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双减之惑:从天堂到地狱,疯狂的培训机构或将结束?

7月23日,“双减”政策落地。对培训机构而言,这一次真的是“狼来了”。

“限价”“限薪”“限广告”,每一条都直击教培人员的命门。就连想曲线救国的“一对一”家教也被叫停。几乎是一夜之间,近万亿的k12教育(代指基础教育)培训市场塌了:裁员、停业、转型,教培人员都人人自危,他们知道,曾经的辉煌不再已成定局。

(教培行业曾经热得发烫 记者 沈翔 资料图片)

卖房 还贷 教培行业这个夏天迎来寒冬

王伟(化名)怎么也没有想到,培训机构的灭顶之灾会来得如此之快。

2003年起,一直从事培训行业的他加盟了北京的一家培训机构。“我们主打英语和数学。”王伟说,最开始,他们也只有一个校区,随着家长口碑传播,生源越来越多,到去年,他们就扩到大到9个校区,3000名学生。

其实,不止是王伟,扩张成了不少培训机构实力的象征。据媒体报道,某知名品牌培训机构,到2019年夏,已经在郑州区域开设了79所直营校,校区覆盖郑州中原区、二七区、金水区、管城区、惠济区、郑东新区、高新区、经开区、航空港区等9大行政区域,遍布重点中小学和主要社区周边。同样,其他品牌也是竞相争夺地盘,在郑州市内各区布局校区。

时至今日,在郑州,农业路文化路、花园路省科技馆周边、桐柏路凯旋门附近,依旧汇集着不少培训机构。

教培行业人员也赚得盆满钵满。陈军(化名)的一个朋友2006年从家教开始做,一直坚持到现在,买了5套房、两辆奔驰车。去年虽然受疫情影响,但一年收入近150万,仅一个暑假40天都赚了45万。

李亮(化名)说,自己一个做培训机构的朋友经常抱怨这个行业难做,但这个朋友却两三年就换一辆新车。

不过,辉煌只属于过去,去年的疫情让很多培训机构不堪一击。今年,原以为可以大干一场的培训机构又因为暴雨、台风、疫情等接二连三地停课。

7月底的“双减”政策,让培训机构彻底感受到了寒冬的到来。

“仅一个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就让我们没有活路。”王伟说,以他们为例,40%的收入来源是在寒暑假,仅周内的上课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一个校区的成本。

无奈之下,王伟开始辞退员工、退房、处理桌椅……9个校区关闭掉一半。

车在720暴雨中被泡了,卖房子还贷款,如今的他每天骑着电动车或共享单车奔波,寻找新的出路。

动真格 培训机构的倒闭潮已拉开大幕

其实不止是王伟,网络上不少信息都显示,今年培训机构确实很“难”。

9月9日晚,广州学而思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部分校区将在秋季撤点,同时部分面授课程将转为在线小班。

郑州学而思方面,8月27日,郑州学而思官方微信公众号在致郑州学而思家长的一封信中提到:秋季周末将不再开设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课程并合规开设部分周内课程,目前,秋季课程调整正在进行。

据央视财经8月29日报道,杭州学而思原有58个老教学点,有12个正处于退租状态。

另据媒体报道,9月10日,大山教育发布公告称,决定于2021年9月底前进一步关闭20间自营教学中心。

纵观全国各地,8月31日晚间,青少年教育培训机构“巨人教育”发布公告称:由于经营困难,今年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同时也可能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要求。4月26日,上海12年老牌培训机构——沃格国际英语宣布由于资金短缺,无法继续运营。

在郑州,众所周知的就是于欢英语倒闭,老板每天都在抖音直播。其实,去年开始,位于凯旋门附近的教培训构,已经从最多时候100多家减少到不到三分之一。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但一切又似乎早有征兆。据教育部网站2月4日发布的《教育部2021年工作要点》,教育部2021年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目标。

然而,对于这条要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消息,各大培训机构并没有看在眼里。在他们看来,过去的几年,对于整顿校外培训机构也频频有消息,但每次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不过,喊“狼来了”次数多了,“狼”就真的来了。这不,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7月下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让教培的盛宴戛然而止。

(小学生的大课间活动。在“双减”同时,教育部也指出,科学减负应当有增有减,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增加体育美育劳动教育 新华社图片)

此时,人们才意识到,原来之前的繁华只是假象,网络上各培训机构裁员、倒闭的消息彻底揭下了教培业的遮羞布,炙手可热的赛道“凉”了。

据资料显示,在2019年,国内K12教育市场的规模就已达到了7629亿元。据媒体报道,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曾发布了《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的调研报告》显示,调查的1459家教育机构中:29%的机构可能倒闭;36.6%的机构经营暂时停顿;还有25.4%的机构经营出现部分困难,处于勉强维持状况。

还在挣扎的她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失业

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当教培行业熄火,人潮散去,教培从业者的去留,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中国企业家》报道的数据显示,我国校外培训机构从业人员超过1千万人。

就在刚刚过去的教师节,不少失业的教培人员在抖音上祝自己教师节快乐的同时,也不忘说一句“教师节,我失业了。”简单的话语也道出无数教培人的心酸与无奈。

“教培的我失业的第五天。闭门不出了5天,头晕目眩,寝食难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规划。”

“30多岁,一夜失业,从毕业入行教培到现在,十几年过年了,除了教课什么也不会……”

赵欣(化名)也在朋友圈里看到了被辞退的老师那些心酸的离别的话语“纵有万般不舍,也得挥手告别。”

从2010年大学毕业,就进入教培行业的她曾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十几年来,她觉得自己最大的自豪感就是看到孩子们取得进步,内向的孩子逐步自信。从去年疫情开始,赵欣已经有危机感了,但今年7月下旬的“双减”,彻底让她陷入了纠结。

此刻的她依旧在为自己的未来挣扎,从大学毕业进入教培行业,不转行可能生存就成问题,但一旦转行,就意味着走出舒适圈,即使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她也担心自己能否适应。

王伟的培训班也已经离职了45名老师,虽然这都是他精心培养起来的,但他知道,不能耽误人家。“3个去了私立学校,3个考上了招教,其余都在家待业。”这是这45名老师的全部去向。房贷、车贷和奶粉钱已经成为压在他们头上的三座大山。

无论转型还是转行 盛况将不复存在

从7月底“双减”政策出来以后,教育部又密集地发布了多个有关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这其中包括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教材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要“限价”“限薪”“限广告”;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

双减之下,学校类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体系已经完善,这张大网使得学科类培训动弹不得,想当年的盛况已经是过去时了。

学科类校外培训真的是末期将至了吗?在王伟看来,未必,只是这个行业会回归社会公益属性,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不少教培机构也表示,目前表面上看是在打压校外培训机构,但其实也是在给这个行业及家长更多的思考时间,让大家真正想明白,这个市场到底该怎样?家长是否真的需要投那么多钱在学科类培训上。当然,最终,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给,这个市场也会趋于合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双减之惑:从天堂到地狱,疯狂的培训机构或将结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