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人的圈子
关注k12辅导行业

广州一托幼机构突然倒闭,陷入债务“罗生门”

一则微信通知,让不少报名了启迪堂这一家育托机构的家长坐立难安。

近日,广州番禺多名家长向新快报记者反映,自己花了数万元报名了启迪堂的托管业务,因疫情停业了近半年之后,负责人突然宣布倒闭结业,家长交了学费却难以退还。

在采访过程中,该机构负责人明确表示因严重亏损已无力经营,目前处于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记者了解到,因拖欠30多万的租金,物业已单方面和启迪堂机构解除租赁合同,要求限期搬走。

此外,在结业倒闭前启迪堂还“离奇”办理了股权变更,由法定代表人持股100%,其他股东已全部退出,就此,家长质疑实际经营者有推卸责任、逃避债务的嫌疑。

眼看可恢复托管业务 机构却倒闭了

“看到托幼机构可以开门营业了,想着能很快送女儿去托管了,本来很开心。”家长陈小姐告诉记者,她女儿已经近半年没有去机构托管了,可机构于6月11日晚突然宣告结业,这打乱了她的计划。

去年8月13日,她花了49800元(包含6600元餐费)报名了启迪堂(金谷中心)为期一年的全日托业务,即早上送过去,下午5点接回。不过陈小姐是在去年9月才开始将女儿送过去托管,在今年春节假期前暂停托管。

后来遇到疫情,启迪堂一直没有恢复营业。陈小姐告诉记者,在疫情好转之后,广州早教、托管机构可以恢复,之后她还期待着将女儿送去启迪堂。

“收到结业通知时,此前我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陈小姐说,启迪堂实际经营者是乌仁托娅,结业的通知也是她发的。通知内容显示,经历了近6个月的疫情,在商场没有减租的情况下,苦苦支撑到上个月,目前启迪堂资金链断裂,严重亏损已无力经营。

在收到通知之后,多名家长组建了维权群,希望能要回自己的。此后记者从家长那获得一份启迪堂计算后的剩余课时费用,合计227237.04元。

乌仁托娅在家长群里则表示,启迪堂(金谷中心)开业以来至今已亏损240万元,另一家店即启迪堂万达中心亏损了300万元,“公司在走清算程序,清算完毕后会按照清算文件安排退费。”

在6月15日下午,多名家长和马思敏、乌仁托娅当面商量,乌仁托娅表示将会列出每位家长所剩的学费明细,股东之间协商一致之后会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至于何时能全部退还费用,“公司账上实在没有钱了。”乌仁托娅说。

拖欠30余万租金  物业解除租赁合同

在采访过程中,新快报记者发现,除了家长的费用难以退还之外,启迪堂还存在拖欠租金、拖欠员工工资等情况。

6月12日,新快报记者和多名家长到了启迪堂金谷中心,希望能要回自己的费用,可大门紧闭,并没有负责人出面。

物业管理公司在启迪堂大门上贴着一份“解除合同通知书”,明确表示启迪堂因拖欠了5个月的租金没给,构成严重违约。据悉,2017年4月26日,启迪堂与广州金谷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商铺租赁合同》,可在今年以来,经多次催讨,启迪堂拖欠着1月1日至5月31日的租金费用合计326372.2元。

根据《商铺租赁合同》,物业管理公司认为对方已构成了严重违约,为此于6月11日正式解除租赁合同以及结清租金费用,并表示若未履行,将就拖欠费用行为提起诉讼。

该物业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去年启迪堂也有过拖欠租金的行为,在做了相应的减免之后,交齐了租金。“这一次拖欠的30多万是合同约定的租金,因疫情减免之后还拖欠着20多万,多次找不到启迪堂的人,没办法之下才解除租赁。”

此外,在启迪堂机构门前,记者还见到了两名启迪堂的员工,她们表示在4月份时,乌仁托娅跟她们说,除去自愿离职的之外,其他所有员工停薪留职,开园运营正常后再补交暂停的社保,“刚开始时还有补贴,可并未发放,社保等费用也没有缴纳。”一名员工说。

倒闭前两大股东退出遭家长质疑

在收到结业无法经营的通知之后,家长质疑启迪堂一边拖延家长,一边完成注册资金缩减、股权变更、分店清算等一系列工商变更措施,也多次追问启迪堂的相关负责人,可未获得具体答复。

据了解,启迪堂托管机构的经营公司名为广州启迪堂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自2017年6月7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马思敏,注册资本为50万,在设立公司时有着乌仁托娅、马思敏、刘端三名股东,分别按3:3:4持股。

此后乌仁托娅花了60万元购买了马思敏21%的股份,即乌仁托娅持股51%、马思敏9%、刘端40%。到了2019年7月4日,考虑到融资的情况,上述三人将公司的注册资本变更为500万元。

可到了今年4月8日,该公司的注册资本却再次改回为原来的50万元,且在6月5日时,工商信息显示乌仁托娅、刘端退出股东身份,变更为马思敏持股100%。

这一行为引起了多名家长的质疑,经营者将所有股权转移给最小股东,从而逃避责任。有家长告诉记者,启迪堂万达中心店已经进入清算程序,并由启迪堂金谷店承担清算债务,“加上股权变更等行为,这说明股东们几个月前已在考虑,可6月才告诉我们。”

而对于退出股东身份的行为,乌仁托娅的理由是法定代表人马思敏在外拖欠着其他债务,退出是以防马思敏抵押公司,于是委托第三方公司办理退出,并非逃避。而对于自己从9%变成持股100%,马思敏却有着另一说法,“她们没有跟我商量过,变更时我并不知情。”马思敏说,因为这一情况,她已经去派出所报案。

此外,记者采访发现,乌仁托娅与马思敏之间有着借贷纠纷,因马思敏借了乌仁托娅995650元未还,被告上天河区法院,最后法院认定马思敏借款后,至今未依约偿还,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为此判决马思敏偿还借款本金995650元及其利息。

(来源:新快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广州一托幼机构突然倒闭,陷入债务“罗生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辅导圈资料集2020版

立即订阅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