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校外培训整改一年后高压持续,民办机构还需迈过多少道坎?

2018年校外培训机构严规接连出台后,陷入“监管风暴”的40多万家校外培训机构,有的进了黑名单,有的则被直接关停。

“当时特别焦虑。”4月3日,郑州市一位小型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唐佳(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道。

面对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唐佳逐步调整了办学面积、教师资质等办学应具备的条件。在他看来,培训机构将更正规合法,对行业未来发展也有利。不过,一年多过去,他卡在了消防安全证明上,没有它很难拿到办学许可证。

过去的一年,是校外培训行业治理整顿元年。在大多从业者和教育监管机构人士看来,“高压态势”仍将持续。但在政策执行方面,各地力度不一。对于各地监管部门来说,校外培训行业已经野蛮生长多年,如何去规范,也是一个新的课题。

小机构的困惑:一直在办证路上

2015年进入校外培训行业时,唐佳还是个新人。

从最开始的全科教育到重点培训数学和英语,再到现在的聚焦数学。在唐佳看来,对小机构来说,专业化才有竞争力,未来市场会更广阔。报着对校外培训的信心,他去年还新开了一家分支机构。

但作为创业者,唐佳也有自己的焦虑。2018年2月,相关部门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安全问题、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超纲教学”等问题进行了重点关注。全国各地自此吹响了专项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号角。

“大家对于突然到来的行业合法合规、行业自律还有点不太适应,突然之间有点搞不清楚方向。”谈到去年的专项治理,近日,君学集团副总裁、君学书院院长叶建国在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唐佳按要求对培训机构进行了整改,办学面积、办学内容、教师资质等问题很快得到了调整。尽管培训结构软硬件大部分已经升级完毕,但还面临一个“硬伤”——迟迟未能拿到办学许可证,办学许可证是民办培训学校取得办学资格的证明。

唐佳介绍,主要卡在了消防安全验收环节。培训机构的消防安全没有明确标准,若按照人流量较大的商场消防安全标准装修,对唐佳来说成本又太高。他所在的郑州某区,大部分培训机构都遇到了这种情况。

实际上,不仅是唐佳的培训机构,在全国总数超过40万家的校外培训机构中,多数机构不同程度的存在证照问题。办证难、办证时间长等问题成为培训机构的一大困扰。

针对上述问题,相关部门去年11月出台了文件进行规范。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政策评估研究部负责人王蕊介绍,新文件主要包括完善部门联合执法机制、加快证照办理进度等五个方面。其中,加快证照办理的内容,是由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调研后专门向主管部门提议的,最后也在文件得以体现。

尽管如此,但唐佳暂时还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看着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秀”的许可证照片,唐佳有些无奈,“一直在办证的路上”。

今年3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消防执法改革的意见》。这意味着,培训机构的消防安全验收或迎来好消息,唐佳的“办证之路”将走得更顺一些。

而困扰唐佳的另一个难题,则是培训机构办学性质的选择。在专项治理前,很多校外培训机构都属于非营利性机构。若唐佳选择变更为营利性机构,不仅将面临缴税变化,在机构公开挂的牌子上也要加上“公司”字样。担心家长不能接受,纠结的他还在观望。

政策执行力度不一:有观望也有力推

在这场专项治理行动中,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作为政策执行者,扮演了探路者的角色。但由于各地情况的复杂程度不一,目前校外培训行业的整治中,各地政策执行力度存在差异。

作为西安市主城区之一,碑林区是“教育大区”,民办培训机构数量多、种类全。培训机构如果拿不到消防许可证怎么办?在于北京召开的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碑林区教育局职成科科长赵江社介绍称,“通过两种途径来确认消防没有问题,民办教育促进法里面说得非常清楚,办学场地合规合法,没有安全消防等安全隐患,没有说非得要消防(许可证)”。在实践中,碑林区教育局和当地派出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达成协议,由它们出具安全证明。

据赵江社介绍,碑林区去年共有327家培训机构,分四次一共审批了115家机构。目前,碑林区已经有八成培训机构获得了办学许可证。在这种推动下,碑林区不仅驻扎了国内各大知名培训机构,还培育了一批正在走向全国的地方教育培训品牌。

对比唐佳所在的郑州某区与碑林区的情况来看,不同地区教育主管部门在培训机构整顿中采取的方法并不相同,这也直接影响着当地培训行业的发展状况。

而对于各地监管部门来说,校外培训行业已经野蛮生长多年,如何去规范,也是一个新的课题。

叶建国表示,校外培训行业遵循了有市场有需求、先发展后规范、“先干后管”的基本原则。在此期间,绝大多数地区的培训教育行业发展现状,客观上来讲并没有太多的法律依据和实施细则可以进行规范落实。

北京市教委基础教育二处副处长马可称,由于长期以来民办营利性培训机构法律法规不健全、监管缺位,一些培训机构存在无序办学的现象,给整个校外培训行业带来了不良影响。

不只如此,行业组织也被“吐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在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压轴发言,“坦率地说,我觉得民办教育协会为民办教育做的事情是远远不够的”。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办公室主任陈东升也表示:“在以后工作中,我们希望行业组织,希望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把工作做实,把工具做硬,把工作发挥得更好,把培训机构所想、所及、所盼及时向部门反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校外培训整改一年后高压持续,民办机构还需迈过多少道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辅导圈资料集2019版

立即订购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