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新老选手同场竞技,教培教辅混合战争

导语

教辅向来是学生学习过程中的刚需,陪伴了一代又一代学子升学、考试。“双减”之后,因为校外学科培训大规模缩减,许多家长更加意识到教辅的作用,甚至一度出现给孩子囤教辅资料的现象。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原K12学科培训机构将目光投向了教辅板块,不仅着手出版纸质教辅,也投身于智能教辅的研发中。而传统教辅机构也在开拓数字化业务。新老企业同场竞技,教辅市场将迎来怎样的新格局?
1
教辅需求增长明显“双减”下教辅企业业绩可观

《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天利38套》《王后雄学案》《优化设计》……学生时代的书桌上,总是免不了一摞摞的教辅资料。它们被视作是学习、复习、备考的利器,为学生提分、升学发挥效用。

尽管教辅是每个学生学习过程中的必需品,但是在以往教培的竞争中,相比于K12学科培训展现出的巨大市场潜力,教辅并没有显露出强大的吸金能力,也没有在教育之争中占得中心位。但是,随着“双减”的全面推进,校外学科培训市场规模缩减,且课程定位转向非营利,教辅的价值不仅更加受到消费者的重视,也被企业重估。多位书店经营者透露,去年秋季学期开学时,一些家长表现出恐慌、焦虑的情绪,因为担心不补课后孩子在学习上松懈,便采购了许多教辅资料。

教辅需求被刺激的背后,去年不少教辅相关企业收获了可观的业绩数据。以“志鸿优化”为核心品牌推出了《优化设计》《优化训练》等一系列教辅书的世纪天鸿财报显示,2021年,其实现营收4.11亿元,较2020年的3.57亿元增长15.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64.3万元,较2020年的3326.9万元增长4.13%。其中,教辅图书业务贡献营收3.54亿元,同比增长11.79%;毛利率为29.80%,同比增长2.99%。教辅图书销售量为4021.65万册,较2020年的3692.29万册增长8.92%。但是“双减”之前其2020年营收相较2019年其实减少了7.40%,其中教辅图书2020年贡献的3.17亿元营收也相较2019年的3.43亿元减少7.63%。

从一些从事教辅出版、发行业务的企业发布的2021年财报也不难看出,去年教辅为其贡献了不错的营收数据。凤凰传媒财报显示,2021年,其实现营收125.17亿元,较2020年的121.35亿元增长3.15%。其中,教辅出版业务营收12.93亿元,同比增长39.25%;教辅发行业务营收35.89亿元,同比增长12.60%。2021年,凤凰传媒各类教学辅助读物销售2.3亿册、码洋42.1亿元。

读者传媒方面,2021年,其实现营收12.22亿元,同比增长12.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05.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27%。读者传媒表示,收入增长主要来源于教辅、期刊、图书、电子产品、教育装备项目等主营业务。利润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教材教辅、期刊等业务增长带来业绩提升,另一方面得益于运营效率和管控能力提升,综合成本进一步下降。根据读者传媒的财报,2021年,读者传媒教材教辅销售量9278.7万册,同比增长16.95%。教材教辅为其贡献了3.58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4.83%。该业务毛利率为26.09%,同比增加0.92个百分点。增长的原因在于去年其教材教辅业务增加了重印和租型代理品种,扩大了发行规模,优化了发行合作伙伴,拓展了区域发行渠道。

曾经,在中考、高考制度的加持下,学生对于教辅的需求持续爆发,教辅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甚至诞生了一个又一个颇具盛名的教辅品牌。然而随着在线课程、线上题库等产品的兴起,传统教辅资源市场一度被挤占,教辅也到了要寻找新生命的时候。去年以来,“双减”的影响下,教辅的作用和市场潜力再度被重新审视。教培新政下,如何以教辅的形式迎接更多新需求不仅是传统教辅机构也成为许多教培机构思考的课题。

2

原K12教培机构加入教辅之争

智能技术赋予教辅更多可能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我国普通高中、初中和普通小学的在校人数分别为1.737亿人、1.78亿人和1.81亿人,中小学在校人数规模逐年增长。学生升学的压力下,教辅市场需求数量显而易见。早年,教辅资料主要以纸质出版物为主,但是随着科技不断赋能教育,个性化学习日渐被强调,传统的纸质教辅也难以满足学生愈加多元、个性的学习需求。如何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的方式更精准、高效地为孩子提供教辅资源成为教辅市场各家发力的重点。

前不久,学而思出版中心推出的智能教辅产品“小蓝盒”和“大白盒”在学而思的多个渠道上线。据了解,这两款智能教辅产品从“解决自主学习”的问题出发,覆盖“学、练、测、评”的完整闭环。其中,小蓝盒以一个学期为一个完整学习周期,每周通过不同的步骤完成自主学习目标。除了体系化的内容外,学而思智能教辅还配有视频资料辅助,可以实现自动批改、学情分析。近日,好未来还在其2022财年Q4财报会上透露,在内容解决方案方面,其结合18余年来自身积累的优质教研内容,以及国内外合作伙伴的授权资源,正在构建相关出版产品。

去年6月,猿辅导控股成立的重庆斑马智学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也包含出版物批发、出版物零售等业务。彼时有媒体报道称,猿辅导旗下部分小猿AI课的员工转去做电子教辅项目,主要以动画形式讲解教材内容,并穿插配套习题。

不可否认,长期以来一线的教研教学、帮学生提分的经验以及对学生学习行为数据的积累,为在线教育机构进入教辅市场提供了先天优势。加之其在在线技术方面的投入和研发,更为其进一步升级创新教辅产品和功能赋予了许多想象空间。

不过在在线教育机构基于自身优势开拓教辅业务的同时,传统教辅企业也在拥抱数字化方向。据悉,凤凰传媒已将由传统教育出版商向教育综合运营商转变作为核心战略之一,并通过围绕数字内容、网络平台、软件技术、数据管理等几个重点板块积极布局智慧教育业务,打造智慧教育产业链。

去年,世纪天鸿也加快了其“教育内容AI系统”等精准教学项目的进展,在题库建设、软件开发、对外合作、用户体验、学校试点等方面不断增加投入,其相关产品已在山东、河南、四川等高考大省的学校进行试用。此外,其还投资了北京一笔两划科技有限公司,探索以人工智能自然语言识别技术对作文进行批阅的方式赋能智能作业系统。今年,世纪天鸿发公告表示认购微橡科技222.7746万元的新增注册资本,以将公司在基础教育领域的教研能力、题库资源、渠道资源与微橡科技在教育信息化领域的技术开发经验、数据处理经验、市场拓展经验相结合,将教育内容进行人工智能升级,进一步由教育出版向智慧教育业务拓展和延伸。

对于传统教辅编写及出版发行企业而言,其对于考试制度、命题以及用户需求的长期跟踪和研究,多年来搭建的面向全国的经销、代销网络,以及和各地教育部门、学校等建立的合作关系,都是其应对教辅市场新竞争对手的底气。与此同时,与科技企业的合作也将为智能化转型带来更多可能。

“双减”的背景下,减负增效、因材施教成为教育行业的重要目标。通过新技术的加持,教辅要满足的或不仅是学生千篇一律的学习需求,而是要将个性化学习、分层教育嵌入教辅产品中。唯有此,教辅才有可能符合“双减”政策提出的“全面压减作业总量和时长,减轻学生过重作业负担”要求。教育智能化的趋势下,基于学生学习数据提高作业设计质量,实现作业诊断、学情分析以及资源精准推送、高效辅导等功能,让学生告别无效的题海模式,教辅才能在合规的前提下,更好地生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新老选手同场竞技,教培教辅混合战争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