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俞敏洪高峰对话:今天的我们如何培养明天的孩子?

x1

11月5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围绕“今天的我们如何培养明天的孩子?”这一话题,新东方当家俞敏洪、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周晓虹、央视新闻主播张晓楠、北大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等几位大咖各抒己见,展开对话。

还孩子自由,让他们成为自己

主持人(俞敏洪):周老师,您觉得明天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孩子?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从我们的目标来反推我们的路径,应该是怎样的?

周晓虹:我的回答是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中国教育如果说有失败,最大的失败就是长辈花了太多的力气去设计下一代应该是什么样子,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父母这一代大多数自己有匮乏,他们在孩子身上寄予的希望,实际上是他们未曾实现的理想。

父母希望孩子弥补自己的缺憾,他们用了世界上最急功近利的做法,把孩子看成是一个可以打造的产品,而不是一个自然的生长过程。刚才讲到教师子女的孩子容易出现心理问题,我觉得有两个原因。

x2

第一,很多中小学老师很认同教育能够使人出人头地。第二,中小学教师不但认同,而且强烈地把自己的缺憾寄托在孩子身上。这导致他们的孩子比一般的孩子走得好的同时,也承受更大的压力,出现心理问题的可能性也比别的孩子高。

我反对为我们的后代去指明方向,我的观点是:还孩子以自由,让他们以自己认同的方式去生长,以适应未来千姿百态的世界。

主持人(俞敏洪):谢谢周老师,给了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就是让孩子野蛮生长,自由生长,不要给太多的限制。

父母要做好这三件事

主持人(俞敏洪):晓楠,你是个非常优秀也很快乐的人,你的父母一定对你有很好的影响。作为一个孩子,家庭如何让你受益?

张晓楠:因为我从小就生病,所以我妈妈说她对我没有要求,非要说期望,最大的期望就是我能健康地长大,不每天住院就可以。如果要说受益之处,我想分享三句话。

x3

第一,要有选择的自由,父母不会把梦想强加在我身上;第二,要有一件热爱的事情,认真对待这件事;第三,要有一种底气和能力去把爱好变成一种极致。人一辈子不用做很多事,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获得了足以支撑内心的成就感,就成功了,这不是功利主义所定义的物质名利的成就感。

主持人(俞敏洪):晓楠成长到今天,我从她父母身上也看到了一些优秀父母的共性。第一,父母陪着孩子长大,一定要心平气和,父母心平气和是孩子最大的礼物;第二,父母在为人处事上成为榜样,这件事情非常重要;第三,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张晓楠:我特别欣赏俞老师说的陪伴。俞老师自己就是这方面的践行者,无论多忙,他都会赶回去陪伴孩子。

主持人(俞敏洪):你到今天已经是倒过来陪伴父母了。

张晓楠:彼此陪伴。

体制不完美,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

主持人(俞敏洪):凯文师弟,我一直认为人寻找到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活下去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加能够经受苦难,你刚才演讲的时候也提到这个问题。那你认为现在中国大学生出现的缺乏自我价值感问题,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机制挽救过来呢?

徐凯文:第一,注重利他行为,也就是说人的本性。当我做了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事情,我是能够在内心自我肯定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和有价值的人。

x4

第二,改革高校的评价标准。当家长有压力的时候会传递给孩子,当老师有压力的时候同样也会传递给学生,而当老师自己都活得很焦虑,没有目标的时候,学生内心当中还有多少对老师的尊重,对科研科学研究的敬仰?如果连这个东西都没有,他的动力从哪里来?我觉得不要说别人,从自己做起,我们每个老师做自己,家长做自己,做值得孩子和学生尊重的人。

主持人(俞敏洪):从自己做起,这这句话说起来是特别容易的,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从自己做起,有的时候你就丢掉了所有你可以得到的东西,而从某种程度上讲,评价体系又是狭隘、功利的。

徐凯文:所以我觉得也许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问题:你这一生的意义是什么,你要的东西是什么?

主持人(俞敏洪):你的意思是不管社会怎样,我们先从自己做起。

x5

徐凯文:每个人都说要等别人改变了以后才能改变,那永远不会发生改变。

主持人(俞敏洪):反正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我还是接受你这个观点,因为你没法要求一个体系是完美的,培养出来的人是健康的,或者都是快乐、幸福或者成功的,但是我们可以保证我们所接触到的人,通过我们的努力来使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学生,在座的各位老师能够更加快乐健康地走向明天,是这意思吗?

徐凯文:对。

主持人(俞敏洪):教育改变命运,中国现代化发展,经济发展都是对的,但就是刚才我们讨论的,因为走得太急,走得失去了方向。很多人在焦虑,觉得失去了幸福感。我们有待进一步去重新修正自己的路径和目标。

这一代反思自我,下一代才有希望

主持人(俞敏洪):周老师,你讲到了文化反哺的问题。你能再讲一下我们作为家长能够充分意识到需要从孩子身上学习,跟孩子平等相待的重要性吗?

周晓虹:我觉得父母焦虑的本质是变迁的问题,虽然有焦虑,但社会也在发展,给孩子生长创造了新的机会。如果我们的孩子越来越多地接受高等教育,成为一个真正开始反思社会的人,他们就开始了自然的解放之旅。

换句话说,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反思自我,下一代才有希望。下一代有希望,他们做父母的时候,就不会像我们当年那样匮乏而产生亟待补偿的心理,所以那时候我们孩子的解放就真正到来了。

x6

主持人(俞敏洪):周老师的话可能给了我们一个信心,就是时代的改变是任何个人和团队都没法阻挡的,时代总是要进步的。人类的本性是追求快乐和幸福,所以当人群中间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快乐不幸福的时候,我觉得就是追求人的快乐幸福和真正意义上的成功的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俞敏洪高峰对话:今天的我们如何培养明天的孩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