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双减之下,我退出教培圈,转行收废品

最近,一段聊天记录,疯传网络。

该聊天记录通知:请有意向注销办学许可证向教体局职社科和校外教育培训监管科提出申请。

底下都是机构校长的一片质疑的声音:

对于主动注销的培训机构有没有补偿方案,办学许可证也是18年教育局要求我们办理,我们所有积蓄都投在机构,就这样直接注销吗?

同问,今年刚拿办学许可证,全部身家投在上面,说没就没了,我们怎么生活?

双减之下,校外培训机构的呼声微乎其微,学科类机构无论是主动注销,还是强制注销只是第一步。

在学科类机构申请注销后,下一步到底是完成营改非,还是挥手退出?都是各位校长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下面,我选了三位退出的校长经历,以期给各位提供一个参考:

双减之下,我转行收废品

陈老师  

钢琴培训机构股东校长

双减之下,很多学科类机构说转到艺术类培训,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艺术类培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几乎已经饱和了,红海一片。

2020年我们做钢琴培训几乎到了瓶颈期,招聘进来的老师,培训及工作一段时间后,会因为考编制、去外地、娶媳妇嫁人等等原因纷纷离职,离职后有一部分自己开了工作室。有三、四年的时间,机构都是陷入了这种死循环,最主要是机构收入不稳定,每天忙忙碌碌,但是感觉特别累。

双减发布之后,由于艺术类培训猛增,不可避免我们也受到了影响。许是厌倦了这种生活,我从合伙人处退出,我当时投了多少钱,拿了多少钱,股份也都转出去,现在贷款凑合在一起,20万做了收废品这样的项目。

收废品怕人看不起,只是自己心理作怪!当放下这一切,其实很好做。项目虽然刚启动,但是底下人每月能有6000元收入,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双减之下,我转行卖红酒比做培训机构赚钱

焦老师  

学科类机构校长

我之前一直做英语培训,学生体量在300人左右,但是收费低,属于夫妻店。中间尝试引用过知名机构的加盟体系,包括挖一些机构的名师,但是收效甚微, 生源一直在徘徊在300人。

其实,做学科类培训六年,并没有外界盛传那样的暴利,而且每天勤勤勉勉,晚上几乎都是10点多才回去,挣的都是辛苦钱。

双减发布后,机构面临着转型,做了这么多年英语,往那边转型风险都很大,正好这时法国的一个朋友介绍红酒,我索性把机构卖了,专心做法国知名红酒,做了一个月后才发现,红酒的利润太高了,确实比干培训机构挣钱,最重要的没有那么劳神费心。

双减下,被裁员后,我转型做托管

周老师  

知名机构教务长

我原来在一家大型机构负责教务的,工作了将近10年,擅长与学生、家长打交道,有孩子亲切地叫我“周妈妈”,工作一直是我喜欢的,教务之类也是我擅长的,但是“双减”突然下来,真有点让人措手不及。

先是我们集团内部传来了裁员的信息,紧接着是我们这个地方,我一直比较自信,像我这样的老员工不可能被裁,但是当通知下来那一刻,我还是“震惊”了,并且难受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未来的路还要走,闲暇诳街之余,我发现我们当地的小饭桌仍然可以正常运营,我想不如利用自己之前的优势,做一个小饭桌托管。联合之前的几个同事,在差不多一个月之后,我们开了一家小饭桌托管,由于之前跟部分家长关系比较好,陆续有家长介绍生源,目前已经有70多人了。

但是我们现在仍然战战兢兢,全国有很多地方不允许托管开课,未来的政策存在很大变数,我们的小饭桌托管到底能经营多久是一个大问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双减之下,我退出教培圈,转行收废品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