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K12不好做了,托育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约4200万0—3岁婴幼儿,其中1/3有较强的托育服务需求,目前入托率仅为5.5%左右……7月21日,国新办就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会上,这样一组数据引起了广泛关注。

随着三胎政策的实施,“如何降低生育成本”以及“如何能够平衡好工作和带娃”成为重要的社会议题。而托育,作为一种新兴“带娃”模式,被不少人视为答案的一部分。

近年来,国家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托育服务的鼓励性政策,还提出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的引导和撬动作用,推动建设一批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的托育服务机构”。

一方面是K12学科培训遭遇冰封,一方面是托育的利好政策不断。如果要考虑转型,托育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政策:

托育市场不断迎来利好

7月20日公布的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是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重大决策。

国务院网站截图

其中,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在政策中被专门提及。“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的引导和撬动作用,推动建设一批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的托育服务机构。支持有条件的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托育服务。鼓励国有企业等主体积极参与各级政府推动的托育服务体系建设。加强社区托育服务设施建设,完善居住社区婴幼儿活动场所和服务设施。”

在此之前,6月25日,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卫健委联合发布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中,也同样提出,“建设一批公办托育服务机构”,“扩大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公办机构发展普惠托育服务”。

国家发展改革委官微截图

同时,该《方案》还进一步提到,“鼓励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推动养老、托育服务设施建设和运营”,“引导金融机构对普惠养老、普惠托育企业和机构提供金融支持。”

事实上,有关托育服务的政策,还可以追溯到更早。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性,大力推动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优先支持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

也就是说,从政策角度来说,基本都是利好托育行业的。

 

市场:

婴幼儿数量超4000万,

托管需求强烈

除了政策利好外,托育行业的市场基础如何?

7月21日,国新办公布了一组数据。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介绍,目前我国0至3岁婴幼儿约4200万,其中1/3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但调查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5.5%左右。

7月21日国新办发布会(图据新华社)

5.5%,这大概是一个什么水平?

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2016年OECD成员中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平均值为33.2%。有10个国家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超过50%,其中最高的丹麦达到了61.8%,比利时、冰岛、法国、以色列、荷兰、挪威等国家也接近60%;有7个国家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不足10%,其中最低的土耳其仅为0.3%;东亚地区的韩国和日本分别为53.4%和22.5% 。

图源网络

入托率低,不是因为市场没有需求。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21年最新调研显示,接受调研的家庭中仅有5%的家庭完全不需要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即剩下的95%的家庭均对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有需求,其中需求较为强烈的家庭约占84%左右。

另外,对比以下两组数据也可以看出,近年来,有托管需求的家庭数量正在呈现上升趋势。

2016年和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和国务院儿工委做过相关的抽样调查。其中,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在十个城市的调查数据为:33.3%的家长有需求,但调研样本中实际入托率为5.55%;2017年国务院妇儿工委在四省市的调查数据为:48%的家长有需求,但调研样本中实际的入托率为4.29%

 

抢滩:

半年新增近万家托育企业

政策的春风已经吹来,托育赛道的供应端也随之迎来一波增长高峰。

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杨文庄表示,截至6月30日,在国家卫健委全国托育机构备案系统里,已有4000多家机构通过了备案,目前还有1万多家积极申请,市场很积极、也很活跃。

此外,天眼查的两组数据也显示,托育赛道火爆的抢滩场面。

首先从时间上来看,2017、2018、2019年这三年间,全国范围托育行业注册企业总数分别为1440家、2460家、3954家,虽然数量每年都有增加,但增速相对平缓;而到2020年,这一数据突然呈“井喷”式增长,为13246家;进入2021年后再次提速,在1月至6月,仅用了半年就达到了10055家。

全国年度托育行业注册企业

其次是空间上,天眼查统计了2021年1月-6月间,托育行业注册的相关企业数量在全国占比前十的省份,依次为广东、山东、河南、江苏、广西、陕西、福建、安徽、四川、湖北。其中,广东居首,共有1085家,占11.14%;湖北省排第十,共398家,占比4.09%;四川排在第九位,共415家,占4.26%。

2021年1-6月托育行业注册企业省份占比前十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榜单上的城市,大多也都是2010-2020年10年间人口增量较多的城市。

 

验证:

资本早就开始试水

但这个行业很难“赚大钱”

资本的嗅觉,往往比市场反应更快。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托管相关企业投资数量有7起,投资金额达12.87亿元。

早在2019年,资本就已经试水托育赛道了,但结果却让人意外。热钱的涌入,托育行业并没有如人们想象那样驶入快车道。相反,多家知名托育机构更是在2020年疫情背景下被爆出“跑路”传闻。

问题出在了哪里?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邱彦峰表示,首先,托育是一个壁垒相对较高的行业。“托育的成本结构太高,托育机构主要针对0到3岁的婴幼儿,其‘师生比’比幼儿园还要高得多,一般不超过1:5,1岁以下更是只能1:1。若孩子的数量增加,意外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其次,当前,社会主流的“带娃”模式还是亲子养育和隔代照料,相比之下,托育机构仍缺乏竞争力。“据我了解,目前,绝大多数托育机构能够接受的最低入托年龄是18个月,很多家长是在24个月后才将孩子送到托育机构的。既然此前,家长就有一定的照看孩子的能力,那在这之后,他们也并非一筹莫展”。换句话说,家长都能自己把孩子带大,又为什么会在后续阶段还需要托育机构来帮忙呢?

再一个,托育机构昂贵的收费标准,以及对托育机构的不信任,也是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2020年10月,浙江省在台州、金华和丽水3市,抽取36家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设施)和365名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问卷调查。

结果显示,86.3%的受访家长表示目前婴幼儿照护主体仍是家庭成员,其中,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护占44.7%,自己或爱人照护占41.6%,机构照护占19.2%。问及没有选择去托育机构的原因,表示“有父母等家人带,没必要”的比例最高,占41.9%;“费用高无力承担”“机构少很难找”“不放心机构质量”也是受访者考量的重要因素。

矛盾的点出现了。钱不好赚,为何还有那么多新增企业想要挤进来呢?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表示,从数据上来看,注册托育业务的企业数量确实在急速上升,但并不代表托育机构数量也存在这样的增幅,有相当大一部分企业只是在工商信息上增加了托育的经营范围。

“此外,还有不少机构可能是从课程式早教转行做全日制托育的。但早教和托育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运营模式,所以,这种‘蹭热度’式的入场行为,可能会因为自身的不专业,给整个行业的口碑带来负面的影响。”

 

 

未来:

普惠化是必然趋势

政府补贴、公办民营或成为未来新模式

如今,在政策的强势推动下,托育行业再次回到聚光灯下,情况是否会有不同呢?

姚玉飞表示,政策的利好必然会给托育赛道带来更多新的关注,但很难再次形成市场风口。资本已经已经验证过一次,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赚大钱”的行业。“托育机构更倾向于‘小而美’,难以像K12那样实现规模化运营。”

此外,姚玉飞认为,从相关政策中不难看出,国家重点发展的其实是普惠托育服务,根本目的是为了降低生活成本、鼓励生育。“民营的普惠性托育机构可能才是未来行业的主流,未来一段时间,这样的机构可能都要依靠政府补贴维持。

当然,“钱难赚”也不代表彻底没机会。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委员贺丹表示:“有民营托育机构担心,如果大力举办公办托育机构的话,民营托育服务的发展空间是不是就没有了。我则认为‘公办民营’和‘购买服务’恰好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专业能力强、品牌效应好的民营机构反而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因为他们可以参与公办机构的运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K12不好做了,托育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