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仍是一片蓝海的海外中文教育,会是K12教培机构转型的下一站吗?

出海教中文成为摆在国内K12教培机构转型中的一项选择。
教培巨头新东方旗下比邻中文Blingo于今年8月推出了面向4-15岁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针对入门阶段和有一定语言基础的用户,Blingo分别开设了K1-K3启蒙阶段和G1-G6阶段的学习课程。
这不是第一家闯入海外中文教育赛道的教培公司。
在这条赛道上的主力可分为三类:以LingoAce、Lingo Bus、悟空中文等平台为代表的“传统”海外中文教育公司,以新东方、卓越教育为首的K12教育公司,和以伴鱼、火花思维等为代表的在线教育科技公司。
“2016-2017年是海外中文教育的萌芽期,2019-2021年属于高速发展期。”悟空中文创始人兼CEO王玮告诉界面教育,目前整体处于平稳发展期。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在线中文教育平台LingoAce,自2017年6月上线至今,其拥有超过10万学员,覆盖100多个国家。2020年的月现金收入实现20倍的业务增长。
伴鱼少儿英语也在开拓海外市场。8月10日,伴鱼少儿英语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致伴鱼学员和家长的一封信》,称伴鱼会加快国际化尝试,把“中文分级阅读”等更多的优质教育产品带向全球。
教育部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超过2500万,累计学习使用人数接近2亿人。
华人华侨是海外中文教育市场刚需的主力军。
最新版《华侨华人蓝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共有约6000多万华侨华人,广泛分布在各大洲1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部分群体是海外中文教育公司的主要客群。
2016年,王玮在新西兰奥克兰工作时创立悟空中文,面向4-18岁的华裔孩子提供在线中文课程。目前在成都、北京、上海、广州、银川等地均设有分部,学员规模累计超过30万人,辐射118个国家和地区。
在她看来,海外华裔孩子学习中文的刚需会长期存在。
大致可归为三个原因。华裔父母认为,孩子会讲中文对于拓展未来事业有帮助;其次,则是文化的传承,以及华裔孩子关于身份的自我认同。

中文学校存短板,为在线教育提供空间

德勤中国的《新政重塑教育格局——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21》显示,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是海外中文学习者的两种主要学习途径。

当地的中文学校却无法有效满足华裔孩子学习中文的需求。据王玮观察,出于中华文化的传承,有海外华裔的地方就有中文学校。而中文学校生源的流失率却居高不下。

“我在奥克兰当地和很多中文学校的老师、校长沟通时都会发现一个现象,一年级的入学率很高,通常一个班可以有五六十个学生,但辍学率同样也很高,到了二、三年级,一个班最后可能只剩下四五个人了。”

中文学校的教学内容和质量是导致高流失率的主要原因。

据王玮观察,部分中文学校所使用的教材并不适配海外华裔孩子;再者,身处海外且了解华裔孩子学情的优质中文教师数量较少,在师资匮乏的现实情况下,学校对中文教师的资质要求通常也不高。

“中文学校聘请中文教师并不容易。海外一些中文学校,聘请的中文老师很多是马来西亚裔的。” 王玮告诉界面教育,在国外任职中文教师,要求中文和英文都要好,同时需要有海外教师资格证。但考取资格证书并不容易,以澳洲和新西兰为例,其对雅思能力有较高要求。

缺乏优质师资导致专业教研能力缺位,此外,资金不足也使学校无法为教师提供激励机制。

海外中文学校的多重困境为在线教育机构提供了市场。

在王玮看来,在线教育克服了传统中文学校暂时无法逾越的“鸿沟”。“互联网这根网线将优质的老师送到千千万万分散在海外各国的学生家中,跨越了中文学校怎么也越不过去的这些坎。”

而新冠疫情也加速了教育行业的线上化转型,逐渐带动在线教育被用户广泛接受。王玮回忆,此前,因课程全部采用线上教学模式,悟空中文时常受到家长质疑,曾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去传递在线教育所具备的优势。

“出海”是一个漫长过程

在线教育的普及也为国内教培机构转型出海教中文提供了基础。但要成功出圈,照搬国内大语文课程并非一条捷径。

王玮表示,海外中文教育业务中,教研很重要。由于母语和第二语言的学习有较大差异,海外华裔缺乏中文语言环境,因此,海外中文教育的定位是第二语言的习得,在教研和课程设置上与国内K12阶段的大语文是完全不同的思路。

以悟空中文为例,教研团队中有一部分教师人在海外,对海外教育理念和学情了解相对深入,针对目标用户中文基础水平分别开设启蒙中文,国际中文、进阶中文和基础汉语四套课程。

国内在线教育机构出海教中文是一个需要时间打磨的过程。王玮告诉界面教育,摆在这些公司眼前最难的是真正去了解用户的学情,不断根据学情研制出切合用户需求的优质教育产品。

这仍是一片蓝海。

据教育部数据,目前已有75个国家将中文列入国民教育体系,180多个国家开展了中文教育项目,4000多所大学设立了中文院系、专业、课程,7.5万多所主流中小学校、华文学校、培训机构开设中文课程。

此外,在线语言学习平台多邻国发布的《2020年语言趋势学习报告》显示,自2017年上线有关课程后,汉语成为该平台中全球用户总量增长最快的语言之一。2019-2020年实现29%的增长。

就对象和学习动机而言,汉语学习者群体既包括海外华人华侨,也包括各国主流社会出于工作、留学等目的而学习汉语的人群,且近年来呈现低龄化趋势,目标人群定位在5-18岁人群。

王玮也观察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与海外教育界人士交流中,他们透露出对中文的看好,认为中文教育市场前景广阔。

国家层面,在国际上推广中文又有进一步动作。近日,教育部在答复《关于应对国际中文教育面临的挑战和风险的提案》中指出,鼓励国内职业教育机构、中资企业参与国际中文教育。同时,不断优化孔子学院布局和结构,继续办好孔子学院。

这是否会加剧海外中文教育的竞争?

王玮对此并不认同。

由国家汉办开设的孔子学院主要面向成人阶段的学习者,而青少年和低龄阶段的学习则主要靠各类中文学校、校外中文培训机构和家教提供。

“孔院的老师出国后一般是去往当地的公立中小学进行公益项目式教学,为期较短,常在1-2年之间。”王玮向界面教育表示,“孔院更多的是民间文化交流项目,和商业导向的海外中文教育公司不同。”

德勤中国发布的《新政重塑教育格局——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21》报告认为,随着“一带一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RCEP协定、中非经贸合作等战略的推进,全球7亿东南亚人士、13亿非洲籍人士将成为教育出海最大的目标市场,国内教育企业可借此走向海外,为全球汉语学习者提供优质的中文学习服务。

尽管市场前景广阔,这条赛道也不乏已抢占行业头部的先入局者。国内机构出海后如何应对是亟待破解的难题。

王玮认为,教研团队的打磨和过硬的产品能力必不可少,除了资金,更需要时间。

再者,需要适应海外市场的营销。“既然这是一个推向海外市场的产品,要非常了解你的用户。这也是要经过摸索的,不是现成方案就可以直接拿来用的。”王玮告诉界面教育。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仍是一片蓝海的海外中文教育,会是K12教培机构转型的下一站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