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逐鹿中原:高考大省河南K12培训机构浮生记

多年来,这里参加高考的人数几乎都是全国最多,甚至一度出现百万大军挤独木桥的情况,然而其录取率却低的吓人,有着比很多省市多出近一倍的考生人数,录取率却达不到全国平均值,特别是一本的录取率,更是低的可怜。这就是全国第一高考大省——河南。2014年,河南高考考生人数72.4万,然而其一本录取率只有6.93%,排名在全国超过50万省份倒数第二位。目前,河南境内只有一所“211”大学,在这样升学难的情况下,70万以上的考生只能前赴后继,“死磕”高考,希冀通过求学改变人生,哪怕求学的路上充满荆棘。

(高考人数前8名的省份)

困难的升学现状使很多本地人很早就意识到这里是K12培训市场的一片沃土,2000年前后,河南就先后涌现出数以万记的培训机构。起初,市场火爆,供不应求,做大的几个培训机构甚至出现过报不上班,一座难求的火爆场景。开学时,曾出现过家长因为孩子报不上班起纠纷,培训机构需要报警的情况。每次放学,大批的上培训班的学生甚至会引起交通拥堵,几家民办培训机构俨然一副名校做派。后来,市场逐渐饱和,每年仍旧有数百教育投机者涌入。每年小升初时期,一些媒体举办各种杯赛,教育机构组团带学生参加,会使一些学生直接获得小升初的资格,从而影响到当地的升学考试。

时至今日,这个行业,每年仍旧会有几百家培训机构涌现,企图分块蛋糕,但又会有几百家机构倒下。在近15年的风起云涌中,河南的K12培训市场也有着与其他省份的一些共性,因为市场需求大,某些共性被放大的同时,又有着自己的特色。在市场的大浪淘沙之下,个别的老牌机构也被筛出留下,他们对这个行业和自身有着独特的认知。

整体市场:多人分蛋糕,多足鼎力

早些年,河南K12培训市场做的最好的一定是大山外语,曾经它是巨头。大山品牌营销部总监程旸告诉芥末堆:“曾经上大山外语是要排队的!”但这一局面在2005年前后,随着新东方进驻河南被打破,整个市场重新洗牌。程旸坦言:“当年真的是快垮了,就是分分钟会有人告诉你趁早卖了摊子走人的感觉。”感觉快垮了的培训机构还有在当时已经做出一些成绩的晨钟数理化,在最危急关头,新东方甚至对他们的校长说,要么合并,把学校卖给我,要么就准备被我收购。

“但我们确实有些不一样,本地人确实更了解本地人的需求,过了一阵,新东方在河南就不灵了,连亏不知道多少年,大家又全部洗牌重新来过。”

近年来,河南的市场除了老牌的大山外语,联大外语,晨钟数理化等机构外,又涌现了一批新的玩家,如平行线教育,三一外语。“他们各有特色,在有的区也能快速形成口碑集群,形成区位优势。对教学和学员管理的方法有值得行业学习借鉴的地方。”联大外语市场部负责人评价道。联大外语成立于2000年,目前依旧深耕在郑州市内,坚持直营校区,而如三一外语等机构,崛起于短短数年,由最初的一个老师开办的培训班,历经四五年就发展到十来个校区,有了和联大外语相当的校区数目。

未来怎么走,区域性品牌也在追进度

目前,在教育在线化理念的影响下,各家培训机构也都办起了在线教育,可效果并不显著。程旸坦言:“在线教育并不能替代线下教育,起码在K12领域是绝对行不通的,因为它没有行为管制和心理干预的作用。”问及是否能挣钱后,程旸笑道“挣钱?我们这种在线教育还处在你来线下报班,我送你免费在线教育课程的阶段。”看来目前火热的在线教育或许在某些地方仍旧只是声势虚高。他认为,在K12教育领域,在线教育在未来或许只能作为辅助教学的工具,应该替代不了线下教育。而谈到大山的未来规划,他也表示,将在在线教育领域做一些功能性研发,让它能落地到各家机构,也希望能让大山重回曾经遥遥领先的地位。

“我们有上市计划,具体或许会更关注国内A股市场。”来京参加高思教育发布会的晨钟集团副校长郭威向芥末堆透露了这个消息。随着国内一波又一波教育公司登陆A股、美股、新三板,或许未来更多区域性教育机构会将视野放在股市中。郭威说:“我们之后准备推广晨钟数理化走向全国,我原先在某学校做过,既然能做出一个第一,为何晨钟数理化不能再做出一个第一呢?”

营销和教学质量该如何权重?

教育是一项公共事业,但在芥末堆的采访过程中,很多受访者却直言,培训机构的营销也很重要。

在被问及学校最大的优势时,一个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很笃定地说:“说那些几大学习效果都是虚的,其实各家产品本身就差不多,教的科目也都有,只是宣传偏重哪科不同。难道晨钟数理化的语文就不好了?大山的数学就不行了?其实都差不多!”他认为,老牌教育机构只要营销好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认知,观察好市场变化,就不会有太大偏离航线的风险。“我们最大的竞争力就是认知。”

也有一位负责人强调教学质量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的集团里,除培训班外,很早还办起了小学+高中的全日制民办学校,对于其他机构针对办全日制学校的质疑,他很直白地说,“他们不看好就是因为不挣钱,而我们的校长因为有这种情结,才开办了这个到现在都还没盈利的学校,每年集团投入最多的地方都还是全日制学校,拿培训机构的钱养这里。”他觉得产品得经过市场检验才能推出,从侧面也点出自己不喜欢营销主导的运营模式。“我们学校的学生每年90%能考入本地名校。”在他看来这或许是最好的“营销”。

事实上,前者也会做教研测试,后者也在营销着他们偏重的认知。在这个市场上,产品不好,就会直接进入每年倒下去的那几百家行列中。质量差不多的,确实更像一个梯队,起码作为消费者,在他们接受信息有限的情况下,更加看不出什么。这两者究竟该如何权重,或许一时半刻得不出结论,但市场总会完成它的优胜劣汰。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规模较大的教育机构负责人表示,目前他们使用的教员80%都是自己培养的专职骨干。这些民办学校的大佬们认为培训机构不只是现有公办教育系统的补充,而是一个更具个性化与全方位的独立教育系统。目前,已有不少教师离开公办学校进入培训学校教学,他们被打造成明星教师,也接受着更新的教学培训。

“毕竟,他们在这里几个月挣的的钱或许是之前在公办学校一年的收入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逐鹿中原:高考大省河南K12培训机构浮生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