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失去“衡水”金字招牌后,这家上市公司如何纾困?

剥离不合规业务的同时,又在快速扩张新业务,第一高中教育可谓非常积极、甚至有些激进。

 

今年2月,知名的“衡水一中”更名为“衡水泰华中学”,公参民就此画上句号。

在“衡水一中”更名的同时,全国各地曾经挂名“衡水”的中学,也都悄悄变更了学校名称。

上市公司第一高中教育便是如此。日前其发布2021年财报,失去“金字招牌”后,第一高中教育过得好吗?

悄然更名

根据财报,在2021财年,第一高中教育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2021年《民促法实施条例》颁布,其中特别提到,实施义务教育的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学校,也不得转为民办学校;其他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

而在上市初,第一高中教育正是“衡水系”概念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共拥有19所学校。其中15家挂名“衡水”字样,它们以河北衡水中学的名义遍布云南、内蒙古多个市区,甚至深入县城。

义务教育禁止“公参民”的大背景下,第一高中教育剥离了义务教育阶段的业务。其财报提到,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的规范要求,在2021年9月1日之后,已将服务于国内义务教育阶段的业务进行了拆分,并在财报中列入了非持续经营业务。截止2021年12月31日,已拆分的非持续经营业务亏损为1086万元。

第一高中教育的整改不止于此。在全国去“衡水”标签的趋势下,其旗下的高中也已经悄悄更名。蓝鲸教育查询发现,原本名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的学校如今已经更名为“云南长水实验中学”,连带其在云南的13个校区一同去掉了“衡水”标签。

剥离业务最直观的冲击就是利润。2021财年,第一高中教育实现净利润3990万元,较2020年的8190万元大幅下降51.3%。

需要看到的是,虽然利润受到了冲击,但第一高中教育仍然展现了不错的抗风险能力。

一手合规、一手扩张

在面临合规压力时,第一高中教育并没有选择收缩,反而是积极投放。

通过成本开支的数据可明显看出,第一高中教育依然在开设新学校、新业务。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高中教育的营收成本为2.74亿元,较2020年的1.97亿元增长38.7%,主要是由于开设新学校以及扩大艺术和体育课程覆盖面而增加的工作人员费用。费用开支方面,销售和营销费用增长8.6%,一般及行政开支增加17.4%。其中,对于销售费用的增加,其表示主要是由于与2021年开设新学校计划相关的品牌推广和营销活动费用增加。

这些客观上带来了营收、学员增加。2021财年,第一高中教育保持了积极的增长态势。

报告期内,第一高中教育总收入为4.00亿元,较2020年的3.52亿元增长13.7%。截至2021年12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提供管理服务的学校项目和公立学校的注册学生总数为21247人,比截至2020年末的20637人增加3%;截至2021年12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提供管理服务的学校项目和公立学校的项目总数为22个,比截至2020年末的21个增加4.8%。

受规模扩张的影响,第一高中教育预测,2022财年全年,持续经营业务的总收入为4.8-5.2亿元,同比将增长15%-24%。

剥离不合规业务的同时,又在快速扩张新业务,第一高中教育的布局可谓非常积极、甚至有些激进。在当前的环境下,第一高中教育的布局是否会潜藏风险?

政策的“逆行者”

从财报看,无论是中短期还是长期,第一高中教育都可能承受较大的压力。

根据财报,作为反映预收学费的数据,第一高中教育的合同负债数据出现了下滑。截至2021年12月31日, 第一高中教育的合同负债为1.52亿元,比截至2020年12月31日减少了约1200万元。

去掉“衡水”标签,第一高中教育的招生难免会承受压力。一方面,没有“衡水”标签,新校区的招生缺少品牌层面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在失去金字招牌后,学费上的议价能力可能也会是第一高中教育面临的难题。

这些在客观上,都可能影响第一高中教育的营收规模和利润水平。2021财年第一高中教育的毛利润为1.26亿元,同比下滑了18.14%,这或许代表其未来的增长会愈发艰难。

在财报中,第一高中教育的首席财务官表示:“2022年,公司有三个具体目标。首先,公司预计所有目前运营的学校项目将比去年产生更好的财务业绩。其次,公司计划开设一些新的高中项目和新的职业教育学校项目。第三,公司计划进一步拓展服务范围,全面覆盖整个教育体系。”

这其中,提升运营的学校项目的业绩,客观上反映了在失去“衡水”金字招牌后,第一高中教育不得不在组织管理上寻求弥补。

而相比于“衡水”问题,第一高中教育更大的困境体现在其业务的潜在风险上。剥离不合规业务后,第一高中教育的确短暂找到了避风港。但从长远来看,为学生“减负”、发展职业教育才是政策的趋势。

而在财报中,第一高中教育依然在强调其学校“在同类学校700分以上人数、同类学校600分以上人数及同类学校出入口成绩增分人数方面均排名前列”——这显然是与大趋势背道而驰的。

从第一高中教育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已经能够看出这一隐患。上市以来,第一高中教育的股价持续下滑,目前较发行价10美元跌去了88%。即便2021财年其业绩保持增长且对2022年业绩保持乐观预期,其股价依然在不断缩水。

由于股价不断缩水,第一高中教育的市值已经跌破了5000万美元的标准,在本月收到了纽交所的警告函。

第一高中教育的首席财务官也明确提及了新的职业教育学校、教育综合服务体系的布局,但目前看,高中偏应试的教育模式依然是第一高中教育的绝对主力。从长期看,这都将是其头顶上悬着的一把剑。

2021财年,第一高中教育平稳实现了合规运作,并保证了业绩的增长。但从长期看,摘牌“衡水”使其面临品牌知名度下滑的压力;高中应试教育为主的业务,让其未来的发展存在不确定性。相比于业绩增长的表象,隐忧难以遮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失去“衡水”金字招牌后,这家上市公司如何纾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