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又暴雷了:这家素质教育明星企业欠费超1亿

音乐教育赛道会是伪命题么?

 

两个月前还全资收购了曾估值6-10亿美元的“VIP陪练”,如今,小音咖却声称“资金紧张、运营困难”。

最近,小音咖深陷暴雷丑闻之中。员工讨薪、学员维权退费,而创始人也只是表示会想尽一切办法筹措资金。显然,这样的说辞说服力并不强。

“别让小音咖跑了。”一众维权家长直接喊话相关部门。据了解,目前小音咖待付的学员学费、教师课时费预计超过亿元。

当纯粹的线上音乐陪练或线下音乐培训被验证无法走通的时候,小音咖收购“VIP陪练”号称要实现线上平台和线下校区的互补互动,还声称要实现“5年内营收百亿,市值千亿的全球性音乐艺术集团的目标。”

如今来看,似乎也没能发挥出线上、线下1+1>2的作用。小音咖的这次危机再次说明了音乐教育行业的难度。对于创业者与投资人而言,音乐教育赛道真的是”伪命题“么?

 01 
图片“财大气粗”的小音咖没钱了

“小音咖确实遇到了困难。”

在被传言“疑似关门跑路”后,创始人李艾在官方公众号发出一封《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在信中,李艾坦诚,目前公司“资金紧张、运营困难”。

对于企业而言,至今还没能从今年疫情的负面效应中走出来,小音咖也是如此。李艾表示,造成小音咖遇到难关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外部环境的不可控,加之内部对环境变化的预计不足;另一方面,为响应防疫工作安排,在尚未接到上级主管部门允许复工的通知的情况下,小音咖确实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

“为此,我们也在积极争取时间融资、求助,想尽一切办法筹措资金,尽我所能,让小音咖继续稳健运营。”李艾表示。

很难相信,“资金紧张”这几个字会从小音咖自己口中说出。

资料显示,小音咖创立于2015年4月,号称是“最知名线下音乐艺术辅导平台”。在此之前,公司已完成4轮融资,其股东包括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沪江创始人兼CEO伏彩瑞、东方财富网董事长其实、大众点评网联合创始人龙伟等业内知名大咖。

在两个月前,小音咖还全资收购了国内头部的在线音乐陪练平台“VIP陪练”,而且后者的估值最高时在6-10亿美元区间。小音咖还声称“计划5年内实现营收百亿,市值千亿的全球性音乐艺术集团的目标。”

另据媒体此前报道,小音咖2020年营收为2.6亿元,2021年小音咖单月销售额超5000万元。从品牌宣传上看,小音咖确实也凸显出四个字——财大气粗。

然而,这样一个“国内最大的少儿音乐艺术集团”,现在也无法发放老师工资以及处理学员退费。李艾说道,她还希望各位家长能给予小音咖一些时间和为学员继续服务的机会,暂缓退费。

只不过,小音咖的员工与学员家长们未必会答应。一位维权家长表示,从2月起小音咖就不给老师发工资,家长申请退费也几个月不到帐。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小音咖教师维权群、家长维权群已经有8个,每个群500人,学员学费、教师课时费预计超过亿元。

让家长们质疑的是,如果小音咖经营早已出现困难,为何近期还要不断宣传扩招?这是否有蓄意圈钱跑路之嫌?按照之前的宣传,小音咖是有钱的,钱又到了哪去?没人出来解答。

还有律师表示:“小音咖的运营主体上海艺齐来是一家注册资金只有305万的有限责任公司,即便破产,该承担的责任并不大。”现在很多维权的员工与家长都在呼吁相关部门不允许小音咖破产。

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位老师告诉媒体,其他音乐培训机构的销售部门已经通知销售人员“准备接收小音咖的学员”。

 02 
图片 音乐教育赛道是伪命题?

对于小音咖“争取融资”一说,目前看来并不乐观。

首先,小音咖的融资基础并不是很好。观察小音咖此前的融资经历,实际上豪华的只是天使轮阵营,而且上文所述的企业家们大多也是以个人身份投资。并且,在小音咖背后,缺乏有力的资金支撑,数次融资的总金额其实并不高。

其次,教育行业融资如今已经难上加难。虽然此前有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这几年音乐教育行业是资本在素质教育领域关注的重点方向,而陪练是音乐教育中的刚需,所以会有机构看好这个领域。但是看好是一回事,愿意掏真金白银投资则是另一回事。

经历教培行业的规范之后,从业者与投资人也更趋于冷静务实。现在的投资人们会更关注被投企业商业模式是否有创新,业务是否有新延展等。

再次,音乐教育的模式还没有完全走通。实际上,有很多K12教育机构此前多次尝试进入音乐教育市场,但每次行业研究后得出的结论都是“很难做”,甚至“没法做”。

一位分析师表示,与之前暴雷的大部分教育机构一样,小音咖的商业模式也存在风险。据了解,小音咖的商业模式是,一方面,小音咖通过低于远市场的单价招收学员(有老师表示会低于市场价30%-50%),让学员缴纳大笔预付学费;另一方面,让大量的兼职老师给学员上课,给老师的课时费与市场持平或者略高于市场价。

这种模式在教育赛道融资火热或者急速烧钱扩张时不足为奇,可到了2022年继续这样无疑是慢性自杀。

事实证明,纯粹的线上陪练,已被验证无法走通,而线下的音乐教育平台更是早早就开始展露危机。此前外界有观点以为,小音咖可以实现线上平台和线下校区的互补互动,在疫情不稳定的当下,线下用户顺理成章转线上,能省去传统行业苦苦探索的阶段。疫情稳定后,线上庞大的用户转化到线下,亦是一个非常可观的前景。

可这样的模式如今也避免不了生死危机。实际上,小音咖收购VIP陪练后,并没有发挥出线上线下1+1>2的作用,直至现在才开始组织计划恢复辅导业务的线上临时课程。

“即便小音咖暴雷,那也并不能说音乐教育赛道就是伪命题了,也不能代表线上线下结合的OMO模式行不通。”一位从业者说道。音乐教育是重教学质量和用户体验的,尊重教育本质,尊重行业目前的规则,以目标用户真实的刚需为目标设计产品与服务,用最直接的方式去盈利,用户是愿意为所需要的高品质产品买单的,企业也能持续生存下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又暴雷了:这家素质教育明星企业欠费超1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