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职业教育新政来袭,新兴职业教育成风口,看掘金者怎么说

出租屋的阳台上架起两米高的电脑显示器,云树(花名)平时习惯站着办公,偶尔他也会带着电脑出去,找一个商场的咖啡馆,戴上耳机然后慢慢进入工作状态。

云树是一名前不久刚刚投身新兴职业教育相关领域的创业者,此前曾在业内几家新职业教育平台有过工作和管理经历,并涉足过教研、课程设计、运营、营销、管理团队等多个环节。在积累了自认为足够的职业经验和行业认知后,今年9月份,他按捺不住内心创业的冲动,选择了辞职创业。

与云树类似的例子很多。看到近期国家鼓励发展职业教育,身在广东佛山的罗先生也筹划着尝试做一些和职业培训相关的事情。他此前在广州工作过几年,现在重新回到了他之前读书时所在的大学城。

“在大学城是因为有这个技能培训的需求,现在筹划着和职业培训机构合作,我有学生资源,看看能不能做个事业。

近期,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再次被强调。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职业教育的市场发展会丰富就业市场的人才储备,提升我国各行各业的专业化程度,有利于各行各业的高质量发展。但是教育的收益是长期的,如何克服投入期对于企业的利润可能带来的影响是需要考虑的;此外,师资、就业等也都需要良好的保障。

新兴职业教育成了创业风口

据《202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报告》数据,2021上半年中国直播电商交易额超一万亿元,同比增长超两倍。根据毕马威预测,2021年直播电商行业规模预计1.995万亿元,增速达到90%,未来五年复合增长有望达到50%。

随着网红等新兴职业的崛起,电商主播、电商运营等新兴职业教育领域也成了风口,各路创业者纷纷涌入。

每天早上醒来,先在微信上回复客户消息,交付服务,上午策划课程录制方案和细节,准备课稿,下午继续与人交流业务,思考设计业务模式,策划新的流量获取,晚上按需开一些直播公开课……这是上海“云树学园”的创建者云树(花名)近期的工作状态日常,“创业早期做的事情非常多和杂,每一天的主题都不太一样。”谈起近期工作内容和时间安排,云树如是告诉新京报记者。

从业务计划上来看,他的创业主要聚焦在一些新兴职业领域,比如全栈商业人才的技能培养、个人知识IP方法论、个人IDP职业发展计划,以及面向职业教育创业公司的企业咨询解决方案,辅导和课程形式包括线上和线下。这类职业伴随着商业互联网的发展诞生,并不断演变进化出更多细分种类,到今天已经形成一个不容忽视的规模。

云树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一直以来都有创业的想法,只不过之前自己的羽翼不够丰满,“之前在能力认知、心性等各方面,我觉得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创业者角色。”而过往的职业经历加速了他在这些方面的积累。在上家公司工作期间,他出来创业的心情已经非常迫切。

但他强调,自己辞职创业之前,并没有过多地去瞄准或者关注国家政策的动向。而是自己本来就想干这个事,10月份的新政策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碰巧的事”。“即使国家没有推出这个政策,我也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他坦言,在辞职前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咨询他一些个人发展相关的问题,包括怎么做职业教育,个人成长,以及找工作等话题,“我觉得这本身也是一种信号,我也一直比较喜欢去帮助人家,关注人的成长,就会给他们建议,慢慢他们就可能会觉得建议也挺好,然后有问题可能就继续过来找我。所以是综合起来我觉得应该出来搞一搞这个事情。

站在创业者或者民营公司的角度,他认为,关键的是经营者需要首先想清楚自己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政策可能会引导一些信息,但是如果没有想清楚自己擅长的东西,只是面向风口以及政策做事情,就会很容易找不到自己的立足点,从而失去核心竞争力。

“所以我当时看到这个政策,想的就是做好这些事情是最重要的。不要过于关注行业里的这种所谓小的风口,成人赛道的职业教育是一个长期有价值的事情。”云树说。

创业的初期自然也充满挑战。目前云树是一个人负责所有业务,各种事情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为什么要一个人做的原因,就是现在我的重点是在课程方面,我需要好好地去打磨这个产品跟课程,把定位找好,然后把产品服务体系搭建好,找到方向,并且稍微踏出一点儿路来之后,再开始去找人一起做。”

虽然现在的心情会随着每天的业务以及客户反馈情况而波动,也基本告别周末和假期,每天的工作时间也很长,“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其他时间基本上要么是在忙工作,要么是在想工作,有时候真正干起来可能就干到晚上比较晚,比如凌晨两三点,甚至有时候通宵,它是一个一直使劲往前跑的状态,每天都在这样往前跑。”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笃定,“和在公司的时候不一样,我现在能够实现自己的很多想法,我更早地去经历和体验很多的东西,真正每天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说虽然很累,但是真的很开心,很充实,感觉很好。”

资本纷纷布局职业教育

除了个人创业者,大型企业也纷纷涌入。

自从10月份职业教育政策发布以来,各大企业纷纷在新兴职业教育领域布局,一些传统的K12教培机构此前也在这方面加码投入,或者规划转型。

动力节点是业内一家专注做Java教育的培训机构,成立于2009年,在全国一线及部分省会城市开设线下全程面授,同时开设夜校和架构师等在线课程。公司运营总监张习羽告诉记者,《意见》政策的出台,是国家对于职业教育行业的重视和认可,将更利于企业创新和长远发展。在新政策引导下,动力节点也计划开展“教企合作”业务板块,“通过与企业深度合作打造更符合就业市场需求的课程,通过和企业签约,定制化人才培养,努力实现企业,学员,机构三赢。”

另一家在线职业教育平台开课吧,则在经营中对于职业培训的市场空间有了更多自己的认识。这个八年前成立的平台在2020年之前一直专注做IT培训,公司透露,目前平台累计付费学员超过500万,高校合作超过2000所,同300多个企业进行合作,合作老师则超过800名。不过其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从用户需求的角度认识到垂类赛道是有天花板的,“随着社会职业的要求越来越高,垂直型的专业人才已经不能满足职业增长的需要,一人具备多项专业技能成为职业晋升的入口。”

因此该平台从去年开始扩大了品类,在原有IT培训业务基础上,增加了职业资格培训业务、新职业和副业技能培训业务。其相关负责人认为,随着国家政策对职业教育的逐步开放、鼓励,中国职业培训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而在线职业教育也将迎来发展良机。

在新兴职业教育领域,也有新IT企业联想集团的身影。和上述专门的职业培训平台不同,联想采取的是与职业院校合作的方式,联想方面透露,自2003年至今,联想教育与山东、江苏、北京、新疆等多地展开战略合作,培养了近4万名的学生。今年年初,联想集团启动了一项集企业内训、供应链上下游人才合作、校企合作之力于一身的人才培养工程——“紫领工程”。

联想教育告诉新京报记者,该项目为社会和制造业培养既不同于白领,也不同于蓝领,而是兼具动手操作能力和管理创新能力的复合型“紫领”人才。“通过整合集团资源,并携手合作伙伴共同培养紫领人才,将共建智能制造人才培养生态圈,为新IT时代培养智能制造中坚力量。”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乔健在年初的“紫领工程”启动仪式上表示。未来,更多优秀的技能型人才也将通过“紫领工程”走入社会。

资本也持续关注职业教育。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职业教育赛道共发生33起融资事件,同比增长94.1%;披露融资总额超53.0亿元,同比增长206.4%。融资事件和披露金额双双大幅增长,职业教育迎来资本红利期。

天使湾创投是一家专注于互联网早期创业的天使投资基金,成立于2010年,其合伙人汪震宇告诉新京报记者,最近几年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同时也是社会经济转型、结构变化的折射,导致人力资源结构、职业要求等都在发生重大变化;与此同时,终生学习也逐渐成为强有力的社会共识。

“政策的影响,首先在于指明了大方向,加速了社会认知的改变,缩短了社会共识形成的周期,也有效引导了社会资源向职业教育的倾斜和导入。”汪震宇告诉记者,天使湾创投投资的深蓝学院,已成长为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教育的领导品牌;投资的科学指南针,已成长为国内最大的第三方科研服务平台;投资的觅健,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癌症患者教育平台(媒体、社区、课程)和康复管理平台;投资的金华佗,则是国内领先的医生培训平台。

考证文化下创业者的迷茫

深圳的胡盼,是一位营养健康领域的自由职业创业者,他和云树的情况有点类似,也是今年9月底从原先的公司脱离,当下他主要通过和机构合作,做营养师、健康管理师的培训业务。但是他表示,这个领域比较特殊,从业者都比较迷茫。

胡盼告诉新京报记者,前几年健康管理的政策波动比较大,行情也如过山车一般。比如2016年国家取消公共营养师的职业资格认证考试,很多做相关考试培训的机构纷纷倒闭;而到了2018和2019年,健康管理师的认证政策出现,行业又火热了一把;到了2020年,疫情导致学员只能线上上课,加上这期间人们的口袋变紧,考证的人就比较少。

而当年7月,人社部又宣布健康管理师证由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变成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发证单位也由政府或授权单位变成用人单位和社会组织,“这一方面迎合了市场需求的灵活性,但同时也使市场上相关证书的种类变多,五花八门甚至出现不少乱象,也导致这些证书在人们心目中的公信力下降。”胡盼说。

即使考过营养师证和健康管理师证,学员在就业方面也往往会遇到很大问题,“很难就业”,胡盼说,健康管理师的总体出路比较少,有限的岗位招募工资也不高,主要去做销售类工作。他坦言,很多人考这类证书,只是为享受政府补贴,或者积分落户方面的一些好处。

近期国家发文鼓励发展职业教育,胡盼表示,在健康职业培训行业,这类政策目前主要是一些有发证资质的大机构可以参与进去,小公司则比较难,需要依附于那些发证机构才可以运营下去。“未来政策可能开放更多,但是原先那种找学员做考证培训的模式会更难,整个行业竞争会加剧,可能面临行业洗牌,中小型企业在竞争中比较难胜出,除非能有大企业背书支持的资源。要么成为他们的下属,要么败下阵来。很多人也是等待和观望心态。”

胡盼从2013年踏入行业,在这个领域做了将近9年时间,去年他结婚,生子,步入新的人生阶段,对于个人职业发展也需要考虑更多。在个人业务层面上,现阶段他计划从健康职业培训往健康管理领域拓宽,包括给客户出健康管理方案等,他也打算整合下之前积累的行业资源,看有没有一些新的机会。

是创业者的蓝海市场吗

但这个领域并不是只有机会。

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向新京报记者指出,职业培训行业有很强的行业属性。没有相关行业积累的企业想要进来并不容易。“比如建筑行业、医护行业,厨师行业,每一个行当几乎都有完全不同的市场,每一个行当都有它自己的主管部门,自己的就业单位,每个行业的政策和规范也不一样。”

同时他强调,职业培训市场的空间比起K12要小得多,各路企业进入,竞争会更加激烈,可能瞬间就会成为红海市场。就算他们突破了那些领域,也很难在这个领域取得和原来K12一样规模的销售额。“不过另一方面,由于行业玩家更多,产品和服务供给增加,学习者会受益。”

近年来短视频行业成了风口,一些创业者也纷纷涌入。不过,一位创业者告诉记者,眼下拿到办学资质比较难,口子收紧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则认为,如果机构一窝蜂进入职业教育,一方面会加剧原来已有机构的竞争,营利前景并不看好,另一方面很可能会加剧新的内卷,当出现这种情况时,监管部门必然对培训进行治理。

“任何教育培训行业大发展对应的都必然是受教育者的培训负担,这是进入教育培训领域者必须有的清醒认识。”熊丙奇强调称,进入职业教育,必须也是做教育,而非做大生意。应该立足给受教育者高质量的职业技能教育,否则不可能得到长远发展。必须从学科类机构的发展、治理中吸取教训,不要重蹈覆辙。

云树告诉记者,这个行业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则是在复购率上。他解释说,成年人的职业培训学习本身就是一个相对比较低频的事情,往往是阶段性的需求。“比如一个人想跳槽然后需要一个技能,就去学一学相关课程,但是可能他找到工作后就不会再去,不像K12那样可能每个年级都要去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职业教育新政来袭,新兴职业教育成风口,看掘金者怎么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