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培训龙头”新东方被降级,俞敏洪如何应对“双减”政策困局?

7月27日,穆迪公司将“培训龙头”综合性教育集团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东方,EDU.US,9901.HK)长期发行人和高级无抵押债券评级从Baa1下调至Baa3。同时,将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在此之前,7月26日,新东方公告称其将遵守“双减”政策,并在考虑适当的合规措施。

公告中,新东方预估“双减”政策将对其义务教育阶段校外辅导服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双减”政策是《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简称。

针对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机构,“双减”政策提出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盈利机构;对已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全面排查;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等要求。

01  “双减”政策下新东方股价大幅下跌

与多数企业不同,新东方有着充足的资金及丰厚的现金流。

穆迪公司判断新东方的经营业绩和信用指标可能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显著恶化,因此给出负面展望。

穆迪公司认为,“双减”政策将使新东方业务下滑,甚至会导致其商业模式、日常经营、业务扩展以及融资能力的全面恶化。

受到降级和业务稳定性的不利影响,新东方和旗下的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东方在线,01797.HK)的股价遭遇重挫。

截至北京时间7月29日,新东方美股价格为2.36美元/股,约合15.24元人民币/股。其中,“双减”政策发布的前一交易日(23日)的单日跌幅高达54.22%。

图片来源:同花顺

新东方港股价格同样下挫,截至29日仅收报18.2港元/股,约合15.12元人民币/股。23日的单日跌幅为40.61%。

同日,新东方在线股价为5港元/股,约合4.15元人民币/股。23日的单日跌幅为28.07%。

“双减”政策发布前,中金公司曾将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的目标价分别下调至9.2美元/股和12.2港元/股。兴业证券给出的新东方目标价为7.8美元/股。

截至7月29日,新东方股价已大幅低于券商给出的目标股价。

新东方美股和港股市值较23日开盘分别减少69.25亿美元和559.62亿港元,约合447.27亿元和464.93亿元人民币。

新东方在线的市值也缩水32.33亿港元,约合26.86亿元人民币。

02  “培训龙头”跌宕三十年

新东方是一家主营外语培训、学前教育、中小学全科教育、留学考试、出国咨询及职业教育的综合性教育集团。

图片来源:债市观察拍摄

其控股股东为北京世纪友好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穿透股权后,创始人俞敏洪持有新东方99%的股权。

截至2020年5月的财年,新东方实现营业净收入35.79亿美元,约合252.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57%。

其中,教育项目及培训净收入32.3亿美元,约合228.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98%;占营业净收入的90.27%。

具体来看,教育项目及培训业务中的K-12测试及语言测试业务净收入为30.41亿美元,约合214.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69%,占营业净收入总额的84.97%。

在30年的发展中,俞敏洪和新东方曾经历过不少艰难时刻。

1990年,因为私自开办英语培训班,身为北大教师的俞敏洪受到处分。次年,俞敏洪愤然离职,辗转多家培训机构打工。

1993年,俞敏洪创办新东方学校。虽然称为学校,但只是在大杂院授课的13人培训班。

1996年,曾与俞敏洪在北大一起开办英语培训课的王强,同为北大教师的徐小平的留洋归来加速了新东方的发展,俞敏洪的收入也大幅提升。

收入的提高,加之用麻袋装钱,在家中存放大额现金的不好习惯,俞敏洪曾在1998年和1999年两次遭遇抢劫,第一次抢劫甚至危机生命。

但这两次抢劫并没有吓退俞敏洪。

经过多年的发展,俞敏洪决定对新东方学校进行股份制改革。当时,股东们没有能力认购股份,俞敏洪只能赠予股东股份。

但由于新东方学校利润再投资比例较高,分红的降低引发股东不满,最终导致一些股东分道扬镳。

据徐小平后来回忆,自己被赶出新东方董事会时像乔布斯一样悲壮。

2006年,新东方上市后快速扩张。王强和徐小平因新东方国际化进程触及俞敏洪家人的利益相继离开新东方。新东方的“三驾马车”彻底分家。

后来,王强在访谈中表示,俞敏洪是没有现代化视野的“土鳖”。

2009年3月,一篇名为《姐妹们小心了,揭露新东方老师的真面目》的文稿被疯传,认为新东方教师资历造假,存在虚假宣传行为。

随后,俞敏洪对上述内容展开调查,最终以事件证据不足平息,但新东方的声誉受到很大影响。

2012年,浑水公司提出新东方财务造假并做空新东方。新东方股价一度从24美元/股跌至9美元/股。

当时,马云和柳传志也曾问过俞敏洪新东方的财务问题。在俞敏洪澄清后,新东方的声誉因造假门的影响反而有所提升。

2016年,新东方学员杀害同学案轰动全国,虽然被告最终被处以无期徒刑,但新东方的管理失职也饱受非议。

时至今日,新东方仍没有摆脱舆论的漩涡。

7月27日,新东方公开辟谣开设“海上集训班”。而在公海培训被调侃为新东方规避“双减”政策的巧妙措施。

图片来源:新东方微博

面对这些年的经历,俞敏洪在接受陈鲁豫采访时表示,“新东方早晚会没有,它一定早晚会衰退的,这个是世界历史发展的规律,你不可能永远占据一件事情先机”。

与以往的困难不同,“双减”政策的出台对新东方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

在“双减”政策出台前的一次内部会议中,当新东方高管提及转型做幼儿园时,俞敏洪一度落泪。

针对培训机构的未来,上海市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生所长董圣足曾建议,现有义务教育学科培训机构转向素质教育。有实力的机构可以剥离学科培训,探索职业技能培训和学历性职业教育。

兴业证券认为,向假期托管、幼儿托管、素质培训、家庭教育咨询的转变或是新东方破局的关键。

以往的辉煌仍历历在目,但当“双减”出台、评级下调、股价的暴跌同时发生时,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会如何抉择?是否转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培训龙头”新东方被降级,俞敏洪如何应对“双减”政策困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