在赣州市教育局通知的基础上,不仅时间更长,而且涉及的学生也更多,等于是让规定形同虚设。

据报道,在世界各地,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国家,各国法律和政策制定者都意识到,对有偿补课,特别是公立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不能放任发展,否则将对学校教育造成一定程度伤害,还将冲击整个社会的教育公平,强化社会分层。

德国教师的法律地位是国家公务人员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经济待遇也相当可观。德国对教师准入有着严格要求,一个大学生必须通过两次国家考试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书。德国多数法律禁止有偿补课,认为教师从事第二职业是渎职的体现,要承担严重后果。根据法律和学校规定,教师补课将被处分,并记入档案。

韩国对公立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持禁止态度。在韩国,课外补习现象十分普遍,政府从开始完全禁止补习到推行课外学校计划,有效规制了影子教育,但对公立学校教师有偿补课始终持禁止态度。

日本《地方公务员法》规定,一旦担当起公务员职务,除非法律或条例有特别规定的场合,公务员要全力以赴专心致于所担任的职务;限制地方公务员在营利性企业兼职。日本的教育公务员作为一种特殊的行业公务员,法律并未在规定上彻底封死教师兼职的渠道。但是,严格的审批制度和超负荷的日常工作量,使得日本教育公务员兼职几乎不可能实现。

美国则通过合同约定,禁止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美国教师的法律地位为国家公务雇员,其权利义务由雇佣合同确定,合同由各州地方学区委员会或者地方教育管理机构(而非学校)出面与教师签订。在教师有偿补课问题上,虽然美国各州法律规定并不完全一致,但基本上在司法判例中严格规定了中小学教师业余时间不能从事有偿家教。因此,无论雇佣合同有没有明确规定禁止有偿补课条款,如果教师在外工作或兼职,都将面临解聘或不续聘的处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学生举报补课被“劝退”,国外如何打击有偿补课?

分享到:更多 ()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