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新诺阳光等教培机构跑路背后疑似换马甲经营 家长维权无门谁来担责?

借“双减”之名一些教培机构纷纷跑路,众多家长抱团维权遭遇退费难题,然而跑路的教培机构是否真的资不抵债,一时难辨真伪。近日,有多位家长向《财经》新媒体反映,新诺英语双桥校区以放暑假两周为由停课休息,在约定开学时发现教室内已人去楼空,创始人阳丽娟在内的多名相关负责人失联。据估算,仅双桥校区拖欠家长预缴费用约达300万元。

尽管阳丽娟在微信群中表示已负债千万,无力偿还欠款,但北京新诺阳光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朝阳第二分公司(下称,第二分公司)疑似换马甲继续经营。目前第二分公司注册地址已经由一家名为“艾克声成长中心(亚运村校区)(下称,艾克声)”的机构在运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局奥管委市场所工作人员表示,艾克声就是以前的新诺英语。不过艾克声工作人员另有说辞。

值得注意的是,新诺阳光培训机构跑路事件并非特例,自“双减”政策戳破教培行业内积累多年的资本泡沫后,教育培训机构借“双减”之名倒闭、跑路的戏码不断上演,家长、员工面对早已人去楼空的教室,只剩抱团维权。根据以往公司破产欠债跑路案例来看,最终并非所有欠款都可追回。如何有效保护维权家长及讨薪员工的合法权益,促进“双减”政策平稳落地,亟待相关部门进一步重视解决。

疑似换马甲经营追偿难度较大

8月20日,一张贴在新诺英语双桥校区门口的欠租公告浇灭了家长们的希望。家长邱女士表示,其个人16800元课时费尚未退回。据不完全统计,仅新诺阳光培训机构北京市朝阳双桥校区就涉及300多万的预缴费用,通州区、大兴区等校区同样面临着退费无门问题。

新诺英语创始人、前法人阳丽娟在员工群中表示已负债千万,无力支持(公司运营)后失联,其他负责人及退费咨询电话也无法拨通。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8月26日,账号主体为新诺阳光培训机构(新诺英语的运营主体)的CinoStar公众号发布的《新诺英语北京新奥校区正式升级为艾克声青少成长中心》通知显示,新奥校区更名为艾克声青少成长中心。

与此同时,《财经》新媒体记者在BOSS直聘平台上看到,全国各地多位招聘者仍在以新诺阳光培训机构名义进行人事招聘。一招聘者表示,其在海淀、西城、朝阳都有校区。

那么,新诺阳光培训机构是否倒闭?现在仍在运营的校区究竟与新诺阳光培训机构是何关系?是否存在换马甲继续经营的问题?

与其官方公众号通知中表述不同的是,艾克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艾克声已被小欢喜智慧(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欢喜”)收购,与新诺阳光培训机构无关。不过小欢喜智慧前财务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小欢喜早已放弃收购新诺阳光培训机构,同时否认艾克声的经营与小欢喜有关。

《财经》新媒体记者走访艾克声成长中心(亚运村校区)时注意到,该校区内SINOWJ外教中国的LOGO已被揭下,不过学员正在上课。工作人员表示此校区是教育部门承认的素质教育机构,不会受“双减”政策影响,教师、教材、教学模式等与此前新诺英语经营时期一致,如报名一对一或一对二课程无需长时间等待即可上课。

那么艾克声是谁?记者进一步调查了解到,艾克声工作人员让家长报名缴费的并不是小欢喜,而是一家名为“环球青少”的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并没有以“艾克声”为名的公司,而环球青少(成长中心)所在地址则与一家名为北京万兴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万兴复教育”)的注册地址一致。

万兴复教育在8月23日前名为新诺环球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且早在7月29日变更了公司投资人信息:新诺阳光培训机构、企业法人退出,欧阳龙才、熊和秀新增为自然人股东。截止记者发稿,万兴复教育也因拖欠教师工资暂时停课。

针对艾克声运营一事,《财经》新媒体记者致电北京市朝阳区市场局奥管委市场所,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在艾克声地址办公的公司仍为新诺阳光朝阳第二分公司。

从以上调查信息不难看出,新诺阳光培训中心以“双减”之名跑路,数名家长百万报名费退费无门。然而新诺第二分公司利用变更法人、投资人等背后疑似换马甲运营。

那么新诺阳光培训机构究竟是真倒闭还是卷款跑路,业内律师认为,种种迹象表明阳丽娟退出法人一职或是有意为之,意在躲避债务问题,避免登上失信名单。不管艾克声是否为新诺阳光培训机构子公司的“马甲”,作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子公司承担有限民事责任,母公司家长向其子公司追偿难度较大。

借“双减”之名行老赖之实资本泡沫

需要关注的是,新诺阳光培训跑路事件并非特例,近一个半月来,已有巨人教育、霍兰德教育、爱贝斯英语、华尔街英语、伯明汉少儿英语机构、彼凡英语、润哲教育、汉普森英语、玛玛洛可少儿英语、皇家少儿英语等多家教育培训机构相继暴雷。

8月13日,有媒体曝出华尔街英语门店关闭,商户负责人失联,未退学费或达12亿元。同日,留学培训机构“霍兰德教育”在微信公众号“霍兰德英国私校规划”上发布题为《愤怒至极!霍兰德CEO卷钱跑路!欠薪!诈骗!》的文章称,7月底霍兰德教育CEO Jake Hall隐瞒所有员工、老师、家长等举家潜逃回英国,整体欠款可能超过千万。

而号称西南最大的教培机构“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8月26日还在向外界“表决心”道,公司经营正常将于2021年8月28日开工复课。两日后,员工却发现公司实控人、总裁谢龙早已带着行李箱跑路失联,涉及金额或超两亿元。

8月27日,经历了五轮融资的北京趣口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趣口才”)宣布难以继续运营。趣口才创始人王赫在道歉信中称,互联网教育行业中,各家机构为了快速扩张,提高了运营压力,导致无法赚钱。

9月3日,前一天还在正常运营的上海绿光教育培训有限公司(下称“绿光教育”)突然发布停业公告,一时间家长、老师手足无措,不知如何维权。天眼查信息显示,6月7日,绿光教育一般经营项目就已增添了“从事语言能力培训的营利性民办培训服务机构(除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的学科类、语言类文化教育培训)”,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或为后续“停业”、“转型”等做准备。

趣口才前员工小王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趣口才破产与“双减”政策关系不大,欠薪倒闭似乎也是早有预谋。早在今年三月,趣口才就因经营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5月份开始拖欠员工工资,且在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停缴7月份所有员工社保。“双减”政策一出,管理者们便打着“趣口才是时代变革的受害者”的旗号来博取大众同情。

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在校教育投资数量为279个,较2013年增长176.24%,直至2018年达到623个后才开始回落;投资金额方面,2014年投资金额同比增长461.59%至90.77亿元,2018年已达到439.73亿元,2019年经历短暂回落258.46亿元后,2020年再度增长至641.40亿元。2021年由于资本急刹车,不仅投资数量下降至143个,投资金额也大幅降至174.97亿元。

“双减”政策的出台无疑为教培行业无序扩张按下了停止键,大大小小多家教培机构宣布倒闭,究其原因部分机构的倒闭或非“双减”所致,其不可持续的烧钱换“繁荣”模式本就难以让公司持续健康发展。

退费难难于“上青天” 行业顽疾亟待解决

教培机构倒闭、创始人跑路失联事件背后,家长抱团维权等不到任何结果的报道不胜枚举。

事实上,关于教培机构预付款制度早已有明确规定,如严格执行,此次机构大面积暴雷造成的损失或可减少。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根据目前情况,显然多数教培机构未能在执行过程中遵守规定。

针对家长们所关心的退费问题,8月30日,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量大面广的退费难问题,将按属地管理原则进行督办;对卷钱跑路等严重损害家长权益的问题,将实行挂牌督办。同时,教育部提醒家长注意选择有资质的正规培训机构,不要一次性缴纳超过3个月和60课时的培训费用。

业内律师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开始,陆续出现了多起教育机构破产、家长退费难的事件,其中部分欠款追回概率非常渺茫。建议现在维权的家长们尽快起诉,一方面,可防止未来出现资金挤兑风险,另一方面,后续有关部门一旦调查出资金线索,尚有追回欠款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教培机构退费难非一朝一夕的问题,即便非经营困难时期,消费者申请退款也是难于上青天。

有消费者表示,2019年11月16在滨江区天恒大厦一楼的新诺英语花费15900元购买了148课包英语课程,因疫情影响一节课未上,于2020年6月5日办理退费手续,7月中旬,未收到退款的消费者多次沟通无果无奈投诉消协,经过消协工作人员沟通数次后,新诺英语终于回复消费者称疫情影响不能退款,需等到10月底。

无独有偶,家长佟女士也遭遇类似情况。此前,佟女士先后在三好网以单价180元和单价215元分别购买了同步巩固(五年级高级教师)及查缺补漏(初一高级教师)100课时,合计花费39500元。佟女士自今年四月开始联系机构开始,经过多轮沟通且在反复催促的情况下,佟女士至今仍未收到任何退款。

不知从何时起,在家长、学生之间兴起了补课之风。线下教培机构从业人员表示,虽然“双减”政策对教培机构有较大打击,但家长们的报课意愿未见明显减少。

部分教育机构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勤上股份(002638.SZ,为龙文教育上市名称)教育培训营业收入3.41亿元,营业成本2.95亿元,毛利率约为13.49%;学大教育(000526.SZ)教育培训服务业务收入则达到15.65亿元(高中及义务教育段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60%、40%),营业成本10.38亿元,毛利率为33.68%。

业内专家表示,几乎没有一个企业加入某个行业不是为了挣钱,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资本卷入加速扩张下,行业发展红利天花板逐渐显现。同时有关部门表示,将严格落实“预付费交由第三方保管”有关规定,使预付资金与培训机构处于隔离状态,避免培训机构发生挪用资金或卷钱跑路的情况。

业内专家表示,此轮洗牌之后,如何有效缓解家长焦虑、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教培行业转型素质教育后又该怎样因材施教、最终驶向何处或许才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文中邱女士、佟女士、小王均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新诺阳光等教培机构跑路背后疑似换马甲经营 家长维权无门谁来担责?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