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精锐教育的“覆灭”,到底是谁的锅?

不能将精锐教育的经营困境完全归因于政策,精锐教育今日出现的大危机,和自身积累的历史问题有很大关系。

后“双减”时代,培训机构过去埋下的雷正在一颗颗引爆。继巨人教育之后,常被业内视作是仅次于好未来、新东方的第三号选手——精锐教育,正在被市场快速抛弃。

 

10月13日,面临巨大的经营困难,精锐教育正式宣布暂停营业。三年前,精锐教育以7亿元拿下巨人教育,“北伐”成功,一跃成为行业老三。距离巨人教育暂停一切开支不到两月,精锐教育的窟窿也浮出水面:张熙并非见死不救,实则自顾不暇。公司欠薪、停业、董事长抑郁想“轻生”……从百亿再到只剩4亿人民币的市值,令人唏嘘。

 

精锐教育的二财季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收取了但尚未交付课程的学费总计高达27亿元。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窟窿,若精锐教育无法度过难关,将成为“双减”以来,截至目前倒下的最大规模的教育公司。

 

但精锐教育的“覆灭”,真的只是政策原因吗?

图片
 
5年16家并购,激进扩张惹祸

 

不能将精锐教育的经营困境完全归因于政策,精锐教育今日之问题,自身积累的“陈年旧疾”不容忽视。事实上,精锐教育出现退费难问题,早在8月份就已见端倪。

 

精锐教育创始人兼CEO张熙也对激进扩张表示后悔。10月初,张熙在朋友圈发文称:表示最深刻歉意,一心做教育,但确实因为投资扩张太过激进,疏于投资和财务管理,特别是巨人教育收购的失败导致了今天的结局。并且着重将收购巨人教育称为“滑铁卢事件”。

彼时,张熙企图以收购巨人教育为契机,让精锐教育更快进入北京市场,是其立足北京,从而辐射全国的关键一步,但现在看来,精锐教育这一战略计划已经“泡汤”。

 

据《凤凰网》报道,2021年8月初,巨人教育资金链断裂,员工薪资无法正常发放,社保无法正常缴纳,公司多部门已无人办公,众多家长围在报名中心登记退费。巨人教育董事、CEO罗沫鸣认为,巨人教育倒闭和精锐教育撤资有直接关系。

 

就在半年前,精锐教育还曾请余华、刘擎等人为其高端定制产品站台,并且要冲刺百亿规模。虽然活动被外界诟病,但并不妨碍精锐教育的战略布局。发布会上,张熙提到,随着中国教育领域的消费升级,K-12高端辅导教育市场的潜力巨大。精锐教育将继续发挥资源与平台优势,通过具有创新性的教育产品与服务,获得更大的成长空间,并计划至2023年实现100亿的规模。

 

如今来看,要想实现这一计划显得有些讽刺。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到2020年,精锐教育投资、并购的机构不下16家,其中包括汉翔书法、麦淘亲子等素质教育机构,以及天津华英教育、巨人教育等K12教育机构。

 

但这并没有满足张熙的野心,培训市场那么大,蛋糕分得还不够。很快精锐教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计划。

 

2019年4月,张熙提出要在2023年达到200亿元的销售额,喊出要在未来5年、10年打造中国和全球最大的高端多元化教育集团的口号。大规模的无效并购,掏空了精锐教育的家底,降低了抗风险的能力。

 

从目前来看,精锐教育曾经夸下的海口,很快被现实狠狠打脸。暂且不说目前的营收与200亿元相差甚远,现在活下去都是很艰难的问题。从去年开始,精锐教育的财务状况就不容乐观。2020财年,精锐教育净亏损7.7亿元,本财年一二季度,合计净亏损也高达11亿元。

 

另外,负债高企也让精锐教育作为一家以线下教育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而显得十分另类。

 

财报显示,公司的短期和长期借贷约1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8%。而截至2月28日,精锐教育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现金和短期投资仅有约10亿元。

 

正所谓,高负债公司倒下只在一夜间。

 

业内人士表示,高负债的模型运营企业,当市场行情一片向好,且无外部压力的时候,自然是风光无限,且创始人似乎带着符合商业世界的冒险精神的高光。而这种冒险行为,实际上相当脆弱,一旦面临任何不确定性事件,带来的就是急转直下不可挽回的残局。

 

说白了,疫情和政策并不是根本原因——创始人盲目激进的扩张、把关系社会下一代的教育无限资本化,这条路本身就走不通。

 

在资本的狂飙突进下,精锐教育总部楼前焦急的学员家长,最终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图片
 
欲与好未来、新东方试比高?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双减”以来截至8月底,教育培训相关企业注销、吊销的数量达14万家。短短1个半月后,这一数字上涨到了21万家,增长了50%。

 

双减政策落地,教培行业经历了难熬的两个月,可能还要煎熬下去。作为国内第一个把教育做成产业的平台,新东方也不可避免地被卷进教培寒冬。

 

市场不禁疑问:为何精锐教育倒了华尔街跑了,新东方却依然坚挺?行业阴霾下,新东方的日子自然也是煎熬,但还是那句,现金为王。强大的现金流是新东方虽然让根基有所松动,但依然活着。断臂是为了更好的重生与飞翔。

 

与俞敏洪相比,张熙也少了许多坚守。徐小平曾经说过,俞敏洪是唯一一个会像保护生命一样去保护新东方品牌的人。他是新东方之父,他只能持续不断地走下去,直到光荣退休。相较而言,张熙的野心让他在许多坚守上早已失去初心。

 

创业初期,张熙的扩张步伐走得很谨慎。精锐教育是由张熙一手创立的,它的成败其实与张熙本人的决策有着很大的关系。张熙算得上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学霸,曾是福建省高考状元,并先后进入北京大学、哈佛商学院深造。毕业后,进入英孚教育任中国区总经理,期间看到蓬勃的需求,开启了以教育培训为主的创业之路。

 

上市之初,精锐教育就被常常摆在谈资上:成为下一个新东方,精锐教育差的是什么?精锐教育上市后的发展后劲,也备受质疑。从2010年开始,精锐教育就在企图打破区域限制,但现实证明10年过去了,这个尝试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功。扩张和对外投资也直接影响了精锐教育的财务表现。

 

精锐教育一度欲与新东方、好未来形成“教育BAT”,但并不被市场买账。

 
精锐教育的暂停键,只是个开头?

 

行业阴霾下,一线巨头也在减。

 

据悉,8月底开始,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已着手大规模关闭校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地的大部分校区都将关闭,仅保留少部分校区,原有学员及课程挪至线上。南京学而思更将所有小学和初中的面授课程转为在线小班,线下仅保留高中校区和用于探索素质类课程的校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学而思培优最重要的布局城市北京,截至今年2月底开设有155个教学点,如今正常开班授课的教学点只剩下26个。

 

9月底,“昂立英语”微信公众号发布《致家长、员工、投资人的一封信——公司破产致歉信》,昂立教育南京校区培训学校2014年开业至今,500万元的融资金额已全部亏空殆尽,个人也已举债825万元。

 

10月初新东方的大学生业务品牌升级发布会上,俞敏洪也在“双减”后首度露面,表示将全面回归新东方发家的大学生业务。新东方的一位资深人士和媒体说,新东方正在放弃小学及初中学科类培训业务,素质教育虽在探索,但目前试点校区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

 

“双减”政策下,未来K12学科类培训不再有增量,存量也会受到压减,同时存量机构不能正常开展业务,不能资本化,原有商业模式和资本化之路已经不再成立,战略和业务同时“急转弯”。转型已然开启,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急迫且必须。

 

从行业来看,好未来将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从英语培训转为提供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一系列的素质教育新产品;新东方则投资了滑冰培训万域芳菲,并在招聘中大量增设了美术、书法、舞蹈、体育等素质教育项目相关职位;高途教育已明确将改道职业教育,新版官网已经上线了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类型职业教育业务;网易有道旗下素质教育板块已覆盖围棋、编程、科学、美术等多个类目的少儿素质类课程……

 

不转型没有生路,转型也绝非坦途。但就精锐教育现下的情况来看,能否活下去还是个问题,谈转型已经显得十分“奢侈”。

 

精锐教育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面临生死关头的K12企业。谁能捱过这场艰难的转型求生,仍取决于过去是否有良好的财务积累和审时度势的管理经验。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精锐教育的“覆灭”,到底是谁的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