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张一鸣没有放弃教育

一块新的梦田。

 

8月11日,字节跳动在福建龙岩老家成立了字节跳动数字经济产业学院。

没有过多宣传,没有大张旗鼓,只简单举行了一场揭牌仪式。

以张一鸣在2016年的教育思考为起点,市场亲眼见证了字节跳动在2018-2020年对教育板块的种种尝试,也感受到了2020至今的沉寂。

有人说他的教育梦应该醒了。

但张一鸣和字节跳动或许不这么觉得——或许,是还未到梦醒时分;又或许,他有了一块新的梦田。

01

回家乡,做教育

2021年5月20日,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一职,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

彼时张一鸣就在全员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所以最近半年,我逐渐形成这个想法,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脱离开CEO的工作,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同时,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其中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也持续探索中,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

张一鸣1983年出生于龙岩,曾在当地的永定一中就读,2001年考入天津南开大学,后面的故事,大家再熟悉不过。

卸任字节跳动CEO后,他回到了老家。

2021年6月21日,张一鸣宣布向老家龙岩捐赠5亿元,成立“芳梅教育发展基金”——“芳梅”二字,分别取自张一鸣奶奶和外婆的名字。

据福建省龙岩市教育局官方介绍,这笔基金主要用途包括辅助全市教师进修,支持职业教育创新发展,改善教育信息化教学环境,设立奖教金以及资助学生宿舍楼等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年初,中信信托·2021芳梅教育慈善信托(以下简称“芳梅教育慈善信托”)在北京市民政局完成备案并正式成立。

芳梅教育慈善信托由张一鸣和福建龙岩市慈善总会共同发起,资金从芳梅教育发展基金划拨,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受托人,初始规模为2亿余元,期限为永久存续。

为了优化资金管理机制,增强项目的可持续性,芳梅教育发展基金划拨2亿元设芳梅教育慈善信托。信托的资金将用于为龙岩教师发放奖教金,对贡献突出的个人和集体予以奖励。

多知网了解到,除设立慈善信托外,芳梅教育发展基金已资助两个项目,包括支持龙岩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开展“芳梅教育教学奖”评选和奖教金发放,以及永定区培丰中学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

龙岩市教育局官网信息显示,2021年10月底,首届“芳梅教育教学奖”已公示获奖名单,超过700位龙岩市中小学教师获奖。

张一鸣曾表示,希望能够利用自身优势,帮助、鼓励、扶持更多的家乡创业者,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我期待龙岩能出现更多一流的科技公司。”

站在新的节点上,此刻字节跳动数字经济产业学院的成立,既是其对龙岩当地发展的推动,也契合了他离开时所表达的“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

(产业学院揭牌仪式 图片来源 龙岩市教育局)

字节跳动数字经济产业学院的合作方是福建龙岩当地的闽西职业技术学院。

据校园官网介绍,闽西职业技术学院是由龙岩市委、市政府举办的龙岩唯一的一所公办高职高专院校。

2020至2021中国高职高专院校竞争力排行榜中,该校排名第239位,在福建省内排名第七。

在揭牌仪式上,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书记卢伟耀简要介绍了校企双方一年来在教学环境、人才培养、教学实施、教学考核等方面共建共管共享的情况,并表示将“进一步推动校企深化合作,努力培养龙岩数字产业经济发展所需的高素质人才”。

选择与高职高专院校合作,或许意味着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探索开始面向国家更为鼓励的职业教育与校企合作等角度。

仅以职业教育方向来看,政策在近五年有十分明显的优化和补充。

例如,2017年10月,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在此纲领的指引下,2017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和2018年出台的《职业学校校企合作促进办法》详细规划了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具体路径,职业教育正式走入融合发展阶段,包括产业和教育的融合、学校和企业的融合,并在全国铺开。

2019年《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同样对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进行了系统规划。“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逐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

2022年5月1日实施的新《职业教育法》可以说职业教育在政策面上开始正式发力,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内容从五章四十条完善至八章六十九条,由3400余字修改为10000余字,内容更加充实,也验证了职教与普教同等重要地位的前景。

财政部、教育部印发的《关于下达2022年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资金预算的通知》中也提到,2022年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资金预算52.76亿元,加上提前下达金额249.81亿元,累计下达预算302.57亿元。

这一次,张一鸣把教育梦田放到了国家鼓励支持且契合字节跳动优势的产业院校之中。

抖音集团副总裁李涛强调,闽西职业技术学院数字经济产业学院是字节跳动集团全球首个合作建设的产业学院。

选择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作为合作方,是因为学校有很好的基础、有优秀的教师团队和高素质的学生群体,希望校企双方共同努力探索新经济形势下数字经济发展,实现共赢。

话虽如此,但显而易见,选择将字节“全球首个合作建设的产业学院”放在龙岩,依旧离不开张一鸣的龙岩情。

02

龙岩帮,龙岩情

很多年前,互联网圈里曾有这样一句话:“得湖南者得流量”,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移动时代的几大社交产品的创始人全是湖南籍,比如微信的张小龙来自邵阳、陌陌唐岩的老家是娄底等。

后来圈子里又有了另外一句话:得龙岩者,同样得流量。

土地面积仅为1.9万平方公里的福建地级市龙岩,正在成为互联网企业家的新宝地。

当地盛传有互联网“三杰”,分别为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美团创始人王兴以及雪球创始人创始人方三文。

此前“投资界”在文章中统计,微医集团廖杰远、博恩集团熊新翔、美亚柏科滕达、天英教育陈伟山、91手机助手熊俊等这一些创业者皆来自龙岩;龙岩人创办的知名互联网企业还有:唯你科技、华勤通讯、复控华龙、药师帮、健康之路、快批、十点读书、同步网络、保障网、世冠科技、法自然科技、欣欣旅游、名商科技、优学堂、美房云客、金蓝人力、开思、风平智能、流利说等数十余家。

群聚效应明显,这些创业家被外界称为“龙岩帮”。

2018年,著名经济学家、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曾特地跟张一鸣求证了一件事:“你和王兴都是福建龙岩人,据说你们的父辈还都认识,这是一个小概率的事情……TMD(头条、美团、滴滴的缩写)里面两个人是龙岩的。”

张一鸣后来回答:“龙岩的环境,应该说福建整体的数字化、互联网普及比较早。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互联网普及了,这可能与王兴和我的创业都有一定的关系:你更早接触网络、更早产生兴趣。”

(2021年6月 张一鸣参观母校永定一中)

互联网毕竟是后来的产物,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龙岩的地理位置,激发了青年人走出去的心。

尽管龙岩的GDP排在福建省的中列,但龙岩一直处在省内人鄙视链的末端——太偏了。

早年的地壳运动让龙岩远离命运的眷顾,原本就多山,丰沛的雨水和湍急的河流又把山脉切割成了一块又一块。

方三文曾通过一篇评论,表达过自己一定要走出家乡的愿望,标题是“热爱她,就离开她。”

或许是见过了太多的山,从龙岩走出去的龙岩后生们,格外珍惜“浪潮”的力量。

王兴在一次演讲中就提到自己与父辈们创业的区别:“传统行业的创业好比登山,山永远在那里,你随时都可以去;而互联网创业就像一波波的科技大潮,像冲浪一样,你要找准时机,踏上浪头,如果这个浪头过去了,你不用再去追他,你应该勇敢地迎接并敏锐地捕捉下一个浪潮。”

学会乘风御浪的他们,逐渐走向了互联网大潮的前端,顺便也将失落的龙岩打捞起来。

“投资界”曾在文章中借用过某龙岩系投资人说过的一段话:“龙岩人的成功,有偶然也有必然。偶然是指早期奋斗的企业家,在万众创业中脱颖而出实属不易。这些人无形中在老乡群体里形成很好的示范效应,榜样的力量加上龙岩人吃苦耐劳的精神,有一大批人取得好成绩也是必然。”

龙岩当地政府很早也看到了龙岩后生们的可能性,也让从龙岩走出去的年轻人们,有了回来的条件。

2015年龙岩市委、市政府举办首届龙岩籍互联网新锐高峰论坛,当时就邀请到王兴、张一鸣、方三文、熊新翔、熊俊等12名龙岩籍互联网企业家分享创业经验。

其后,龙岩籍互联网论坛(后称“龙岩籍互联网新锐沙龙”)延续至今,以王兴、张一鸣、方三文等为代表的“龙岩帮”逐渐在互联网圈站稳脚跟。

当地的支持,也成就了张一鸣和字节跳动在龙岩教育事业中的发展。

简单梳理来看:

2017年12月,张一鸣与龙岩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表示今日头条将从七个方面助推龙岩经济社会发展,其中包含如在龙岩设立首个位于三线城市的今日头条创作空间;依托龙岩高校职校场所、设备等资源,建立“今日头条龙岩学院”;将“龙岩发布”作为重点信息源进行资讯的智能推荐,加强对外宣传推介龙岩;利用今日头条精准分发技术,向资金与人才重点推荐龙岩的项目需求、资金需求、项目优势和资源优势等。

(龙岩市与字节跳动签约 图片来源“e龙岩”公众号)

2018年2月,龙岩永定举办抖音挑战赛,相关主题活动一直延续至今。

2018年3月,龙岩学院、今日头条、永定区政府和市委文明办共同举办“温暖龙岩”新媒体创作大赛。大赛启动后,龙岩学院与今日头条正式成立“今日头条龙岩学院”。

2018年6月,今日头条创作空间(龙岩)正式落地,这也是今日头条在福建的首个实体创作空间。今日头条创作空间主要结合福建龙岩本地特色,与龙岩市政府和龙岩学院,通过今日头条的平台、流量、品牌、媒体、融资、导师等众多资源和成熟的项目孵化体系,为龙岩本地创作团队和龙岩学院的新媒体创作新军带来全新的发展机会。

2018年9月,今日头条龙岩内容质量中心正式落地龙岩,首批审核人员到岗投入工作,该基地一直运作至今。

2020年9月,张一鸣为母校龙岩永定一中捐款1千万元,用于建设科技艺术馆和教学楼。

……

龙岩当地曾总结了龙岩帮的特点:“革命老区精神”、“客家文化教育”、“创新创业意识”。

或许就是被包裹在这样的情结下,张一鸣才曾经有勇气以龙岩为圆心,去更多的地方找寻自己的教育梦。

03

张一鸣的教育梦,未到梦醒时分?

走出龙岩,张一鸣开始关注更宽泛的教育行业,其实可以追溯到2016年。

当时,张一鸣发现,公司很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通大学ACM班,因此特地去拜访了上海交大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的俞勇教授。

从交大ACM班的成材率,到后来对创新型大学 Minerva的调研,都让张一鸣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这成为张一鸣认真思考教育业务的起点。

为了加深认知,字节跳动开始做教育领域的投资,内部组建团队尝试孵化教育项目。

2019年,字节跳动开始全力投入教育,同年今日头条前CEO、字节跳动最著名的产品经理陈林执掌字节跳动教育部门。

2020年3月份,张一鸣在八周年内部信中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谈教育业务。

其中提到:“过去两年中,我访谈过不少老师学生,包括到不同课堂体验不同的教学效果,但因为时间精力有限,不够持续。接下来,我会重启对教育的访谈观察。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处于相对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

持续加深对教育行业的认知,是字节跳动那两年做教育的写照。

在当时,通过投资与内部孵化,字节跳动的产品“遍地开花”,仅对外披露的产品就曾达20多个,年龄段横跨低幼到成人,场景覆盖校内、校外,产品形态从AI课、真人直播到智能硬件。

随之发生的是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团队的迅速扩张,截至2020年10月份,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团队已经超过1万人。字节跨界教育,曾给当时的整个行业带去了不小的震动。

“双减”后,大力教育迅速收缩:裁员、事业部裁撤……从大力跨界而来到迅速撤离‍,前后反差之大,令人唏嘘。

张一鸣的教育梦还在。

也许是换了个地方,换了种方式。

比如“梦”回龙岩,比如职业教育……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张一鸣没有放弃教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