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对话好未来张邦鑫:说我们加重学生负担,未免太抬举我们了

zhangbangxin

“学而思从来没有这么出名过,但以这样的方式出名,我们其实也挺委屈的。不过我们愿意承受,并转化成动力。”学而思创始人张邦鑫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中小学生课外辅导机构学而思在11月突然火了。“疯狂”成了媒体用来形容学而思频率最高的词。舆论聚焦之下,学而思报名“一位难求”、学生入学需参加分班考试、教学内容超前等话题,受到舆论聚焦。

12月18日,张邦鑫现身由好未来(学而思集团在2013年改名好未来集团)主办的“未来之星”教育CEO创业营,与30余名教育行业创始人/CEO聊起了自己的创业经历。

他穿着黑色羽绒服、运动裤出现在会场,要不是工作人员称呼他“邦鑫老师”,你很难将眼前这名中年人与纽交所上市公司CEO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极少面对媒体的张邦鑫在会后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他告诉记者,“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非常低调,学而思从来不打广告,都是靠口碑口口相传。但是这次‘疯狂’的学而思事件,对我们触动很大,我们觉得还是应该主动站出来,让大家了解我们,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

从北大博士生到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

2002年,四川大学毕业的张邦鑫考入北京大学硕博连读。像许多在校大学生一样,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张邦鑫开始做兼职赚点生活费。他一口气接了7份兼职,其中3份是家教,两份是带辅导班,还有一个是做网站,另外一个是在网校答题。

在张邦鑫的辅导下,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六年级学生杜扬的数学成绩从中等偏上,提高至连续3次取得100分的好成绩。通过杜扬家长的口碑传播,张邦鑫的学生数量增加至20人,但他觉得20个人太多,不能保证教学质量,便将这些学生分成两个班,上午一个班、下午一个班。

兼职之余,张邦鑫看到了奥数市场的前景,尝试性地做了奥数网。SARS时期学校停课了,线上的学习论坛却因此红火了一把。

2003年8月28日,张邦鑫拉上同学一起办辅导班,东拼西凑10万元注册了一家公司。在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2号知音商务写字楼,他们租了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花了350元买下一个不知道密码的铁皮密码柜、两张桌子、两把椅子以及坐下去就陷一个坑的沙发。“学而思”就此诞生。

因为没有获取办学资格所需的50万元资金,也不满足数千平方米办公场所、法人代表(校长)要有多年教龄等条件,他们只能采取挂靠朋友学校的办法办学。

创立之初,学而思针对北京“迎春杯”(一项传统中小学数学比赛)设置课程,《北京晚报》上的一块豆腐块广告为他们吸引来了首批100多名学生。“奥数这个点抓得特别准。”和张邦鑫一起创业的曹允东,多年后在一次演讲中回忆,“一个人收1500元,这让我们渡过了最初的难关。”

2004年,在学而思接受培训的学员中,有42人最后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实验班,有95%的学员进入了重点中学,学而思的小学奥数培训渐成气候,2005年时营收就突破千万元。

随着公司越做越大,张邦鑫感到越来越难同时兼顾工作与学习。2007年,张邦鑫正在读博士,导师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把公司关掉好好读书,要么退学。张邦鑫选择了后者。

也就是在这一年,一家刚融资两千万元的培训机构,一天内从学而思的队伍里挖走了5个老师。原本并没有想一定要把学而思做到上市的张邦鑫等人开始认识到:企业运营中不缺钱和融资是两回事;与投资人合作能够帮助和督促企业取得更好的发展,而且也能让员工对企业有更大的信心,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更有前途,会更愿意留在学而思。

半年后,资金并不紧张的学而思获得了它的第一笔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拿了风投之后的学而思,步子开始迈得大了些。2007年到2008年间,学而思走出北京,在天津、上海、武汉建立了分校。

2009年,学而思进步一开拓了华南地区市场,在广州建立分校。9月,获得了老虎环球和KTB4000万美元投资,完成了第二轮融资。

2010年,继新东方之后,学而思成为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企业,30岁的张邦鑫、31岁的曹允东、29岁的白云峰、29岁的刘亚超,成为美国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

2013年8月19日,学而思更名为好未来,定位为“一家用科技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

“不能接受因为教学质量不好被家长指责”

学而思上市时,就有分析师指出,新东方和学而思属于两个不同的时代。新东方的发展是处于中国人认为“出国能让生活变得更好”的时代,而学而思所处的时代是“中国家长愿意(在孩子教育上)投入很多,来保证孩子处于公平竞争的环境”。新东方曾经代表着“出口”,而学而思则代表着“国内消费”。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好未来旗下拥有的子品牌包括: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爱智康、摩比、乐外教、乐未来、励步英语、顺顺留学、家长帮、考研帮、高考帮和海边直播。这些业务覆盖全国42个城市,拥有17000余名员工,线下学生超过230万人,线上注册学员累计1767万人。

其中,学而思培优作为 K12(中小学) 高端培优教育平台,服务6-18岁的中小学生,下设三个子品牌:学而思理科、乐加乐英语和东学堂语文。

最新公布的好未来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8月31日,该公司净收入约2.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6.4%。学生总人数约为112万,较上年同期增长了77%;经营利润5150万美元,同比增长31%。利润增速慢于营收的原因是公司在扩张期。报告期公司增加了27个学习中心,将近600个教室。业绩贡献大头还是学而思培优小班,收入同比增长72%,占比超过86%。

“目前数学板块的营收占比是30%左右,理科占比在70%左右。”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不久前对媒体透露。

好未来集团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告诉记者,好未来旗下同时有注重素质教育的品牌,也有注重学科教育的品牌,但学而思的体量还是占了大部分。

“我们不制造需求,而是要满足需求。我们注重素质教育的课程同样也花了很多心思,但是报的人较少。客户需求决定体量,对我们课外辅导机构而言,要做的是确保教学品质做到最好。这个是我们的天职。”张邦鑫说。

“学而思的数学课程在所有进驻的城市都有,英语及语文课程只在不多的几个城市有,到现在,我们每周的线下学员有70万人。”张邦鑫告诉记者,“我们认为,做强比做大更重要。我们可以接受被媒体误解,但不能接受如果教学质量做得不好,有一天家长指责我们,说我们是在骗钱。”

据张邦鑫介绍,学而思曾在2005年将英语和语文辅导都砍掉,只留下了数学产品。此后,英语和语文分别是在2006年和2008年才重启。“那时候,因为资源有限,学而思在语文、英语方面,并不能做得和数学一样专业,三科同时研发不能实现,所以索性将英语和语文课程停掉了。”张邦鑫回忆说。

被质疑饥饿营销张邦鑫很无奈:曾经历过冒进期

今年11月前后,学而思热引发媒体关注。有报道称,学而思的名额只能靠“抢”,而“有钱都不一定能上”。

按照学而思的招生规则,学生需先参加入学测试,成绩合格才能入学。之后,根据考试成绩,学生会被分到基础、提高、尖子和超常4档不同班型。分班结束后,家长再通过网络“抢”对应班级的入学名额。每学期课程结束前,4个梯度班级的学员会再接受同题测试,成绩优异者有机会获得“晋升”。

学而思广州分校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家机构很奇怪,从来不打广告,但是我孩子去年报名数学课程时只有3000人,今年就到了5000人。我儿子比较喜欢数学,我就想让他在这里锻炼一下思维。我儿子的老师都把孩子送到了学而思,我单位领导家的小孩也报了学而思的班。”

“在学而思报名的确要先参加分班考试,然后再在网上抢名额。我运气较好,抢到了周末班,不然平时孩子放了学还得来这里上课,是比较辛苦的。”该家长介绍,她的孩子曾报了其他培训机构的英语辅导班,每年学费大概在一万六七千元左右,学而思相对价格较便宜,一年下来费用在一万元左右,“这边的老师教学方法比较好,孩子成绩也有明显提升。”

学而思上海分校的一位家长送孩子报读学而思的目的则比较明确,就是奥数班,为小升初准备。该家长告诉记者,在上海各类型的奥数培训班有十几家,好的几家报名其实都需要抢名额,她也是在别的地方没抢到才来到学而思的,“但学而思规模最大,口碑也很好。”该家长说。

据悉,在教育部门取消小升初升学考试后,各地逐渐引入了电脑派位的方法。但派位的学校实力参差不齐,部分家长担心孩子被派到薄弱的学校,而原来的重点学校也不愿意招收资质平平的电脑派位生。于是,择校和派位共存的模式便应运而生。而奥数成绩,成了名校招生时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以奥数起家的学而思,也开设了针对各大杯赛的专门培训班,并且自创办以来成绩斐然。以2011年为例,三大奥数杯赛中,学而思的学员占了华罗庚杯赛金牌选手中的70.4%,走美杯一等奖人数的73.2%,希望杯金银牌人数的72.7%。

“我们的定位是培优,有的学生考试完,并不适合我们的班,我们也并不建议他们报名。”对于社会舆论普遍关注的学而思是否进行“饥饿营销”,张邦鑫表示非常无奈,“我们从来不打广告,我们的传播就是靠口碑,靠家长口口相传。辅导班有天然的缺陷,因为每个学生的学习程度不一样,所以我们就有入学分班考试,再根据学生实际情况因材施教。”

张邦鑫笑言,“说我们饥饿营销的质疑,从我们13年前公司创立时就已经有了。我们不能盲目根据市场需要扩招,而是在保证自身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开班,这是非常谨慎的。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

据张邦鑫回忆,2011年,完成上市后的学而思也曾经历过冒进的时期。快速扩张的同时,公司也暴露出不健康因素,老员工找到张邦鑫,觉得这样走下去会出问题。

“大家觉得这违背了公司做强比做大更重要的务实理念,做这么快有点像找死。”张邦鑫紧接着在2013财年(2012年3月1日至2013年2月28日)提出“管理增长”的要求,并将重点放在改善运营质量上。

2013财年第三季度(截至2012年11月30日)财报显示,学而思第三季度净营收为4890万美元,同比增长20.3%;净利润560万美元,同比增长288.3%。与2011年同期275所教学中心的峰值相比,学而思在2013财年在259家教学中心的基础上实现收入20%的增长。

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抢钱

在学而思有一个现象,前面坐着学生听课,家长坐在教室后面一起听。每个班级的学生数量在20人左右。

张邦鑫介绍,学而思自创了3条原则:小班教学、开放课堂、随时退费。

“当初做家教时,我就将那20名学生分成了两个班来教。钱还是同样的钱,但我的工作量翻了一倍,不过这样我才能保证可以教好他们。这完全是出自做人要实在的初衷。这就是小班化教学的由来。”张邦鑫说,学而思的教学理念都是在实际的工作中内生出来的。

“当时收了家长那么多钱,我就想,要是家长不满意怎么办?我得对得起他们的学费,所以我就提出家长可以在后面旁听,不满意可以随时退费。这就是开放课堂、随时退费的来源。”张邦鑫说,“这会倒逼我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按照学而思随时退费的原则,前三节课不满意退全款,此后按比例退还。“这个规则有一个漏洞,有少部分家长听完三节课后全额退款,再报名,就省了三节课的钱。我们发现这样的问题后,依旧没有对此作出修正,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我们的客户满意,不管你任何理由,不满意我们就退钱,不会磨叽。”张邦鑫介绍。

“这一理念从学而思2003年创办时一直贯穿到现在,今年学而思的家长退费达到了10亿元。”张邦鑫说。

张邦鑫为好未来灌注了这样的观念: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抢钱,将主动权交给家长,把自己放在相对被动的位置,才有足够的压力和动机去教好学生。

学而思对教学质量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同样体现在对教师的选拔和培养上。张邦鑫曾对媒体说,“我们必须找到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有一个好老师就开一个班。”

根据学而思官方材料,目前整个集团一万七千名员工中,95%以上出自211、985院校,其中,“清华北大两个学校的毕业生有四百多人”。

和新东方明星教师各讲一套不同,学而思采用统一教材,对入职教师统一进行培训。这些来自名校的应聘者,要经过申请、初试、复试指导、复试、专业培训、试用五道程序,最终录取率低于5%。

学而思被认为是最早开始做教研的培训机构,拥有数百人的教研团队。教学内容由专门的团队在北京进行自主研发,内容根据考试内容实时更新 。

“一个学生如果每周五天都没在课堂上学好,凭什么在我们这里的两三个小时就会进步?所以,我们要利用这两个小时改变学生周一到周五的学习状态、对学习的看法、他的学习能力以及态度。我们培训的两小时和每周五天的学习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相加,而是相乘。”张邦鑫说。

“说我们加重学生负担,未免太抬举我们了”

11月7日起,《人民日报》推出系列报道,直指学生课业负担从课内转向课外,家长焦虑感十足。《人民日报》在评论中指出,“在刚刚过去的11月,对学而思等培训机构因名额有限,已‘一票难求’的报道,引发了教育领域内外的大讨论,也使得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焦虑的味道。有关培训机构热折射‘中产阶层的集体焦虑’的提法,更是成为近一个月内人们热议的话题。”

该评论点出了教育领域的现状:“尽管素质教育大力推进,但孩子们身上承载的升学与竞争压力仍未能有效削减;尽管教育集团、教育联盟等举措深入推进,但优质教育资源仍然较为稀缺;尽管招生考试制度在持续优化,但人才选拔的途径和通道仍相对单一;尽管学校教育一直在致力于为孩子减负,但在保质增效和满足每个学生的个性化需求方面,仍与公众的期待有较大落差……”

对于舆论的关注,张邦鑫告诉记者,“我们说疯狂的学而思,不如说疯狂的课外辅导,学而思在教育市场的占有率不到0.5%,说我们加重学生负担,未免太抬举我们了。教育这个产业,蛋糕很大,但参与者都是蚂蚁,连个蟑螂都没有。母婴、学前、少儿外语、中小学生、大学生、职业教育等每一个类别面对的人群都不一样。在教育行业很难做一个像京东这样覆盖所有人群的产品。所以整个教育行业表现出来的特点是非常细分、垂直的。”

张邦鑫预计,从中期来看教育行业将会两极分化,大公司和小微公司会过得比较好。而处于中间的公司要数据没数据,要技术没技术,谈服务又不如小机构,卡在中间最痛苦。

“10年后,辅导机构热不会下降,只会上升,教育占社会GDP的比重会上升,集中度会上升。”张邦鑫指出,20年前教育市场只有10亿,而现在是一万亿的体量,如果站在10年后看今天,很多东西就可以理解了。韩国、日本教育行业的发展,可以给中国提供借鉴。

“通过科技和互联网,教育资源的基础水平肯定会大幅提高,但优质教育资源将永久稀缺。只要有差异的存在,多数人总会追求更好的教育资源。”张邦鑫举例说,“今天大家平均只有50分,少数人是70分,未来通过科技和互联网平均水平70分了,大家总会想要那90分的教育资源。”

2013年8月19日,学而思更名为好未来,宣告正式开始转型。张邦鑫似乎对互联网有着天生的敏锐,他在给好未来员工的信中说,“我们能否放下已经视为正确的认知,是否具备自我否定的勇气和决心,是否能够放下原有领域的既得利益,是否具备面向世界的和面向未来的眼光……无一不考验着我们。都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们需要用科技来推动教育进步,把科技元素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引入到课堂,实现线下学习与在线学习的融合。”

学而思投资方面更激进,想成为一个全球性公司

此后,好未来频频出手,仅在2013年就披露了1800万美元投资聚集了多名美国教育家的Minerva大学、1500万美元投资果壳网、1.5亿元人民币投资宝宝树、领投Pre4GMAT 300万美元A轮融资等。

目前好未来已投的已披露项目有Knewton多贝网、LTG、鲨鱼公园、嘿哈科技、奇迹曼特、轻轻家教、顺顺留学、小伴龙、学科网、作业盒子等。

“你可以看到,我们在投资方面比在业务扩张方面激进一些。”张邦鑫对记者说,“因为对学生的教育是不可逆的,学生没教育好是一种罪过。但是在投资方面最多是亏一点钱。”

按照张邦鑫的思路,好未来的投资逻辑是拥抱科技,进而实现向行业的输出。好未来希望从一个培训机构变成一个教育机构,从一个运营驱动的公司成长为一个数据驱动的科技公司,从一个中国公司成长为一个全球性公司。

张邦鑫曾在公开场合说,“做教育的投资,成功率坦白地说不是特别高。我们从整体来看,在一个行业的初期阶段谈回报率,还言之尚早,现在这个行业还处于需要大家投入钱、人力和精神耕耘的阶段,还远远没到回报的时候。”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4年开始,好未来一直在推进“未来之星”教育CEO创业营,好未来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向所有“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的教育行业创业者/CEO,提供孵化、培训、合作等服务,协助创业者最大化地实现创业梦想。

截至目前,“未来之星”已开办四届,共吸引近1800个在线教育项目报名,汇集108位优秀的创业者/CEO入营,包括果壳网的姬十三、51Talk的黄佳佳、作业盒子的刘夜等。

“你是一个理想化的人吗?”记者问张邦鑫,他稍作沉默后回答,“应该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对话好未来张邦鑫:说我们加重学生负担,未免太抬举我们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辅导圈资料集2017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