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2021年最惨的公司?裁员上万人,陈向东“断臂”转型的高途

因为贪心,所以梦想才大!可爬得越高,下跌的也会最惨。曾扛过了美股做空机构15次做空,然而现在却是高途最危难的时刻。8个月内,市值跌去98%,蒸发370多亿,要说高途是2021年最惨教育中概股之一,应该没人反对吧。

巅峰时,高途打破在线教育难以盈利的魔咒,头顶“光环”走到纽交所;低谷期,股价大幅下跌,内部大举裁员。

高速发展过后,前方道路崩塌,高途必须学会转弯了,可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又去跟谁学呢?

“双减” 落地之后,多个教育公司转型之余,也不得不掀起了大规模裁员。

21世纪报道称,“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1/3的人会离开。

在监管落地的大框架下,学科类课外补习时间被极度压缩,且以非营利为主,这对于在2017年8月就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高途课堂来说,无疑是致命一击。

2020年的9月,跟谁学旗下的K12业务和高途课堂的K12业务进行全面融合,全面升级为新的高途课堂。2021年5月6日,跟谁学更名高途集团。

曾经以业绩高增长而蜚声业界的高途,却在今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史上最差”的成绩单:

今年1月份高途的股价创下了149美元新高,市值将近378亿美元。而到今年7月30日,高途的收盘价显示只有3.185美元,市值8.14亿美元。

6个月,370亿美元市值蒸发了,缩水9成。
独角兽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高途集团董事长陈向东在辗转难眠的深夜,发出了,也许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发出的一封信……

7月30日,陈向东发内部信表示,面对“双减”政策,高途必须严格遵守,也必须改变运营模式、聚焦人力、物力和财力,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据陈向东介绍,接下来将有大量的导流课辅导老师、销售岗位被裁撤,但系统课的老师将被全部保留。缩减小学、初中业务后,高途的业务重点将转向高中和成人职业教育。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所难免,高途全国15个地方中心,将只留下上海、郑州、武汉、成都、太原五个以及北京总部。

降低成本,缩小开支,恐怕是高途“活下去”的前提。虽说陈向东一再强调高途拥有探索和变革的资本,但下一个黄金赛道的找寻,必然不易。

这只2021年最惨教育中概股,前途荆棘密布。

据高途2021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公司营收19.403亿元,同比增长49.5%,毛利润为13.69亿元,同比增长35.0%,净亏损14.26亿元,2020年同期净收入为1.48亿元。

分业务来看,高途课堂收入为 18.16 亿元,同比增长 62.2%,付费人次 63.2 万,较 2020 年同期的 64.7 万下降了 2.35%;成人业务高途在线在该季度实现营收 1.24 亿元,较 2020 年第一季度的 1.77 亿元下降 30.1%,付费人次由去年同期的 12.7 万同比增长 6.3% 至 13.5 万。

高途转型路之难,可以预见!不过,回顾高途的成长过程,你会发现“贪心”的陈向东总是自信乐观,总相信自己属于天生会成功的那种人。

1971年陈向东出生于河南省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农村家庭,陈向东,1971年出身于河南省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农村家庭,“安全基本靠狗,通讯基本靠吼,出行基本靠走”便是这里最真实写照。

陈向东形容,自己家是“最穷的一个县的最穷的一个乡的最穷的一个村的最穷的一户人家”。家里不通电,煤油灯是稀罕的宝贝,晚上看书点着煤油灯,第二天早晨鼻子里总是黑的。

也是因为这样,穷苦出身的陈向东,从小就崇尚艰苦奋斗,磨炼出了坚强的意志。

中专毕业后,17岁的陈向东成了当地的一名乡村教师,后来因为不满于自己受教育的状况,他奋发图强,最终拾级而上,先后考取了河南本地的大专以及成人教育本科,直到1998年,27岁的陈向东来到北京,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后,才终于走出小镇,来到首都,继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1999年年底,陈向东被俞敏洪面试入职新东方,谁能想到,28岁的他已是一名有着11年教龄的“老教师”。

2002年创建武汉新东方学校,并在武汉时完成4000多万业绩,利润创收接近整个公司的1/4。凭借出色的工作,2003年10月,陈向东被提升为集团副总裁。2006年任集团高级副总裁。

经过十余年的奋斗,陈向东由最初的一名普通GRE老师一路做到了集团二把手,2010年11月任集团执行总裁,作为俞敏洪的得意门生和亲密战友,在新东方,陈向东不但管理着这家教育巨无霸的3万多名员工,还拿着整个新东方的最高薪水。

更重要的是,他的人生已经紧紧的和“新东方”三个字绑在了一起,但与此同时,陈向东的焦虑也在滋生。新东方已经算是非常成功了,但自己呢?

移动场景和移动时代的到来所孕育的新的机会足够让人按捺不住内心。这也让他遭遇了人生中的第二次“中年危机”。
每个财务自由的男人缓解中年危机的方式都不尽相同,有的人一头扎进爱好中怡然自乐,有的人发挥自己的优势成就他人,有的人热心公益慈善…….陈向东选择了创业。2014年1月13日,新东方正式宣布: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执行总裁陈向东离职。俞敏洪曾问:“陈向东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你还会想到要离开?” 陈向东说:“当年你离开北大,也是被一种梦想驱动的。因为贪心,所以梦想才大!”从新东方执行总裁的位置辞职后,投身创业大军的陈向东给自己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叫Larry,称谓的改变,勾勒出了他过往与现在的分界线。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老师出身的人大多激情澎湃、善于演讲,高途创始人兼CEO陈向东也不例外。对于一个在新东方工作了15年的传统企业高管来说,拥抱互联网并非易事。不过,有一点没变的是他在新东方高管位置上浸淫多年练出来的好口才;为了这次创业,陈向东游说招揽了一支豪华的联合创始人团队——百度“凤巢”团队初创人之一张怀亭、百度大数据部总监李钢江、名师网创始人苏伟、百度“凤巢”系统奠基成员罗斌、新东方上市前财务管理负责人宋欲晓。

43岁创业和20多岁创业最大的差异莫过于没有了财务方面的压力,陈向东创业不是为了去赚很多钱,而是觉得一个时代来了;他的野心是要打造一个“人人乐用的学习平台”,并将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所学校”。“就像人们想买东西就想到淘宝,想到搜索就想到百度,想到沟通就想到微信一样,未来人们想到学习就一定会想到跟谁学。”2014年9月份,陈向东正式上线了“跟谁学”项目,2015年3月30日,成立不到1年的跟谁学完成5000万美元A轮融资,陈向东意气风发。也是在这一年跟谁学的竞争对手们异军突起。4月至6月,轻轻家教相继完成超过1亿美元的三轮融资;3月至7月,疯狂老师完成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25月和7月,请他教完成近1.5亿元的两轮融资……资本的疯狂让历来沉稳的教育创业者也开始躁动起来。而这场疯狂背后有的人毁灭了,跟谁学这家低调的公司选择默不作声地发展,最终迎来了赴美IPO。

2017年,正式推出K12在线直播大班课高途课堂,转型B2C模式。后2019年6月跟谁学上市。这场在线教育战争隐藏在公众视野之外,极其残酷和疯狂。在惊涛骇浪中,跟谁学回归了教育的本质,放弃疯狂,才渡过一劫。

也是基于此,当外界炒作跟谁学亏损、被做空、市值缩水之时,陈向东仍然激情澎湃、自信满满。

上市一年半,跟谁学收到了十四份做空报告,成为全球被做空次数做多的上市公司。它是今年八月被做空最严重的美股上市公司,一度市面上超过四分之一的流通股都被人借去做空。跟谁学非但没趴下,且股价反弹飙升,市值一度达到新巅峰。

高途虽然成了中概股“不倒翁”的存在,可却没能承受住市场环境的变化,走到了今天要“裁员、转型”的地位,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陈向东是一个夹在新旧之间的人,他经历了线下的辉煌,把 “旧时代” 的经验移植到了 “新时代”,并在线上创业成功。

一个没烧过大钱的人,要学会烧钱;一个不喜欢亏损的人,一定要学会忍受亏损;当然,最重要还是要顺势而为!

参考资料:

猎云网《跟谁学陈向东不怕被做空》

深燃《高途,2021年最惨的公司?》

硬通社《高途董事长陈向东的深夜来信》

接招《陈向东:创业是中年危机的最好解药》

晚点LatePost《对话跟谁学陈向东:不再恐惧》

深网《两万员工面临裁撤,陈向东“断臂”转型难救高途》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2021年最惨的公司?裁员上万人,陈向东“断臂”转型的高途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