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特写|离开教培机构的他们,“卷”向教师编

经历了从公立学校出走、再到私立学校后的苜蓿,决定再次重回体制内。3月初,为了安心准备4月的小学语文教师编制面试,苜蓿在南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还买了一个白板,贴在房间的柜子上,每天模拟讲课、做文本解读,经过复习准备,她最终得以顺利上岸。体检名单出来后,苜蓿拍了一条视频记录心情。

“视频得到很多小伙伴的赞同,也有不少冷嘲热讽,但我不会再被影响了,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体制内的优势。”苜蓿说。

在知乎话题“你愿意在体制里过一辈子吗?”的问题下,苜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可能不会在一个单位待一辈子,但是我愿意在体制内待一辈子。”

远在北京的Ada作为“高龄考生”,在36岁这年,顺利的通过了教师资格证(下称教资)的笔试、面试考试。

“做教师是我人生职业规划中的一个选择,我不是只为了考证,我是真的想去做教师。”即将从一家全球性的知名英语机构品牌岗离职的Ada,对界面教育说。

国际商务专业毕业的Ada,此前曾从事多年营销工作,在接触教育行业的两三年时间里,让她对教师这份职业有了新的认识和向往。

一大批考生即将迎来今年10月底举行的教师资格证笔试,这将成为他们迈上“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第一道门槛。此后,他们中的不少人还要加入教师考编的浪潮,在竞争更为激烈的“厮杀”中“上岸”。

三年考生人数攀升640万

近年来,“教资热”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

据教育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91万人次获得教师资格证书,较去年增长28.7%。教师总数已达1792.97万人,比上年增长3.52%。

从近年来的教资考试来看,全国报名人数都在百万级以上。从2016年的260万攀升至2019年的近900万,增长246%。2019年下半年考试中,非师范专业考生占比达74%。

“国家是鼓励非师范生去考(教师资格证)的。”师范生苜蓿对界面教育说,“教师在所有的技术岗位当中,不能说等级最低,但它的可代替性是最强的。大家在学习了教育学、心理学等知识后,都能上手。”

非师范生加入到教资考试大潮是在2015年。

教师资格证考试改革正式开始实施,师范生毕业即拿证的“特权”被取消。这也意味着,2015年以后入学的师范生,毕业想要当老师,也需要和非师范生一样,通过全国统考来获取教师资格证。

2017年毕业的师范生苜蓿,在大学期间考取了教资证。“学校老师组织了免费培训,学院老师分工讲各板块的考试内容,教育学、心理学、以及教育政策与法规等,相当于把大一从大三的知识复习了一遍。”

作为敲门砖,“教资考试的门槛并不高。”苜蓿对界面教育说,“我们全班只有一个同学没通过。”

Ada也作为非师范生,在没有报班的情况下,仅复习了三个月就顺利完成笔面试。

据Ada介绍,整个教育资格证考试主要分两大部分,一是综合素质,除了学科知识,天文、地理等其他的知识面也需要有所涉猎;二是教育教学知识和技巧,即实战部分,面试的考察内容包括结构化问答、无生试讲、答辩等。

教资面试在微博热榜中非常有话题。截至9月10日发稿,微博话题#教资面试遇到的社死现场#有超过1.2亿的阅读和1.2万的讨论,无数网友在这里分享了面试中遇到的尴尬案例。

同样作为非师范生的刘铭,31岁时拿下了教资证。“面试过程中的试讲,确实非常令人尴尬。想象着自己在三位老师面前张牙舞爪式的表演,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打怵的。很多人上了讲台,紧张得话都不会说了。”他对界面教育说。

但在苜蓿看来,这与练习的熟练程度相关。“面试还是正常的走教学流程,练多了就能自然地展示出来。”

她读书时,学校提供微型教室——微格,供学生练习教学,不超过4张桌椅,设有黑板、PPT放映机、录像设备等,整个试讲过程会被记录下来,视频发到邮箱,可以反复观看揣摩。

“教师资格考试真正热起来,应该是2016年以后的事。”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界面教育说,当时的经济增速出现下滑趋势,大学毕业人数逐年增加,就业难度随之增加。

“如果从过去100年的中国历史来看,凡是经济快速增长的时候,教师的地位就显得相对较低,待遇也较低,很少有人愿意做教师。”储朝晖说,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工作稳定、各方面有保障的教师职业,就会相对收到热捧。

另外,2018年中央深改委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要求从事学科教学的教师必须持有教师资格证,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报考教师资格证的热度。

情况也许在今年又有所改变。

自7月“双减”政策落地以来,学科培训受到严格限制,“学科培训机构不再需要原来那么大的培训量,影响到了考教师资格的热度,尤其是在培训机构里面参与教师资格证考核的人数会下降。”储朝晖说。

这些因“双减”从教培行业分流出的老师,极大可能将涌向教师考编的洪流之中。

离开教培机构,“卷”入教师考编

出生于1995年的静柯,正在被卷入这波洪流中。

2018年师范专业毕业,在宁波从事三年线下教培工作的静柯,8月21日离职,现在仍处于待业状态。

“双减政策刚出来那会,我内心没有特别大的震动,是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因为上半年的警示非常多的。”静柯在小红书上的视频中回忆,当时的她想趁机好好休息。

但最近查了招聘信息后,她有些焦虑了,“对于我这个专业来说,除了学校外,没有特别合适的地方可以去,考公也有很多专业上的限制,现在只能等着明年三月份的考编。”

因为刚结束暑期课程,静柯在录制视频时的嗓子处于嘶哑状态,她讲述着因失业而变得焦虑的心情、以及与父母的争执,不禁落泪。

静柯不是孤例,在这波教培行业大撤退的潮流下,数万人面临着职业生涯的中断与重新规划,备考教师编制、期望“上岸”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优质选项。

相较之下,一毕业即上岸教师编的苜蓿则似乎更幸运些。

“我是2017年毕业的,吃了应届生的身份红利,在浙江省的县级市顺利上岸教师编。”苜蓿告诉界面教育,“我专业是小学教育,属于国家特色专业,在浙江省内特别好就业,只要你是应届生,可以考省内任何地区,班内的考编成功率90%。”

但随后的日子并没有她预想中的顺心。

从教师岗转到班主任岗后,杂事多了起来,“我承担的工作,除了教学工作、班主任工作之外,还兼职学校功能室的管理。本身工资不高的情况下,干的活也特别多,感觉每天都很疲惫,身体吃不消了,所以有点失去教育的初心。”

在公立学校工作三年多的苜蓿,去年3月选择辞职,离开家乡,来到济南的一所国际学校。

现实问题又迎面而来。“私立学校的家长对教师的要求更高,因为他们一年缴了近十万的学费,还有不菲的住宿伙食费,可能就不仅仅把你当做一个教师的身份了,你可能还要承担保姆的身份,想象很美好,事实上工作时间长,待遇甚至不如以前。”

苜蓿决定重回体制内。

“当我重新开始考编时,我发现对于往届生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幸运的是,南京这座城市招聘有经验的教师,经过复习准备,她得以顺利上岸。

义务教育教师的工资待遇也在受到改善。9月1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称,2020年,全国2846个区县均承诺实现“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目标。

9月8日,财政部科教和文化司副司长胡成玉,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十三五’时期,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中,教职工工资福利支出占比一直保持在61%左右,是第一大支出。”

“难的不是教资考试,而是考编”

需求拉动下的教师招录培训市场也在进一步扩大。

据平安证券数据,2019年公职类招录考试的市场规模达到697亿元,其中,教师招录市场达到252.4亿,公务员市场150亿。全国教招人数约46.74万人,是当年公务员招录人数的3倍多。

平安证券认为,教招市场快速增长的原因在于该市场发育相对更晚,2015年淡化师范生之后才开始爆发,晚于公务员市场10年左右。

其次,教师招录人数3倍于公务员,且仍然处于扩招阶段。一方面,经济发展和人口城镇化之后,对高质量教育需求的提升带动教师队伍的扩招扩编;另外一方面,存量教师队伍规模超1700万,每年退休教师规模超过数十万,亟需新鲜血液补充进来。

此外,招考相对统一和标准,业务有规模化的基础。教师的招录门槛逐步从大中专生为主,转向本科及研究生,教师待遇有保障,其岗位吸引力明显提升。

从事公职招录培训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教育,“不管是难易程度,还是从吸引力来说,教师招录培训的需求量都比教师资格培训要更大一些,教师招录的市场规模也更大,甚至高于公务员培训市场。而教师资格证并不是那么难,培训需求相对较小。”

教师考编到底难在哪?

一方面,教师招聘的限制条件较高,比如年龄一般要求35岁以下、专业必须相关、本科学历及以上,要求持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有的地区甚至还有户籍限制、应届毕业生限制等。经过上述报考条件的筛选,才能拥有报名资格。

另一方面,不同于教师资格证考试,教师招聘考试是选拔性考试,不限制报考人数,也没有明确的分数线,而是择优录取。

据教育部数据,2020年公开招聘中小学幼儿园教师70多万,总报名人数接近500万。尤其是某些城区优质教师岗位更是竞争激烈,据华经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长沙市教育局直属单位招聘当中,麓山国际实验小学的小学英语教师岗位报录比达到169:1。

尽管竞争激烈,从长远来看,中国整体的教师资源依然不够。尤其是一些偏远地区、农村地区,青年教师少,老年教师比较多,学科结构也不齐全。储朝晖称:“这次双减整治以后,各个地方都放了一部分的指标,招聘这些校外培训机构的教师。”

针对上述问题,2021年7月,9部门联合推出的中西部欠发达地区优秀教师定向培养计划,每年为832个脱贫县以及中西部陆地边境县,定向培养近万名本科层次师范生。今年第一次招生,生源质量良好,85所培养院校26个专业,招录师范生总数9530人。

此外,国家还对乡村教师提供生活补助。

截至2020年底,中西部22个省份725个原连片特困地区县全面实施了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覆盖约8万所乡村学校,受益教师129.8万人,人均月补助额375元。在中央奖补政策的带动下,2020年全国有1056个非连片特困地区县也实施了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地方投入资金141.8亿元。

储朝晖还提到一组数据:“从现在的比例来看,有教师资格证的人数与在岗教师的比例,相对还是较低。”

他以日本为例,拥有教师资格证的人数是在岗教师的八倍,“如果哪一个教师不干了,马上有很多人来填补空位,中国的这一比例,最多也就是一点几不到二,所以还是应该有更多的人拿到教师资格证,以此提高教师的更替的空间。”

但并非所有拿了教师资格证的人,就能胜任教师这一职业。“这不是一个短期过程,后面还有几十年的职业生涯,我遇到很多人拿到教师资格证,但是讲课也不行。”储朝晖称。

对于拥有4年教学经验的苜蓿来说,“教师就是一份良心活,真的要对这个职业很热爱,才有可能把学生教好,不然的话可能自己都接受不了,当初的那份热情也难以持续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苜蓿、Ada、刘铭、静柯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特写|离开教培机构的他们,“卷”向教师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