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社群|研究
教育江湖 同道同行

漩涡中心的人:一场跨越千里的“补课”举报风波

近日,杭州教师符新平无人机航拍举报8所中学补课的消息受到关注,网络上无数的谩骂与点赞闻风而至。为何要“环浙”实名举报,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经历?正观新闻记者对话符新平,听他讲述举报漩涡背后的故事。

“我把省里的违规补课专项整治文件转到楼群里,善意提醒,结果楼主来个让我多看美女,言外之意是让我少管闲事……第二天早上又在楼梯上堵我,还在问我这个事。”

这是符新平在2022年7月24日的回顾日记里留下的话。

在谈及关于这场举报补课的初衷时,他仍旧显得有些愤怒。此时,他已结束了长达五天四夜,涉及四市8个县中的航拍补课行程,并将勘察的结果实名举报至各地教育局:“可以确认的是5所中学有大量学生活动,我认为就是暑假补课。”

7月22日,符新平回到杭州,整理了拍摄的大量视频与图片,他查访的8所中学里,其中1所没有明显的学生,活动,1所拍到了体育生出校门,还有1所全校没人,其他的5所都有大量的学生进出,或者晚自习教学楼灯火通明,这些证据让他认为多所县中有假期补课嫌疑,随后他通过“浙里办”APP向各地教育局实名举报,并将这些视频资料发布在他的社交平台。
这个过程是需要勇气的。
在他社交平台的评论区,不乏支持之声,同样不乏反对者,乃至指责、谩骂。
符新平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出台的文件无人照办,就是在侵蚀着政府的公信力。千教万教,教人做人,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给了学生法律武器,却肆意把法律撕烂给学生看,何其惨忍。”

“对举报情有独钟,希望有生之年看到水清河晏”

正观新闻记者:国家“双减”政策是在2021年正式出台落地的,今年七月份刚好是政策落地一年整,您选择在这个时间进行“环浙游”查访浙江各个县区的补课情况,是有什么特殊的契机吗?

符新平:海南文昌发射天问实验舱,本是我这个假期最重要的安排,但进入暑假海南美兰发生疫情,进出岛政策收窄,还是决定不去了。极大的遗憾。

所以就定一个环浙游吧,这也是一个有计划的出行,响应浙江省教育厅的号召进行的一次异地“督导”(个人的督导),带着一种使命感,我想借机看一下各个县中的暑假补课实况,这是一句玩笑话,但却也不失为一个有意义的游学。

其实也有部分的个人因素在。我住的教工楼里,好多老师给孩子做家教,在楼下整理行李时,我随手拍下家长等孩子放学。等我上楼,就有个老师给我送桃子,问我是不是拍了。再过一会又有一个老师(不认识)带了礼物要到我家坐坐。我拒绝了。

他们是怕举报的。我把省里的(违规补课专项整治)文件转到楼群里,善意提醒,结果楼主来个让我多看美女,言外之意是让我少管闲事。我有点恼了。退群,结果晚上这个楼主打电话核实我有没有举报。我说没有。第二天早上又在楼梯上堵我,还在问我这个事。

但其实我没有举报他们,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何必呢?旅行举报也带有一些情绪,为什么一句让我看美女,就让我愤怒了呢?因为我是一个鳏夫。老婆离开6年了,女友也因为三观不合有一年多不联系了,所以(别人眼里)显得我没有女人,或者说是变态的人。我对举报补课这个事就是情有独钟,就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水清河晏。一句“我变态还怕谁”?就是我勇气的来源。

暑假时浙江省出台了一个文件,号召大家去举报,文件后面附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举报名单。我觉得既然面向整个社会号召,那就按照号召去做呗。当时的想法是,发现不了最好,发现了就一定要在官方平台举报,我觉得这是做人起码的良心。

还有就是现在做这个事确实是有背景,国家“双减”政策从上到下大张旗鼓在做,我觉得政府既然有想法,我们就尽自己绵薄之力。我觉得你们应该把这件事归结到这个主题上:杭州符新平老师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与补课监督。这是一个好题目。

“人都是矛盾的,勇敢的前提不是舍生忘死”

正观新闻记者:这场出行中有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困难吗?你为何是选择行程结束回到杭州之后进行异地举报,而不是在当地拍摄期间进行举报呢?

符新平:我是在7月19日出门的,第一个是去考察的当地县一中,也是那里最好的学校。我发的视频里,行程就是在地图上画了一个爱心,但实际上没有完全按照那个走,就是绕了浙江一圈,没什么规律。

至于选择异地举报,是为了减少麻烦。

我是个体制内老师,就算是异地举报,做这个事情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多少也会有点为我担心。

“怕上门闹事,在家附近装了六七个摄像头”

正观新闻记者:您在社交平台上发出自己实名举报补课的消息之后,网上发出了很多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有对你目前的生活造成困扰或影响吗?

符新平:我拍的这些素材一个是同步在朋友圈,另一个就是发抖音。视频发出去之后,评论区肯定有正方有反方嘛。很多消息我都看了,学生和一小部分老师支持我,但更多的人,尤其是家长是反对这个事情的,他们觉得校外补课很贵,校内多补课对孩子的学习更好,说我多管闲事。

最开始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我也会回复过去,我记得有一个留言说:“你吃饱了撑的,补课很好呀!XX中学,我们儿子高一从7月5日就开始上课了。”我看到这个我就回复他:“这是你说的,我截屏马上去举报。”

我一向秉持“顺其自然”的教育观,从小到大没让我女儿去补过课,只在小学期间上过舞蹈课。更多的时候是带她去游山玩水,每个暑假都带她出去,几乎跑遍了大江南北,我觉得人生阅历更重要。

不过这些声音不影响我,我只说自己发现了这个事情,你们怎么争论不是我关心的事情。这就跟我举报一样,我只负责把这个事情做出来,至于地方政府怎么回应我,那就是它们的事情,我也不关心它们的回复,也左右不了它们。

这事受到关注以后,我们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联系我,首先承认我做的是对的,其次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也是出于好心关爱我。前段时间,我在自己家四周装了六七个摄像头,怕有些人会上门闹事,也是为了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

其实我很理解这些家长的心态,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既补课、也不交钱。”这是最开心的,其次就是“既补课,又少交钱。”但我认为这不是教育该有的样子,而且既然政府有了认定,那就应该坚决果断的去做。

我自己去的这几所中学,举报材料都是无人机拍摄的,真实性无疑。是有一些学生私信联系我,但我也只能给浙江省内的学生帮忙,其他地方的政策和流程我也不太了解,外省的学生来问我,我就只能让他去自己所对应的政务服务平台上反馈。

如果是浙江省内学生发私信委托我帮忙举报的话,我都会至少花半天时间去核实这件事情。比如说这个学生说自己的学校补课了,我都会和他加上微信之后共享位置,确认他现在是不是在这个学校,也会让他发送自己在学校的照片,还有学校补课的实质性证据,照片、视频或者是老师在群里发的通知文件等等,我也会核实他这个学生提供的学校老师的真实性,这些东西都确认了,我才会去平台上举报补课,而不是说随随便便就去举报这个学校。

“可能我有点理想,但我觉得按规定办就没有纷争”

正观新闻记者:浦江教育局回应高三要为高考做复习,学校为学生提供必要服务且不收取费用,您是否认同高中本身的教学需求?对于县城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您又怎么看?

符新平:最开始我是特意先对温州的补课进行了举报,他们的回复义正辞严,信誓旦旦。后来我只收到过一次教育局的电话回复,他们在电话里说不会再补课了,过了两天我又问了一下那个中学的学生,对方说还在上课。

还有几个教育部门说,调查后未发现补课情况,有的解释说大批学生校内活动是因为“优秀校友与部分学生互动交流活动”;有的解释“为了给有需求的高三学生一个更好的自学环境,免费开放校园”,“个别班级有教师坐班答疑,也未向学生收取任何费用”。
这些地方政府的回复,我觉得都很不合理,就只能一笑了之,没当回事。我出发点就不在于说我能做到什么,而是我做了什么。
我觉得(教育理念)这东西没什么好谈的,关于我是个怎样的人,你可以去翻我的视频账号,我就是那里面展示出来的样子。我也不是一个教育专家,虽然我说的可能有点机械或者理想,但我想说的是,大家按规定办,就没有纷争。

“我知道个人能力有限,但会继续做下去”

正观新闻记者:现如今网络舆论发酵,关于“杭州教师举报8所中学补课”的新闻已引起多方关注,您怎么看待这个局面,接下来会选择怎么做呢?

符新平:网络发酵,当然是我希望的,否则不能解释我选择公开发布的做法。但我还是比较温柔的,只在自己的抖音里发布,爱看不看,我做了就好了,没想到会上到热搜。

我知道自己个人的能力有限,无法改变什么,只是希望举报能够引发讨论,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进而能推动出台更细化的举措,希望从更高层面解决内卷。补课,于法无据,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省厅的表态(文件)与其行为也是背道而驰的,用不作为来形容是小的,用阳奉阴违才是合适的,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举报一事为什么对他们是洪水滔天。

我希望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补课这件事本身而不是我身上,今后我还会继续做下去。

符新平的短视频平台上,他拍摄发布了两千多个作品。许多视频拍摄在教室,比如他坐在讲台上,给学生唱生日快乐歌,和学生打成一片。毕业后的学生也会与他互动,称呼这个光头男人为“光光老师”。

评论区里,他也不希望学生时时刻刻都在学习,提倡“张弛有度”。他的许多视频关于旅行,游览山川、高原、牛羊遍布的草甸,女儿有时也会出现,帮他开上一段路。

截至记者发稿,他上传的最新一条视频是在杭州某风景区的水下浮潜——“没有重力的感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辅导圈 » 漩涡中心的人:一场跨越千里的“补课”举报风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与千万辅导者一同成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