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等待政策落地的日子里,5名教育从业者的内心暗战

今年以来,在线教育行业可谓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一些学生也许正在享受史无前例的“减负”暑假,但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寒冬已至。K12教育阶段的学科类培训,已在各地教育部门的监管下偃旗息鼓。

与这则消息一同到来的,还有一个个“裁员”或称之为“人员优化”的消息。据称,新东方一些校区已经通知家长:暑假8月份的课程现在不确定能否上,建议家长最好提前到7月上完。

业内甚至流传着一种说法:寒暑假、节假日能不能上课,线上线下的学科教育还能不能正常动转,7月15号一定会有个结果。

多数人认为“不可能一刀切,毕竟教培依然是刚需”,但福建、河南、云南、安徽等多地线下教培机构已传来暑假不允许上课的消息。

玩家们的行动暴露了他们的担忧。今年3月以来,随着教育行业的监管力度持续加码,在线教育、教育行业的裁员潮来了。近日,多家头部教育公司又传出裁员消息,这也意味着,他们争取在往年最重要的暑假回血的希望破灭。

壹DU财经从创刊以来一直关注教育行业,近期先后采访了多名教育从业者,他们有在线教育企业的高管;有从线下转到线上教育的一线学科老师;有去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头部教育企业做产品,未满一年便遭集体裁员的职场菜鸟;有理解公司处境不给公司添麻烦的中层管理人员;也有目前虽未被优化,但自认为非常危险的在职员工。

他们或许不能代表教育从业者的全部,但透过他们的所思所想、对当前及未来职业方向的思考,或许能还原一个相对真实的教育从业者状态。
 
大学毕业进大厂,工作未满一年被裁,赔偿N+3,够一年房租

小帅毕业于东三省一所二本院校。去年校招中,他“过三关斩六将”终于进入一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能顺利进入这样的公司,不亚于十年前进入BAT的荣光。特别是在2020年这样的年份,几乎全行业萎缩,唯在线教育风光无限。
小帅所在的部门个人斗志昂扬,到下班点从来没有人离开。他想“刚毕业多和前辈学点。”但好景不长,半年多之后,教育行业监督来袭。

“刚开始觉得这些政策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做好份内的事情就好了,”但命运就是这般淘气。部门大Boss隔三岔五地为团队打气,但同事们私下还是会交流政策的新变化,一些同事已经在暗暗寻找新的工作机会,面对HR、猎头沟通中问到看机会原因时,他们都在想与“行业萎缩”“裁员”意思相近的表达。

每周一是开例会的时间,但在6月最后一个周一,部门大Boss宣布部门裁撤的消息。“HR说当天办手续给到N+3赔偿。”

同事们如同海沟深处的沙丁鱼,都在等待一个领头鱼搅动海水。“N+3,够一年房租,”小帅算了算,决定接受,他“下课”了。

事实上,他已经觉察到不妙,一月前已经开始投简历,并且顺利拿到另一家大厂的offer。离职的第2天,他去新公司报道。

职场对年轻的小帅来说是温柔且厚待的。
 
从线下到线上,换了工作,拿了高薪,但没了归属感

不到30岁的小糖老师,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某知名线下机构任小学数学老师,多年的经验积累下来,在学生中颇受欢迎。几年来,面对每学期都统一的教材、课件,她认为自己可发挥的空间不大。并且机构里极度重视新来的大学生,更愿意“包装”年轻的名师。

去年疫情之后,线下教培机构都转到线上,她也不例外,在持续上了两学期线上课后,她对在线授课有了更深体会。从去年下半年起,身边的老师陆续跳槽到线上教育,薪水翻倍。

权衡过后,小糖也于去年暑假期间跳槽到一家头部大厂的在线教育事业部,主要做教师培训工作。

刚入职时正好赶上公司8周年司庆,当时她兴奋地转发了朋友圈,“内心还是挺骄傲的。”但此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她没有再更新过与公司相关的任何朋友圈。

“薪水高了,工作时间也长了,每个人更像螺丝钉,”小糖说道,“和以前在一起和学生在一起不一样,最大的感受是没有归属感、更没有成就感。”

一年过去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也在犹豫要不要放弃高薪重回线下。“但现在政策不明朗,以后寒暑假周末能不能再开还不知道。只能再看看。”

 
裁掉员工心有不忍,直言不知道公司能否顺利度过这次大调整

张先生是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早期创始人,分管业务。

从3月底开始,公司的对外发声暂停,“我们是一家腰部在线教育公司,也一直比较低调,政策不明朗的时候,更要潜心做事。”

公司的战略部门在第二季度的重点工作是跟进政策,及时自查,提前防范可能性风险。

去年下半年,公司正在开发一款新的教育产品,原有业务也在加码,人员增加了30%。到了今年7月初,学科教育政策到了“最后一个靴子”落地的时刻,但公司有些抗不住了。

“第一轮约谈了去年新招的、薪资相对高的员工,虽然不舍,得没办法,公司总要活下去。”在赔偿方面,公司也给到了N+1。“如果公司能恢复,希望把这些员工回来。”

同时,他也坦言,“不知道公司能不能度过这次大调整。”
 
 

身边的工位渐渐空了,不知道哪天轮到自己

小米在一家在线教育公司负责运营,因为是2B的企业,节奏相对较慢。小米拿着不高不低的薪水,干着不紧不慢的工作。公司的业务一直发展也不错,本来以为可以这样干下去的她,最近突然有了危机感。

起因在于,从6月底开始身边的同事开始陆续离开,有转岗的、有离职的,近期开始出现被约谈优化的。

“每天早上都抗拒到公司上班,不知道哪个工位又空了。”小米说道,“每天中午一起吃饭的同事越来越少,总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感觉。到了下午,就看HR会来找谁,也许明天就见不到了。”

前几年,公司都会组织国外团建2次,但去年1次都没有。“本来以为是疫情的影响,但去年的年终奖直到现在都没发下来,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在她看来,疫情之后,企业生存变得困难,就业行情并不好,没有年终奖也行总好过失业。

但现在,她也在担忧,以现在公司的情况,“说不定哪天就轮到自己。”

 
一家神奇的公司,今年新增2000名员工

壹DU财经采访上述从业者时,被一种浓浓的担忧笼罩着。不过,在行业普遍悲观之中,也有逆市扩招的一家.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学前教育公司员工称,公司目前一直在招聘,每天都有VIPKID、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的前员工来面试。“今年公司陆续新招聘了2000多人,公司员工总数超过8000人”。

在被问及其公司是否受政策影响时,他表示,“好像没什么影响。第一,我们不是学科教育,目前政策监管并没有明确的指向;第二,我们不投广告,只做口碑,转介绍率高于行业水平;第三,公司正在大力扩张的阶段,招人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教研、直播老师、技术都有大量缺口。”

但晓加也谈到,学霸君在倒闭前的半月内,也在搞促销,圈了数亿现金。刚刚疑似“跑路”的傲梦编程也在618大促中圈了一大笔用户的血汗钱。

 

结语

在做本期系列采访之前,晓加与朋友聊起教育行业的现状都颇为担忧,焦点也在于“这么庞大的就业人群会去向何方?”

在2018年资本寒冬之际,互联网公司大量裁员,至今还有待业的;

今年教育行业的大调整,这些人员的就业或许也是个难题;

“这些年互联网行业的薪资普遍高于其他行业,加上去年教育行业逆市大火,薪资也是高得离谱,”朋友说到,“现在的关键是有哪个行业能接得住,再一个就是这些习惯了高薪的人员能否接受这种落差。”

对于传说中的7月15日将落地的最后一道政策,所有人都在焦急期盼。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等待政策落地的日子里,5名教育从业者的内心暗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