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教育APP整改大限已至,谁会成为出局的“裸泳者”?

日历再翻一两页,就是2020年8月。

辅导圈发现,按照教育部科技司的明文规定,7月1日起,将对未按时完成备案的教育APP提供者进行通报,并限时1个月整改。7月31日前未完成整改的,将撤销其教育App备案。

根据教育部科技司近日发布的《2020年6月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月报》,截至6月底,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系统已有1657家企业的3611个教育App备案。

 

当时间指向8月1日时,哪些教育App会成为出局的“裸泳者”?

 

“行业潜规则”

 

工信部此前曾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二批)》。截止7月上旬,尚有15款APP未完成整改,值得注意的是,在通报名单中三分之二涉及教育类APP,包括智慧树、ClassIn、TutorABC、纳米盒、乐学高考、洋葱学院、小盒家长、小盒学生、乐教乐学、彩云小译等共10款。

 

事实上,教育类App已经成为监管部门近年来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2018年,教育部就曾印发文件,对中小学学习类App乱象进行了集中治理。去年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针对校外线上培训师资、培训内容、培训时长、收费方式等提出规范。去年9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又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不仅是对学习类App,学校管理、服务等工作的教育App也囊括其中。

 

去年年底,教育部印发《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针对教育移动应用备案提出了多项措施。备案工作将由教育部统筹,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组织,参与者不仅包括在线教育企业与机构,还包括使用教育类App的学校和教育行政单位们。备案将按照“全国统一标准、各省分头实施、单位属地备案”的原则开展。整个过程实现全程网上办理,一省备案全国有效。

 

对提供应用服务的企业而言,备案内容不仅包括企业信息,还包括业务系统信息和App信息。而且,在此次备案之前,还需要进行另外两项备案,一是互联网信息服务(ICP)备案,以及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定级备案。在所属地备案后,在全国其他地区开展业务时,不需重复提交信息。使用教育类App的机构也需要走备案流程。备案对象包括自主开发、自主选用和上级部门要求使用的教育App,备案信息还需交由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确认。

 

教育部科学技术司负责人在9月政策解读会上曾表示:“教育部建立备案制度,目的是准确掌握教育App供需双方情况,做到底数清、情况明,为事中事后监管提供支撑。同时,根据大数据分析掌握教育App发展现状和存在问题,为引导规范教育App有序健康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显然,教育APP需要规范,已成为各界共识。

 

“教育类APP总体上还处在一个发展的过程中,所以规范在后,很多APP原来的做法和操作是在这个规范之前的,现在应该依据这个规范来进行调整,随着教育类APP数量的增多和竞争的加剧,未来它们的合规管理确实应该引起重视。”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院储朝晖对媒体说。

此前,浙江对全省242款教育类平台(APP)开展网络安全保护专项检查,对54款存在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不规范问题的APP要求责令整改。

检查中发现,教育类APP普遍存在如下问题:一是违规采集数据,9.6%的APP通过线上答题器、多媒体课件展示、互动式小黑板等功能未经用户同意采集个人信息;6.4%的APP隐私协议未明示或明示过于复杂、难懂;16%的APP超范围采集用户通话记录、短信、通讯录及位置等敏感信息。二是存在网络安全隐患,大多数APP技术防护措施及安全管理制度难以满足抵御网络攻击、防范信息窃取的能力要求,此次共发现网络安全漏洞239个。三是存在内容安全风险,部分APP广告弹出频繁、内容过度娱乐化甚至存在违法有害信息,污染青少年学习环境。

浙江因此已对54款存在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不规范问题的教育类APP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对未依法履行网络安全保护义务的“简课堂PAD”“智慧幼教”“灯塔教师”“灯塔家长”4款APP的运营单位作出行政处罚。

“实际上很多教育类的APP在提供服务的同时或多或少在它们的服务条款里面都会有一些隐形条款,比如说读取手机里面的信息和关联人,这应该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因为教育类APP自身也有提高日活量、提高用户使用频率以及收集用户使用习惯的需求,所以,无论是教育类公司还是说非教育类公司,实际上都有相关用户协议,为避免用户发现APP违规索取用户信息而追责而做的免责条款。其实这些公司稍微做一些整改对于APP的使用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事实上,很多用户也是知道教育类的APP很多都是有窃取用户信息的行为,但是作为学生家长也必须使用这类APP——教育类APP是目前上学必不可少的“标配”。

“我的手机里专门有个栏目叫做孩子学习,里面除了我们自己报的网课等APP,还有一些老师留作业,学校提交通知等APP,每天英语老师都要在一款作业类APP上留听读作业,而且不完成要扣平时成绩,盯得很紧,所以我们必须下载这个APP以便完成作业。”小学四年级家长王方说,临近暑假,老师也会推荐这个APP下面的暑期课程,“当然,老师推荐的都是免费课程,老师也明确说明自愿选报,这个不是强制性作业。”

所以,真正让教育类APP合规运营,除了相关部门在技术上进行监管,还有一部分应该是对于教育部门本身的监督。“对于进入校园的APP,关键不是清查APP,而是清查背后支持的教育部门和学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炳奇说。

教育类APP的下半场

教育类APP违规的背后,是激烈的市场竞争。

“从2019年行业的暑期营销情况和今年上半年开放免费课、冠名综艺、签约代言人等动作来看,教育类APP的营销战在愈演愈烈。总体来说,中小学教育赛道已经发展到相对成熟的阶段,各大教育品牌的模式和打法也趋于相似。在学生用户空余时间有限、头部品牌留存率较高的情况下,得生源者得市场。根据易观千帆和厂商公开数据,此前营销战后头部APP普遍实现用户的显著增长,这也是假期生源战渐成竞争常态的核心原因之一。” 易观分析教育行业中心分析师李玥说。

易观千帆网数据中心统计显示,2020年5月末教育平台APP共130家,活跃用户14549万,占教育全网用户比例34%,从数据中可以看到,教育平台赛道活跃用户呈现先大幅上涨后小幅下降趋势,3月达到流量高峰,4月小幅下跌,5月用户规模再度回落。教育平台的用户数据趋势与之前研究过的中小学教育、外语学习赛道等,走势趋同,均为第一季度实现大规模上涨,3月份达到峰值,四五月份回落。

“我认为教育类APP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数量多,小而全,相互之间不兼容,可能一个用户同时要拥有很多APP,使用起来比较繁琐,这是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储朝晖表示。

而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流量是否能够真正留住客户,成为了下半场教育类APP能否留存在用户手机里的关键,这个暑假也是在线教育尤其是K12赛道的争夺重点。

于是营销活动接踵而来。记者搜索发现,教育类APP广告应接不暇,作业帮数学直播课9元13节、学而思网校放大招,原价499元的语文阅读写作特训班,现在13课时仅9元……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认为,现在整个在线教育的创新已经到了下半场,各个细分赛道已经有了一些相对稳定的产品和品牌,这类公司只要把自己的服务和口碑做好,用户愿意为之续费,基本上能够保证陆续盈利。但一些中小型的公司就会遇到生存问题。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的火爆不亚于网络直播带货。据公开资料显示,在云教育风口下,以新东方、学而思、掌门一对一辅导、跟谁学、VIPKID、51Talk为代表的老牌网校;以阿里巴巴、腾讯、网易、字节跳动、快手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以及传统线下教培机构等三方势力纷纷加码押注在线教育,并推出免费课程以招揽生源。

“我们统计教育类APP使用数据时发现,在线教育头部厂商形成明显的用户规模优势,行业马太效应加剧。”蓝鲸教育智库秘书长孙春艳说,也正因为如此,孙春艳认为,教育类APP下半场比拼的盈利能力的挑战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第一是竞争加剧;第二是在线教育的渗透率是否能持续提高;第三是机构本身的运营能力、服务能力和管理能力的提升,包括面对一些监管政策的合规管理的提升;第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APP内容的差异性和独创性。

姚玉飞提到,在竞争加剧的环境下,教育类APP会选择搭载硬件或者与传统教辅教材进行合作,以提升获客能力。

而这些合作也出现了问题。前不久就有媒体曝出一名家长就在他给女儿购买的步步高家教机里发现,一个名为“小肚皮”的APP中,竟含有不适合孩子观看的“成人内容”。

储朝晖认为,在教育类APP尤其是付费APP发展的下半场,如果想长久发展,有内涵特别是有自己知识产权IP内容的教育APP,才能有长久的发展潜力。

另一方面,业内人士也表示,合规管理也是目前教育类APP未来发展和资本关注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

“此次疫情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教育类APP产品进校,而校园作为教育的主场景,学生、教师以及家长用户规模是非常可观的。随着监管政策趋严,教育类APP进校的门槛不断提升,合规成本持续上升,因此合规经营能力对于厂商的后续发展也将起到重要影响。对于资方而言,厂商的市场份额、行业地位、盈利模式仍是核心考量因素,但合规问题带来的风险也值得重视。”李玥表示说。

此次教育APP整改大限的到来,只是教育APP野蛮生长大潮退却的一个信号,那些“裸泳者”则会在海水真正退去后出局。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教育APP整改大限已至,谁会成为出局的“裸泳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